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366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言老比较喜欢喝茶,尤其是功夫茶这种猛茶。冲泡好茶,他为林煜倒上一杯,然后笑道:“小林,你不是本地人吧。”
  “不是,外地人。”林煜笑了笑。
  “呵呵,不错啊,这么年轻就有这么一身医术。”言老笑道。
  “是师父调教有方。”林煜微微一笑道。
  “恩,的确,离不开一个好师父。”言老点点头道。
  “言老,我有些事情,不明白,希望言老能为我解惑。”林煜放下了手中的茶杯道。
  “你说。”
  “连老的脑疾,恐怕在丨炸丨弹炸开之前就有了吧。”林煜道。
  言老怔了怔,他陷入了回忆之中,良久,他才点点头道:“是的,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来了,战争的时候,我是从别的地方抽调到那里的。”
  “在那场战争之前,我的头就疼了好一阵,不过那时候战斗刚刚打响,我也没有在意,吃了些止痛药就上战场了,然后就受伤。”
  “所以,言老的头痛,不是那两颗弹片引起的,而且严格来说,你脑袋里的弹片,并不是真正的弹片。而是一种……蛊。”林煜道。

  “蛊?”言老吃了一惊:“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蛊的存在吗?”
  “是的。”林煜点点头道:“说白了,那两块弹片就是蛊伪装的,在你受伤之前就已经被人种下了,不过你受伤之后,为了避免麻烦,那些蛊就伪装成弹片的模样,所以你每次头疼,医生都会认为是脑袋里面的弹片引起的,事实上,并不是那样。”
  “原来是这样。”言老恍然大悟,他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难怪,我就觉得,如果脑袋里弹片存这么久,不死也得残废,而我却还能好好的活这么久,这本来就不正常嘛。”
  “可问题是,我的脑袋里为什么会有蛊的存在?”言老有些疑惑的说。
  “蛊,是湘西一带的苗疆独有的一种巫术。”林煜道:“而精通这种巫术的,一定是女人,因为这种蛊术,有传女不传男的说法。”
  “传承了蛊术的女人叫做蛊女,或者巫女,虽然小说里把她们传的神乎其技,而且性格残暴,心情稍有不好,她们就会下蛊害人。”
  “但事实上不是这样的。”林煜道:“现实的蛊女,信奉巫神,她们的行为都自我约束的很好,大多数人都是很善良的,而且她们的守则第一条就是,不许对普通人下手。”
  “按理说,不该发生这种事情的,不知道言老,是不是去过湘西一带?”林煜问。
  “湘西?苗疆……”言老的神色复杂了起来,他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良久,他才叹了一口气道:“是的,我去过苗疆。”
  “在那里,遇到过苗女?或者说是蛊女,然后,你与她发生过一段感情?”林煜又问。
  “这……”言老犹豫了,这些事情,牵扯到他的隐秘,而且这是几十年来,他一直愧疚一直不愿意再提的事情,所以他实在是不愿意再提起这件事。
  “言老,我知道这是您的隐秘,但有些事情,如果不说清楚是不行的。蛊女是这个世界上最执着的一种人,她当初既然在你身上下了蛊,而且不让你死,那就是想让你承受痛苦,这对你是一种报复。”

  “现在虽然蛊被除了,但那名下蛊的蛊女还在,她可能还会第二次给你下蛊的。”林煜道:“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弄清楚。”
  “我是遇到过一个苗族女人。”沉默了良久,言老才叹道:“也和她发生过一段感情,可是我那时候的终身大事,是不由得自己做主的。”
  “而且,我在那个地方的任务有些特殊,完成之后,就不能再回去了。我曾做过抗争,也和她写信,让她来找我,一连十封信,都如沉大海。”
  “而我这边,婚事也摧的急,我的老父亲那时候病重,如果我真的做出格的事情……我想他一定会马上被气死的。”言老苦笑了一声:“我辜负过一个女人,但我不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你口中的蛊女,如果是,她现在已经应该快八十了。”
  “那就对了。”林煜叹了一口气道:“蛊女对感情专一,喜欢上一个人,并为他付出之后,便会死心塌地,终生不离不弃。”

  “言老当时虽然也有苦衷,但毕竟还是辜负了她,所以她便下蛊,让你饱受痛苦。”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言老喃喃的说:“难怪我每次头疼的时候,都会想起她。原来这都是她做的,她用这种方法,让我深深的记住了她。”
  “呵呵,我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言老的神色有些落寞,“我这条命,天生孤煞,有人为我算过,一生孤苦。”
  “结婚十年,我老伴去世,留有康平他父亲,然后他们再生了平康平和他弟弟之后,双双殉职。我又一手把他们带大。”

  “言老不必这样,天煞命,也并不是一定会陪伴着一个人一辈子的。我看你的面相,面红色润,这是晚年得福的形象,如果没错的话,你的天煞命已经离你远去了,你以后一定会子孙满堂的。”林煜笑道。
  “谢了,借你吉言。”言老只当林煜在安慰他。
  “言老,那这么多年,你一直没有再去苗疆找过她吗?”林煜道。
  “找过。”言老点点头道:“但是一直没有消息,她当年所在的村子,因为洪水,早已经迁移了,因为当时没有记录,所以我不知道她到底迁到哪里去了。”
  林煜点点头道:“或许,她是刻意躲着你也说不定呢。”
  “是啊,或许是她刻意躲着我。”言老苦笑道:“我多想找到她,跟她解释解释当年的那些事情,可惜她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
  “有些时候,一个误会能让对方误解你一生。”林煜笑了笑道:“好了,事情我已经了解了,如果有什么事情,言老随时叫我,我想那位蛊女,恐怕不会善罢干休的。”

  “你确定,她现在还活着吗?”言老犹豫了一下道:“之后我去找她的时候,她所在的小山村已经不在了,据当地政府说,这里发生洪灾,村子里死了大半村子的人。”
  “活着呢。”林煜肯定的说:“因为蛊还在你体内存活着,蛊女与蛊息息相关,人在蛊在,人亡蛊亡。”
  “那,你刚才帮我除蛊,会不会伤到她?”言老猛的站了起来。
  “放心吧,不会的,不过她现在应该已经察觉到蛊不在了,她会想办法再下蛊的,等她露面的时候,你们两个就可以把当初的误会解释清楚了。”林煜笑了笑道。
  “那样就好,那样就好。”言老喃喃的坐了下来,看得出来,他对那位蛊女还是非常上心的,他不愿意伤害到她。
  同时在江南一处居民区内,一位老太太手里持着一根碧色的玉萧,这位老太太虽然白发苍苍,但是却显得很精神,尤其是脸上,一点皱纹也没有。
  “多少年了,你终于把蛊给除了。”老太太看着跟前一个瓷碗中化做一滩血水的蛊虫,她喃喃的说:“我也是时候见见你了,当初的一切,你都该给我一个解释。”
  在言老那里吃完饭,林煜便告辞了言老,言康平送他回去。
  “我爷爷的病情,真的就这样稳定了?”回去的路上,言康平问道。
  “基本上算是稳定了,不过……”林煜犹豫了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