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1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绝对没有……”陈文明矢口否认。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是陈文明的电话,他准备伸手按掉。
  楚天齐用手一指:“接吧,要不一会儿还得响。”
  答了声“好”,陈文明接通了电话,压低了声音:“我和领导汇报工作,有……什么?上丨访丨……他们反天了……等我电话。”
  挂断手机,陈文明汇报:“局长,刚才所里来电话,靠山村老百姓要上丨访丨,还说要来堵县政府大门。”
  楚天齐道:“那你马上回去,做老百姓工作,一定要把老百姓劝回去。”
  “局长,人家根本不买我的面子?这事确实应该是政府的事。”陈文明表情很无奈。

  “不买你的面子?真的吗?”说着,楚天齐眯起眼睛,心中想着要不要用那件事敲打对方一下。
  陈文明一楞,旋即说:“真的。我能有什么面……”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这次是楚天齐手机在响,他看了看来电显示,按下了接听键:“……什么时候的事?……我知道了,马上去。保护好现场。”说完,他挂断电话,面色变的非常严肃。

  “你马上往回赶,必须把百姓劝回去。另外,我让杨天明和你去,不过他只是临时帮你,这件事还是由你去处理。”说着,楚天齐拨打了杨天明电话。
  电话一通,楚天齐说了句“你过来一下”,就挂断了。
  尽管见局长面色难看,但陈文明还是说道:“局长,那要是百姓不听劝、不回去,我也没办法呀。”
  “你要行就行,不行就换人。”楚天齐语气强硬,“还有,不要和双方提起县局,更不要提起我。”

  “我……”只说出一个字,便看到了局长眼中的冷厉之色,陈文明赶忙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脚下给油,汽车缓缓驶出公丨安丨局大院,厉剑问了句:“局长,去哪?”
  “许源南苑小区。”楚天齐道,“打开警报。”
  汽车停到路边,把警报器放到车顶,厉剑回到车里,打开了警报开关,汽车再次启动。
  从观后镜看到楚天齐面色冷竣,厉剑关心的问:“局长,你不舒服?”
  楚天齐摇摇头:“没有。南苑小区发生了命案。”
  厉剑不再说什么,而是眼望前方,脚下再次给油。伴着尖厉的鸣叫,汽车向目的地驶去。

  进入南苑住宅小区,汽车继续向前驶去,在最后一排楼房前停着三辆警车,也出现了好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务人员。楼房侧面墙上,标识是一个阿拉伯数字“15”,看来这就是张天彪说的那栋楼房。
  汽车停下,楚天齐迅速下车,向二单元走去。看到局长到来,外面的丨警丨察纷纷上前打招呼,叫着“局长”。楚天齐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向楼上走去。
  此时,厉剑也快步走来,跟在楚天齐身后。
  二零二房间门开着,门里门外都是丨警丨察的身影。楚天齐走进门去,张天彪迎了上来。
  “局长,这屋。”说着,张天彪向前面屋子一指。

  楚天齐没有动身,而是看着对方,问道:“现场取证了吗?”
  “已经取证。”说着,张天彪上前几步,推开了屋门。
  楚天齐迈步走了进去,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其实刚才在进入单元门的时候,就闻到了血腥味,步入二零二房间的时候,血腥味又加重了一些。但都没有这间屋子味浓,浓浓的腥味中还带着一股恶臭。
  首先印入楚天齐眼帘的,就是床上躺着一个人,准确的说是死人。
  小时候,村里有老年人死的时候,楚天齐也见过,虽然没见过死尸,但画的花红蓝绿的棺材却没少见。后来在外学习期间,也曾经看到过车祸现场的情形。在三年前独斗亡命徒、血溅玉赤的时候,还亲眼看到特制腰带扣打进歹徒脑袋、血流如柱的情形。
  以前见的那些死人或是死亡现场,可能只是因为路过,也可能是情势危急顾不得多想,还可能是因为空间开阔。除了偶尔在脑中闪过一个“惨”字,除了感叹生命脆弱外,并没有过多去想,更没有害怕。但今天当他看到这个死人,却不禁心中扑腾几下,后背也冒出了一股凉意。

  迅速镇定了一下情绪,楚天齐仔细向死者看去。
  死者仰面躺在双人床上,只穿着内*裤,身下压着白色浴袍,浴袍的两条袖子还套在胳膊上,显然是死者之前穿着的。一把匕首插在死者左胸处,看样子正是心脏位置,创口下方流出好多血,流到腹部、腿上,也流到了身下的浴泡上。死者左手抓着薄被,右手微抬呈抓握状,嘴巴微张,双眼圆睁。
  看到死者眼睛的时候,楚天齐忽然身子一颤,这既是因为那双圆睁双目样子恐怖,更主要的是这双眼睛很似熟悉。尽管那双眼睛有些吓人,但楚天齐还是压制着内心的些许恐惧,定睛看去。
  没错,那双眼睛是熟悉,已经见到过两次,而且最近见的一次,仅仅间隔了一个月。怎么会是他?带着疑问,楚天齐仔细观察着死者的面庞。

  死者脸色腊黄,显是因为失血过多,左耳后那块紫色胎记清晰可见,身高不足一米六。这一切都表明,死者就是“傻子”。
  在五月一日那天,楚天齐和周仝、岳佳妮、肖婉婷在定野市逛街,曾经被这个人盯过稍。楚天齐发觉后,两次追对方,但都被对方逃脱了。五月四日那天,楚天齐偶遇胡三,从胡三口中得知,这个“傻子”也被称为“阿虎”。
  五月一日那天的相遇是第二次,楚天齐第一次见到“傻子”是三月四日。那天,他由定野市乘坐公共汽车,到许源县。车到中途的时候,遇到了“玩易拉罐”骗局,当时这个“阿虎”就扮演骗局中的“傻子”。楚天齐也注意到,正是这个“傻子”看到自己的眼神后,众骗子才迅速下了车。
  虽然楚天齐和“傻子”两次共打了三次照面,但他觉得以前这个“傻子”肯定见过自己,或是认识自己这张脸,也知道自己这个人。否则,“玩易拉罐”那次,“傻子”不应该是那种表情,也可能不会立即结束骗局。

  张天彪刚才故意把楚天齐让到前面,就是想看到对方会是怎样一种表现。他倒想看看这个平时牛哄哄的局长,在看到死尸、看到凶杀现场的时候,还会不会那么牛。他很想看到这个局长的熊样,哪怕熊一次也行。
  可是,从楚天齐侧脸上,张天彪并没看到期望的神情,不禁大为失望,也对楚天齐档案上的履历产生了一些怀疑。难道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公务员,心脏就能这么强大?不但对付这些老油条游刃有余,就是看到血淋淋的凶杀现场,也还能这么淡定。可能吗?
  忽然,张天彪感觉楚天齐身体抖了一下,他赶忙收拢心神,仔细看去。哪有啊?“嘴上没毛”正在仔细观察死者呢?张天彪不禁怀疑,难道是我看错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