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5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人既然弄得这么好,我也不客气,点了一杯龙井,然后又要了一碗酸菜肥肠粉,就当是吃起了早餐来。
  还别说,人家这儿的大师傅手艺真的是好,没一会儿,一碗油汪汪的酸菜肥肠粉就端了上来,我在旁边的餐桌上吃了起来,一碗汤粉下肚子,又吃了两个鸡腿,四个茶叶蛋,这才瞧见有人走进了休息室这边来。
  我一看,哟呵,还是熟人,却是来自宝岛的依韵公子。
  我站起来打招呼,依韵公子瞧见了我,也走了过来,笑着对我说道:“干嘛呢?”
  我举着手中的茶叶蛋,说在享受生活呢,瞧瞧,在我们大陆,能够吃得起茶叶蛋的,可都是土豪呢,要不要来一个?
  依韵公子并不了解“茶叶蛋”这个梗,坐了下来,看着我面前这一堆骨头和蛋壳,摇了摇头,说我平时不吃鸡蛋,还是来一杯茶吧。

  服务员走过来,依韵公子点了一杯云雾茶,而我则跟他讲起了关于茶叶蛋的这个梗来。
  听完之后,依韵公子便笑了,说宝岛很多的综艺节目,讲究的并不是社会责任感,而是为了博人眼球,讲一些出格的、有争议的话语,都是为了收视率,你不必放在心上……
  我瞧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顿时就有些语塞。
  找不到共同语言,我有点儿憋出内伤,而依韵公子则问我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我笑了,说对呀,我是第一个。
  依韵公子说我也是第一个,我通过铜人殿,用了十二分钟,你呢?

  十二分钟?
  我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这个,我用了……
  依韵公子瞧见我这模样,以为我没有能够通过考核,便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一次的考核的确是严了一点儿,无论是法阵的设计,还是傀儡的制作,又或者是机关阵法的配合,都是宗师级的水平,而且在一片黑暗之中,只能听风辨位的情况下,通不过也是很正常的,不必自责——我觉得不只是你,很多人都未必能够通得过那样的考核……
  他这般语重心长地劝说,我更是尴尬了,喝了一口茶,这才说道:“我、我好像是用了一分四十秒。”
  啊?
  素来淡定自若、温文尔雅的依韵公子顿时就愣住了,嘴巴好半天儿都没有合拢,眼睛瞪得滚圆。

  他好一会儿方才问道:“陆言,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咳了咳,说这个……其实我是开挂了。
  开挂?
  依韵公子一愣,说怎么回事啊?
  我当着他的面,一翻眼皮,双目一阵通红,随即又取消了去,然后对他说道:“我曾经去过黄泉路,那儿也是四周无光,我曾经用滚烫的岩浆弄出了此刻的火焰,能够通过温差辨识物品,夜能视物,故而能够这么快破阵而出——都是凑巧,侥幸而已。
  依韵公子摇头,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虽有火眼,少了那听风辨位的烦恼,但那十八铜人,个个厉害非凡,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击倒,那也是千难万难……
  他对我满是赞叹,我唯有谦虚以对。
  依韵公子大度豁达,对我满是称赞,不过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他神色之下的遗憾,顿时就忍住了,没有告诉他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更加离谱的家伙。

  那家伙不但只用了三十二秒中就破阵而出,而且还搞得人家工作人员哭爷爷、告奶奶的求着他过去维修。
  这人也是绝了。
  一番酣战,依韵公子有些疲乏,稍微饮了一口茶,然后与我告辞,前去后面角落的躺椅上小憩。
  我这边感觉没有吃饱,又端来了一堆蛋糕甜点,吃了一会儿,这时又陆陆续续有人进来。
  这些人瞧见我在这里,有些诧异,不过随即想到我有可能是没有通过,给淘汰下来的,便也了然。
  高人们通常不喜欢扎堆,进来之后,各自找地方歇息去了,也有人过来要了一杯饮料,基本上都不怎么吃东西,弄得人家这儿整得挺丰富的,结果门可罗雀。
  我这边终于吃完了,准备找地方眯一会儿,结果与我同组的一人气冲冲地走了过来。

  我瞧见他满头的包,乌紫青肿的模样,就忍不住笑。
  我这边没有忍住,“噗嗤”一下,差点儿笑出声来,结果那人瞧见了,怒气冲冲地跑到了我的跟前,指着我说道:“好你个姓陆的,哄骗我们那铜人殿简单无比,害得我一点儿防备都没有,给乱棍打慌了去,一不留神,就落败了下来——你给我们挖了一坑,居然还好意思笑……”
  他恼怒非常,说着说着就激动了,冲上来准备拽我。
  我听到他的说法,知道他应该是没有通过铜人殿的测试,方才会如此义愤填膺。
  要知道,铜人殿的测试虽然不是淘汰制,还有第二天的积分,不过在第一天就落败了,想要染指天下十大,这事儿几乎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正因为知道这事儿,他的反应才会如此激烈,不过眼看着这边就要打了起来,立刻有工作人员赶了过来,劝阻道:“前辈、前辈,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在休息室内,是不允许有冲突的,要不然我们就要禀报给陈主席那边去了。”
  回到这休息室里面的一人显然也挺熟悉这个人的,赶忙喊道:“老张,老张,别着急啊,你怎么说着说着就动手了?到底怎么回事?”

  那被人唤作老张的人一脸悲愤地指着我说道:“这人第一个进铜人殿,进去就出来了,我们问他为何会这样,他说里面挺简单的,结果我们都放心不少,我进去的时候,九节鞭都没有摸出来,结果就给一大帮铜人胖揍,一步错,步步错,最终乱了手脚,落败下来——你说说,这人可气不可气?”
  那人听了,并不关注老张落败的事情,而是看了一眼我,说你说他进去就出来了,用了多久时间?
  老张回忆了一下,说一两分钟的事儿吧?
  那人一脸骇然,说这怎么可能,我刚才的时候打听了,那铜人阵是宗教局的总匠师怪手刘欣铭弄出来的,能够破阵而出的,就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一两分钟出来,这岂不是神了?
  老张刚才满心愤怒,此刻回忆起来,方才觉得用一两分钟破阵而出,当真是骇人听闻。
  一想到这里,他的拳头也举不起来了。
  看着这两人骇然的表情,我心中有些得意,正要说两句谦虚话,门口有人不爽地说道:“一两分钟出来就是神?破这铜人阵,不是应该论秒的么?”

  我抬头一看,却是屈胖三回了来。
  论秒?
  两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屈胖三,也没有发问,转身离开,弄得准备再装一回波伊的屈胖三郁闷不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