《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9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盯着马三元,“我不是刘邦那老流氓,也不是陈风雷这老混子。我是个很纯粹、很简单的人。什么大局为重,什么利益得失,这些玩意儿,对我不重要。我只是,我是一个女人的丈夫。她现在一定很无助。我是她唯一的希望。我要是不去救她,那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是不是太残酷了些?”
  马三元没有说话。

  陆羽拍了拍马三元的肩膀,接着说道:“三爷,你不用紧张,虽然我不认可你得道理。但你是个合格的谋士。在其位谋其政,这六个字,你做得很到位,长青谢谢你。或许现在我们交情还没到那一步。但只要你真心待我,我可以跟你保证,以后你三爷的命,就是我陆长青的命。”
  “刀兵险恶,三爷你就不用去了,就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
  陆羽摆摆手,看着米耗子,“耗爷,咱走一趟。”
  米耗子点点头,跟着陆羽就走,杨破军将长枪绑在背上,就要跟着走,陆羽回过头来,“杨哥,你留下。”
  杨破军疑惑道:“陆兄弟,对面可是布下了天罗地网——这种时候,我怎么能留在这里?”
  “我派你跟耗爷陪着三爷来蜀地,就是让你们保护他的。他从前是陈风雷系的二号人物,现在跟了我。陈风雷是死的,不过他在蜀地的关系还在。每个人跟着,我不放心。”
  陆羽笑了笑,在马三元错愕的表情中,继续说道:“三爷,您可是道上的榜眼爷,金贵着呢。我陆长青以后能不能飞黄腾达,可得仰仗您呐。陈风雷这老混子都看得出来三爷您的架子,拿您当宝贝,我陆长青怎可能连他的眼界都不如?”

  他说完,也不管马三元如何,带着米耗子就走。
  马三元愕然半响,然后悠悠吐了口气。
  “三爷,长青兄弟不是一般人。”杨破军突然说道。
  “见识到了。”马三元点点头,“我现在越发觉得,风雷输的不冤。其实到现在,我一直在低估他。作为风雷的智囊,我不合格。”
  “陈风雷对你好,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不过他毕竟已经死了。”杨破军看着马三元。
  他是瞎子。
  但马三元能感觉到他目光中的灼人意味。
  “我眼睛瞎了,但人没有瞎。甚至好多东西,我看得比你们清楚。”杨破军顿了顿,“三爷,你在跟魏峰勾结对不对?你故意诓长青进套。你想替陈风雷报仇。”
  书房又寂静了。
  杨破军看起来懒懒散散的样子,但马三元可以感觉得到,他背脊已经开始蓄力,如一张弯曲的大弓。
  他背上的长枪,似乎都在嗡鸣。
  马三元能够感觉得到,只要自己说的话,眼前这个瞎子不满意的话,自己瞬间就会变成他长枪下的亡魂。
  “是。”马三元点点头,“士为知己者死。陈风雷对我有知遇之恩。长青杀了他,我总得做点什么。”
  他没有否认。

  而是承认了。
  他知道陆羽的性格,所以这次他用的,其实不算什么诡计,而是阳谋。
  “你不怕我杀了你?”杨破军冷笑道。
  “怕。”马三元点点头,“不过我不后悔。”
  “那三爷,您觉着,连我这个瞎子都看得出来的事情,长青会看不出来?他远比你想象的聪明。”杨破军道。
  “那——那他为什么还要去?我明明已经劝过他了。而且他明明看出来了,为什么不揭穿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马三元疑惑道。
  “这是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他不在乎。第二个问题的答案是他不忍心。”杨破军笑了笑。
  “不在乎、不忍心……”马三元默念着,陷入沉默。
  良久。
  马三元抬起头来,看着杨破军,“你去帮长青吧。对面真的是天罗地网,他十有八九会死在那里。”
  “那是你觉得。”杨破军摇了摇头,“长青临走前,叫我保护你,寸步不离。这就是我的任务。我只是一把枪。一把枪,不应该有自己的思想。长青吩咐什么,我就做什么。”

  马三元又是愕然半响。
  “无法理解?”
  马三元点点头。
  “以后你就会理解了。”杨破军笑了笑,“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人,生来就是帝王命。能让人心甘情愿的为他赴汤蹈火、肝脑涂地。”
  路上,陆羽开着车,米耗子坐在副驾驶,开始拉他那个破二胡。
  这次拉的不是黄梅戏不是京剧,而是歌仔戏,是台湾那里的戏曲,很独特的调子,边拉边唱。
  “我身骑白马呀走三关,我改换素衣哟回中原,放下西凉没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啊。”
  陆羽听得起劲,跟着打着拍子,问道:“耗爷,这曲子可以呀,叫什么名字?”

  米耗子说道:“叫薛平贵与王宝钏。”
  陆羽笑道:“我读过这个故事,是唐朝时候的吧,那个时候我忘记了。是个叫薛平贵的人,此人出身贫寒,宰相王允的三女儿王宝钏抛绣球选其为婿,其后,薛平贵从军远赴西凉征战被俘,国人都以为他已经阵亡。却不料他被西凉公主招为女婿,辗转成为西凉国王。而国内只有妻子王宝钏坚信他没有死,拒不改嫁。后来平贵收到宝钏血书,知道宝钏在家里被族兄族嫂欺负,悲伤欲绝,便抛下王位,抛却了无上权利,一路颠破流离,历经磨难,只为回到中原与王宝钏相聚。”

  “陆兄弟,你明知马三元跟魏峰合伙,下了个套子给你钻,你还一头钻进去。这傻劲儿,跟薛平贵这小子有的一拼了。”米耗子笑道。
  “耗爷,你也看出来了马三元的破绽?”陆羽问道。
  “我哪有你那灵光脑袋。我看不出来马三元露出了什么破绽,不过我有这种感觉。我们这种人,刀尖上舔食吃的,从不怀疑自己的感觉。”米耗子道,“为什么不揭穿马三元?刚才只要你一声令下,我跟杨老枪立马就送他去见陈风雷。”
  “耗爷,千军易得,名士难求啊。我给他一次杀我的机会,他心安,我也理得。这次我要不死,我保管他马三元铁了心把命卖给我。”陆羽嘿嘿笑道。
  “这就是所谓的大人物思考问题的方式?”米耗子疑惑。
  陆羽不回答。
  米耗子接着说道:“妈的,我觉得你们这种人,都他妈是神经病。”
  陆羽哈哈大笑,正色道:“不疯魔,不成佛嘛。”
  不疯魔,不成佛。
  米耗子默念着这六个字。
  然后破口大骂,“常青兄弟,我他妈上当了。真的,状元爷说你丫是个当世难得妙人,你是个屁的妙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俗的人。我说,你这么活着,累的慌不?”
  “不累。”陆羽摇摇头,“因为我心中有爱。”
  “爱你大爷,你-丫真鸡-巴恶心。”米耗子骂道,“不过长青兄弟,我服你一点,就凭这点,我不要你的四千万了,我给你卖命。”
  “哪点?”陆羽问道。
  “你有防人之心,但没有害人之心。跟着你,你至少不会卖了我。”米耗子满脸严肃的说。
  日期:2016-09-2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