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57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道集团的核心成员有陆左和杂毛小道,再加上江湖上许久未见的王明,以及左道的后辈,也就是我和屈胖三,再加上与之亲近的崂山派掌教无缺道长,以及那个宝岛人……
  听到那些人背地里面的话语,搞得我上完了大号,出了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最后我只有施展了大虚空术,方才化解了这样的尴尬场面。
  成绩公布之后,就是晚餐与自由活动时间,晚餐是自助餐的形势,就在休息室附近,而在岛上的自由活动在晚上八点钟结束,八点钟的时候,大家需要在之前的地点集合,关于明天测试的内容,将会宣布。
  我们得到了宣布之后,便去用餐。
  用餐的人并不多,事实上结果一出来,许多排在后面的候选人兴致都不高,食欲不振,都懒得再多做些什么。
  而我们不同,不但屈胖三,其余几个人也都是饭桶级别的,好是一番风卷残云。
  吃饭的时候,有人过来跟我们打招呼,算是混个脸熟,不过大部分人都还是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毕竟天下十大的人数有限,倘若真的算起来,这些人彼此都是竞争对手。
  能够来到这儿的人,基本上都对于那一个荣耀的头衔有着十足的野心,但十分能够拿回去,这事儿又有着太多的不确定性。
  就连前天下十大的三绝真人,在私下的时候也都跟人谈及过,说自己这一届也未必能够入选其中。
  至于原因,恐怕还是因为对手太强了。
  特别是左道集团这一帮人。
  无缺道长一开始的时候还在跟我们混,结果后来他自己都受不了旁人的目光,跟我们告罪一番,然后找地方躲清净去了。
  反倒是龙虎山的善扬真人找到了我们这边来,跟我们聊了几句,然后说起“小伙子我看好你们哟”之类的话语。
  饭后我们便在岛上闲逛,从岛东边走到岛西边。
  这岛不算大,随便走一走,就逛完了,而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这岛上除了一些功能性的建筑和前期工作人员所扎起来的帐篷之外,并没有可住人的房间。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晚上睡哪儿,这事儿还不确定呢。
  我提出了这个问题,而杂毛小道则告诉我,说今天晚上,我们估计就会去那个神秘的洞天福地了,未必会在这儿住着。

  听到这话儿,我方才想起来,我们之所以千里迢迢地跑到这个什么小鹿岛,最主要的原因,是这儿还有一个新发现的洞天福地,而我们第二天和第三天的比试,将会在那里面进行。
  我们把小鹿岛大概游了一遍,回到了岛中山顶附近来,而这个时候,有工作人员找了过来。
  他找的说王明,告诉他,说民顾委的黄委员长来了,想要找他聊一聊。
  黄委员长?
  我愣了一下,这个时候杂毛小道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就是黄天望,大内第一高手。”
  啊?
  我有些诧异地望向了王明,不知道他怎么还跟那一位据说也是当世之间的顶尖高手有联系,而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王明居然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说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集合时间,我没空……

  没空?
  堂堂大内第一高手找你,你居然说自己没空?
  这事儿让我有些诧异,而那个工作人员也是如此,他愣了一下,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那个什么,其实半个小时也够了,不会耽误您很长时间的。”
  王明瞧了他一眼,说黄天望想要见我,让他自己过来就是了,我又不是他下属,又不是他晚辈,叫我过去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工作人员顿时就有些恼火了,说王老师,不管怎么说,黄委员长的职务在那里,而且人都已经一百多岁了,你就不能够稍微尊重一点儿么?
  王明却笑了,说黄天望的人品,我需要尊重么?
  两人对视,过了好一会儿,那工作人员终于退让了,说好,我这就去回复委员长。
  他转身离开,而王明则不屑地挑了一下眉头。
  那人走远之后,陆左有些担忧地说道:“王明,黄天望并不仅仅只是他自己,而且还代表着一股庞大的意志,跟他闹得太僵,恐怕不太好啊……”

  王明摸了摸鼻子,说没事儿,那家伙害得我假死隐世这么久,还想对我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实在是太高估自己了。
  我们没有再多说,而过了差不多五分钟,有一个干瘦老头儿凭空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冒出来的,就好像他本来就站在那里一般。
  那老头儿看着王明,然后用沙哑的声音说道:“王明,你是做贼心虚,不敢见我,对吧?”
  来人却是黄天望。
  这一位可是大内第一高手,当今天下间有名有数的顶尖儿人物,然而面对着他,王明却显得十分平静,淡然说道:“论起做贼,我想当今天下间,黄老若说第二的话,我想应该没有人敢称第一吧?”
  我勒个擦,这两人一见面,客套话都不说一句,就直接开干了?
  多大的仇恨啊,有必要这样么?
  我作为外人,瞧见两人一见面就争锋相对,顿时就迸发出了巨大的好奇心,有了作为吃瓜群众的自觉,然而那位大内第一高手却并没有当着众人有辱斯文吵架的想法,目光在我们这些人的身上扫量过去之后,开口说道:“你我之事,不必牵扯其他人,我亲自过来,给足了你面子,还请旁边一叙。”
  以这位大拿的身份和地位,亲自过来,的确是给足了面子,奈何王明却是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平静地说道:“在场的这些人,都是我的兄弟朋友,我没有什么可以瞒他们的。”
  这话儿说得黄天望的双眼一下子就眯了起来。
  他的脸黑得吓人,宛如染上了一层寒霜。

  沉默了十几秒,黄天望方才开口说道:“王明,你不要以为王红旗罩着你,你就可以目无尊长,为所欲为……”
  王明冷笑一声,说王红旗?他老人家现如今还露脸么?我凭的不是祖宗的余荫,而是自己的实力,阁下若是想要借用朝堂之上的势力来压我一头,我也不介意,拿出证据来;而若是没有,抱歉,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金陵郊外那个蒙着脑袋偷袭我的贼人而已……
  这话儿说得有点儿太严重了,黄天望的脸色完全就僵住了。
  他盯着王明,一字一句地说道:“瞧你这态度,那就是没得谈咯?”

  王明说你想跟我谈,先想一想这些年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事情吧,当你问心无愧的时候,再来找我。
  好……
  黄天望冷冷瞧着王明,好一会儿之后,一句话也没有再多说,转身离开。
  他是如此的干脆,弄得跟他一起过来的工作人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一会儿,方才对王明说道:“王老师,你太过分了……”
  日期:2016-09-22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