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50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诗便掏出了电话,调出了一个号码拨了出去,这时候她的嗓音就发生了一点点变化,变的柔情似水了:“喂——吕哥啊,今天忙什么呢?妹妹我听说东环路上刚开了一家餐馆,要不要我们去尝尝,嘿嘿,那多不好意思啊,又让你破费了,嗯,其他的啊,到时候看表现,好,晚上7点,你订好了包间告诉我,拜....拜。”
  关上电话,林诗看看萧博翰说:“ok了,留下你的电话,那面包间定好了我给你发消息,对了,晚上你自己掌握时间,感觉我们吃的差不多了,你就给我来个电话,把我调出去,你们自己谈。”
  萧博翰就很优雅的站起来,伸出手,说:“谢谢林小姐。”
  林诗也伸出了一点指尖,让萧博握了一下,两人都很满意的笑笑,萧博翰就先离开了。
  七点刚到,吕剑强就带着几个手下开车出了公司,一路上吕剑强的情绪很不错,和车里的几个手下不断的开着玩笑,说着一些浑话,不知不觉,车已经到了东环路上新开的大饭店。
  停下车,早已等候在门口的小谢,迎上来,拉开车门,把他们带进了提前预定的包厢里。进了包厢,就见林诗早已到来,她正在拿一面小镜子,补着装,吕剑强进来,她也只是点点头,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就见她稍微描了眼眉,涂了一点口红,再仔细看了看镜子,觉眉毛描得有点粗,便擦掉重新再描了一次。

  第一百五十二章:一代枭雄
  吕剑强也是难得的好性子,笑呵呵的看她收拾,这才发觉自己身后站着的几个兄弟都傻不拉挤的在看着林诗化妆,吕剑强对它们说:“你们怎么跟进来了,出去,出去,自己在下面找个地方坐,点点吃的,有一条啊,不准喝酒。”
  这几个手下才赶忙答应了,出了包间,到下面大堂找了一张能够看清所有上楼通道的座位,一起坐了下来,点起了菜肴,准备好好吃一顿。
  包间里,林诗反反复复的画了好一会,才化好了妆。
  吕剑强就笑着说:“你们女人真麻烦,每天在这上面浪费时间。”
  林诗白了他一眼说:“我这还不是画给你看啊,怎么就不落好呢?”
  吕剑强就忙说:“好好,画的好,画的好,我支持。林诗啊,今天你打扮得可真漂亮!”
  林诗说:“你这是夸我呢,还是夸衣服?”
  吕剑强忙说:“当然是夸你了,衣服再怎么漂亮,人不漂亮也是枉然。”

  林诗看他一眼说:“跟你认识这么长的时间了,我可从来没听到你夸过我。”
  吕剑强说:“那我以后就经常夸你。”
  “不用了,好象是我强求你夸我一样。”
  “我可是由衷地赞美你的啊!”
  “行了!不肉麻行吧。”林诗说:“咱们点菜吧?”
  吕剑强说:“行,边吃边聊,来啊,服务员。”

  早在包间等候的服务员就赶忙送上了菜单,吕剑强也不怎么认真的看,就挑那价格贵一点的,随便的点了5.6个菜,对服务员说:“让后厨做快点,在来一瓶红酒。”
  服务员就点头拿着菜单离开了。 林诗说:“怎么今天吕总还玩高雅的啊,喝起了红酒。”
  吕剑强暧昧的笑笑说:“不是有你在吗,哥哥当然要高雅一点,不然怎么讨得美人的欢心呢。”
  林诗摇摇头:“嘿嘿,看你这笑的样子就像坏人一样,是不是没安好心。”

  吕剑强忙举手发誓说:“天地良心啊,我今天最多就是劫点色,绝不谋财害命。”
  两人嘻嘻哈哈的开了会玩笑,这酒菜也就上来了,林诗觉得包厢的空气有点沉闷,便打开窗户透透风。此时,夜幕已经降临,不远处的高楼华灯初上。灯火点点。一阵冷风吹来,林诗深呼吸了一口,觉得舒畅了许多,待透风差不多,林诗才将窗关上,回到座位上。
  看看服务员摆好了杯子,斟满了酒,吕剑强说:“今晚咱们得好好喝一喝。”
  林诗娇声说:“小妹心里一直对吕总仰慕不已,盼望着能敬吕总一杯。”

  吕剑强看了一眼林诗,笑眯眯地说:“我不跟你喝敬酒,我们不要客气,本来你比烈酒还厉害,我一见到你就醉了。”
  林诗说:“就冲你这句话,您今晚得跟小妹好好干一干!”说着,林诗伸手就要抓吕剑强面前的酒杯。
  不料,吕剑强将她的手紧紧抓住了,板起了脸说:“不行,和你干那没问题啊,但今晚的主角是我,这酒怎么喝你的听我的。”
  林诗暗暗骂了一声老狐狸,也收起了笑容,十分认真地说:“行,那你就说怎么喝吧,我奉陪到底。”
  “我们今天就碰杯喝,不敬酒。”吕剑强贼的很,他才不想让林诗把他喝倒了,今天他可是带着期盼而来的,多少次了,自己都想吃上一口这仙桃,总没机会,今天一定要好好把握住。
  两人就一面调着情,一面喝了起来,要不了多久,一瓶红酒已经见底,林诗也是面如桃花,心跳加速,头也有点沉,她看了看吕剑强,那家伙仍面不改色,林诗心里那个急啊,这萧博翰怎么还不来电话呢,再不来一会自己就喝醉了。

  服务员又拿来了一瓶红酒,将两人的酒倒满了,这次,林诗不主动举杯,说“吕总真是好酒量,小妹今晚总算大开眼界了。”
  吕剑强看看快要把林诗灌到了,心中也是暗暗的窃喜,今天这吃饭也没外人,要是自己把她灌翻了,嘿嘿,这块肉就能吃上,他说:“没想到像你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酒量竟然这么厉害,今晚,我也算开眼界了!来,咱们继续!”
  吕剑强这次主动举起了酒杯,林诗只好起身,说:“吕总真是好酒量,小妹这会儿肚子快受不住了,歇一会再陪您喝。真不明白你们男人,明明知道喝酒多了对身体有害,还拼命往死里干。”
  吕剑强说:“这已经成了一种风气、一种文化,任何人都改不了。不过你还别说,酒品就是人品,在喝酒的过程中,大概可以看出一个人的人品,从而判定这个能不能交往,值不值交心。”
  林诗也想拖延一下时间,就问:“这喝酒也能看出人品啊。”
  “那是当然了,要不要听听。”吕剑强准备卖弄一下学问了,在别人哪里他不敢吹,这小丫头不过就是长得好,肚子里面并没有多少真材实料,自己显摆一下学问,也镇镇她。
  林诗说:“想听,想听,吕大哥快说说。”
  吕剑强放下了酒杯,拉开架势说:“你们把来陪酒的男人划分为几种类型,我根据我喝酒的经历,也把酒场上的人划分为三类:上酒品的人、中酒品的人、下酒品的人。”
  “奥,还有这么多讲究啊。”林诗很是夸张的说。

  “那是当然了,这上酒品的人,你敬他酒,或他敬你酒,他都必定见底,绝不漏一滴,哪怕喝再多的酒都是如此。而且话不多、不胡言乱语、目光诚恳。这样的人大多忠厚、义气,值得去交往,也值得去交心。中酒品的人,逢人必敬,礼节也周到,但他们说起话来滔滔不绝、天南海北,这样的人很难管住自己的嘴巴,因此,很难交心。他们在酒席上能活跃气氛。下酒品的人可就多了,有的嘴巴特别会说,却在酒席上借故滴酒不沾,看别人受苦,他自己一副窃笑的样子。这样的人很狡猾,不值得交往。有的是酒疯,一沾酒就丑态百出,甚至骂人闹事。”

  林诗就想了想,问道:“吕总看我属于哪种酒品的人呢?”
  吕剑强笑了笑,并不回答林诗的问题,而是说:“那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并不一定准确。毕竟人是很多变的动物,不能死板地将某一个人归为某一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