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8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为了跟陆羽证明自己还是很厉害的,才主动说她要杀鸡,可是天地良心,她那儿会杀什么鸡,连看别人杀都不敢看的。
  看鸡脑袋下面的脖子那么长,大概一刀下去,砍掉鸡脑袋,鸡就会死了吧。
  苏倾城想着,想叫鸡站着别动,她好下刀。
  这只大母鸡,真的没动。
  苏倾城一刀下去。
  并没有砍中。
  鸡飞了,在院坝中四处扑腾。
  “完了,似乎不是这么杀的?”
  苏倾城皱着眉头,大叫道:“别动!”

  大母鸡继续飞。
  苏倾城无可奈何,只得提着刀,开始满院子追杀这只鸡。
  陆羽提着水桶,从大榕树下面的水井把水打了回去,走到小院门口,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
  “别跑!不准跑!吃我一刀!”
  “咯咯咯咯咯咯——”
  两种声音,一种是苏倾城的,另一只种显然是苏倾城的。
  陆羽单手提着水桶,另一只手推开院门,看着院子中风中凌乱的场景,嗔目结舌。
  院子中,裹着灰白布裙的苏倾城提着一把菜刀,锲而不舍得追杀着一只大母鸡,大母鸡四处翻腾。
  正在此时,母鸡陡然一个转向,往陆羽处飞,显然是想飞出去的。

  苏倾城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跟着冲了过来,一刀就劈了过去。
  她手忙脚乱的,眼里只有大母鸡,压根就没看到陆羽!
  “卧槽,谋杀亲夫呀!”
  陆羽被苏倾城这一刀凌厉果决的气势吓了一跳,随后发现苏倾城竟是一个趔趄,身体已经前倾了过来,陆羽连忙将她拉住,惯性作用下,两人一起就要往地上摔,陆羽连忙腰部发力,稳住了下盘,另一只手提的水桶,就再也提不住了,直接往天上飞去,浇了两人一个透心凉。
  而那只大母鸡,早就飞跑了。
  陆羽看着苏倾城,呆愣半响,然后说道:“媳妇儿,讲道理的话——鸡是你这么杀的?”
  苏倾城没有说话。
  沉默片刻,她撅着嘴巴,直接就哭了出来。
  “我……我笨嘛!”她说。
  “你笨你不知道叫我杀啊?”
  “那——那不是怕你嘲笑我么?”

  “然而我现在正在嘲笑你。”
  “你——你欺负我!”苏倾城说,哭的愈发厉害了。
  面对陈风雷的临死一扑,陆羽可以做到面不改色,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应付自己老婆的眼泪。
  他连忙道:“好啦,好啦,鸡飞了,咱大不了就不吃了。先回屋去,把衣服换了。都湿了,大冬天的,你身子骨弱,会感冒的。”
  “哦。”苏倾城点点头。
  两人进屋,苏倾城换了身衣服,陆羽就没有换得了,只得现在被窝里呆着,苏倾城出去了一趟,找隔壁邻家给陆羽借了一身,陆羽换好后,日头已经西沉了,苏倾城去厨房做菜,陆羽没有抢过来做,而是帮她烧火,是农村的那种土灶,烧的木材。

  木头劈啪作响,陆羽看着苏倾城忙碌,火光辉映着脸颊,无比温暖。
  他想了想,说道:“媳妇儿,假如我不是陆长青,你也不是苏倾城,我们就是这个小山村普普通通的一对男女,你愿意在这里跟我生活一辈子么?”
  “当然愿意。”苏倾城回过头来,“我怕你不愿意。你呀,满肚子的星辰大海,又怎么会甘于平凡呢?”
  “屁的星辰大海。”陆羽摇摇头,“其实我早他妈累了。什么出人头地,什么荣华富贵,狗蛋子。人死了也就是三尺之地。人活着也就是为了一口饭吃。我现在拼了命往上爬,都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我自己,还是别人强加给我的责任。我都不知道什么才是我想要的,倾城,我快把我自己给弄丢了。”
  苏倾城沉默半响,话到嘴边,又给咽了下去。

  “先吃饭吧。”她说。
  两人摆好饭菜,吃了些东西,天色完全黯淡下来,今天是十五,天上挂着一轮圆圆的冷月。山里面,已经开始起霜了。
  两人意味着,搬着板凳,坐在院子里看月亮。
  “好美的月亮。”苏倾城说。

  “哪有你美。”陆羽笑。
  “肉麻。”苏倾城白了他一眼,“我有些冷。”
  陆羽便把她拥在怀里。
  两人静静看着月亮。
  沉默了片刻。
  “老公,你刚才说,你把你自己弄丢了?这段时间,我不在,你都经历了些什么?”苏倾城说。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陆羽说,旋即摇摇头,“算了,还是不说了吧,你应该对这些事情没有兴趣。”
  “我有兴趣,只要是你得事情,我都有兴趣。”

  “好吧,那我慢慢给你讲。”陆羽说着,习惯性掏了一支烟,就要点上,想了想,又放了下来。
  “怎么不抽?”苏倾城说。
  “你不是讨厌我抽烟么。我不在你面前抽烟。”陆羽道。
  “以后我不讨厌你抽烟了。”苏倾城说,她抓过陆羽的打火机,又把他手里的烟,放进他唇里面,给他点上了。
  陆羽吐了个烟圈,便跟苏倾城讲了起来,大抵就是这段时间她在江海的经历。
  苏倾城走后,苏家三兄弟对他的针对,以及老太爷死后,他是怎么一步一步反击,最后逼得苏少商自杀的。
  然后就是陈琅琊、罗少卿等人,先后死在他手里,那个江海,风雷激荡,黑云压城,他是怎么名动四方的。
  再之后就是迫不得已投靠军方,跟赵长生卯上,赌拳时候游轮上发生的事情,以及接下来最接近死亡的那一次,再孤岛上如何抓住一丝机会,最终活了下来的。
  至于最后,陈风雷一系人的覆灭,在陆羽看来,都不是怎么跌宕起伏了。
  苏倾城听着听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陆羽无奈道:“怎么又哭了?”

  “陆郎,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你恨不恨我?”苏倾城说。
  “不恨。”陆羽摇摇头,“真的不恨。一丁点的恨都没有。刚开始是有些怨气的,但看到你之后,那点怨气其实也消失不见了。”
  “陆郎,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想什么?”苏倾城说。
  “想什么?”陆羽说。
  “我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不想要。我不要什么相忘于江湖,我要跟你相濡以沫。”苏倾城依偎在陆羽怀中,抬起头来,“陆郎,我想给你生个孩子。”
  她脸上绽放笑颜,倾国倾城。

  陆羽又点了一支烟。
  回想起两人经历的点点滴滴。
  苏倾城。
  是他下山之后,认识的第一个女人。
  是他下山之后,第一个送他新衣服和新鞋子的女人。
  是他下山之后,第一次带他约会,告诉他男人要有野心的女人。
  他的女人。
  他的妻子。
  两人之间其实说过不少情话。

  但以前所有的所有,加起来,都比不过这一句。
  这个女人依偎在他怀里,告诉他——要给他生个孩子。
  “倾城,对不起。”
  沉默良久,陆羽说。
  “陆郎,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苏倾城强调。

  “不,是我对不起你。我已经做不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了。我有了别的女人。”陆羽说,或许烟抽多了的缘故,声音有些沙哑。
  “是萌萌么?”苏倾城问。
  她早就有心里准备了。
  这样的男人,她自己不珍惜,别的女人,还不蜂拥而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