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5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如同石油在工业社会里面属于关系命脉的重要资源一般,洞天福地对于修行者来说,也是一种极为珍贵的资源。
  可以说想要成为顶级宗门,这洞天福地,几乎算是标配。
  没有这玩意,你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历史悠久,正统传承。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玩意实在是太稀少了,但凡一点儿好地,都给成名已久的宗门给占据,几千年流传下来,早就没有了新的地方。
  在道教体系里面,所谓的宇宙论,除了我们身处的空间之外,还有那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十八水府、五镇海渎、二十四治、三十六靖庐以及十洲三岛,无尽虚空宇宙世界。
  当然,有的早已消失在了历史长河之中,不得而知,真正流传下来的,屈指可数。
  所以出现在这样一个古怪的地方,许多人还是颇为感慨的。
  别看这儿荟聚了天下间最顶尖的五十强人,但是这些人里面,有的几乎是第一次瞧见洞天福地这种东西。

  这些人都是当世之间的人杰,然而却也是并未有瞧见,可见这东西并不是寻常可见的。
  可以说,洞天福地,是独立于这世间的另外一个空间。
  也就是一个稳定而独立的空间碎片。
  瞧见这边的前进基地,能够看得出来,有关部门在这儿已经建立了一个还算是比较稳固的入口点,但是随着四面八方传来那宛如狼嚎一般的兽吼,我们还是能够感觉得到,这一片海岛其实并没有想象之中的平静。
  等到五十人全部进入其中,陈主席也带队来到了这里,与我们简单聊了一下,说一会儿会给大家安排地方休息,如果想要了解这岛屿,也可以到指挥室里去拿资料,或者在岗哨前观察,但是有一点,任何人不经允许,不得私自离开前进营地,否则将按照违反条例,取消参选权。
  他说得很严肃,一点儿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也是的我们感觉到了这凝重的气氛来。
  简单的讲话之后,自有工作人员过来与我们接洽,我们跟着来到了住处,是一排排的木屋,从外面看有些简陋,里面的也是差不多,有点儿像是宿舍一般,不过好歹也安排了单人间。
  我们领到了房间钥匙之后,没有真的就安睡,而是聚到了一块儿来。
  我、屈胖三,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五人聚在了陆左的房间里,杂毛小道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开口说道:“他们把这个地方,叫做员峤。”
  陆左眉头一挑,说在《列子·汤问》中,有说“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是这个员峤么?
  杂毛小道点头,说应该是。
  陆左说我读《列子》,说岱舆、员峤,流入海底,留下蓬莱、瀛洲、方丈——所谓流入海底,想必是已经消失不见了的,怎么又给找到了呢?

  杂毛小道说谁知道呢,指不定是怎么来的呢。
  屈胖三摸着下巴,说关于此岛,我倒是听说过一些,只知道在中日朝三国之中,再加上后来的一韩国,四地的修行者都在找寻此仙山,却不曾想居然在渤海之东的一岛屿之中,看得出来,朝堂之上有能人,知道许多旁人不得知晓的秘闻啊。
  王明也说道:“找寻这些地方,除了机缘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记载故闻,而若是论起资料翔实,单个宗门或者个体的力量,实在是没办法与国家相抗衡。”
  杂毛小道说不管是不是员峤,可以肯定的是,这里已经不再是传说中的仙山,而且已经给无数猛兽异类给占据,而我们这帮人之所以被拉到这儿来,并不仅仅只是为了选出那天下十大的头衔来……

  屈胖三笑了,说所以说朝堂之上有能人,之所以把人往这儿拉,大概也是想要靠着这一大帮候选人的手段,把这个地方给清理出来吧。
  杂毛小道说对,这是一举两得的事情——甚至可以这么说,评选什么天下十大,这只是次要的、附带的,主要的目的,其实还是得落在这员峤之上,平日里想要召集这么多的好手来清楚那些猛兽异类,简直是千难万难,但如果用这名利二字来作为引子,一切都简单许多……
  他们三言两语,大概就将此次天下十大举办的目的给猜测清楚。
  我在旁边听着,忍不住问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黑手双城阴谋论的这事儿,是不是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陆左看了一眼杂毛小道,摇头说道:“不,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事儿还是得上心的。”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
  王明想了想,说明天我们该怎么办?
  陆左看了大家一眼,说刚才我过来的时候,瞧见那些士兵身上都有血气,有的甚至硝烟未去,可以知晓这儿的冲突其实是很剧烈的,几乎没有停止过,而有关部门倾尽全力才只是占据了这么一个地方,还需要我们这帮人来帮忙,就能够晓得这地方很危险,我建议大家还是在一起,彼此也好有一个照应。
  屈胖三有些担忧,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我们遇到的异兽就不够分呢……

  得,他倒是时时刻刻都记着比斗的事情。
  不过屈胖三说得也对,大家聚在一块儿,安全固然是安全了,也能够彼此照应,但对于积分这事儿,还是有一些不利,真正弄到一些,也不够五个人来分。
  我们这一次的目的,其实也是想要在那十个名额里面,拿到一个属于自己的。
  太过于拘谨了,反而有些麻烦。
  杂毛小道从兜里摸出了一把符箓来,说:“我这里有一些传讯的符箓,只要一捏,其他人就能够发现,不如这样,我们分作三两组,各自狩猎,一旦遇到搞不定的事情,就捏破这符箓,其余人赶过去救援便是了……”
  这个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认可,至于分队,陆左的想法是他带我,或者屈胖三,不过这想法被屈胖三否决了。
  屈胖三看了我一眼,说陆言傻归傻,但身上的手段大多实用,而且我们两人合作惯了,也懒得分开。
  陆左笑了,说你是想要把陆言的战利品给吞了吧?

  屈胖三毫不掩饰地嘿嘿直笑,说如果能够两人都进,这个自然没有问题,但如果猎物只有一个的,我觉得我的机会比较大一点儿……
  他看向了我,说你有意见么?
  我耸了耸肩膀,说没。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成交。
  简单商量一番,然后我们这儿分作三组,左道一伙,我和屈胖三一伙,另外王明这位则单独行动。
  对于他,我们都很放心,这位从来都是稳如泰山,绝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日期:2016-09-22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