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1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种种迹象表明,自己计划成功了,“支点终于撬动了杠杆”,而且还不止撬动了一根。这怎能不令楚天齐兴奋?
  楚天齐也知道,这次成功有其偶然性,也还有其不确定性,但现在暂时开创了有利局面,就很不错了。自己一定要利用这来之不易、也有可能短暂的利好局面,着手去施展自己的抱负,去解决早就摆上心中案头的事情。
  粉红色灯光映照下,房间里的一切都披上了粉红色。
  床上,被子凌*乱的搭在两人身上,四条白花花的腿露在外面。尽管灯光不甚明亮,但两人的容貌还是清晰可辩,其中一人头发微微谢顶,有将军肚,年纪将近五十岁的样子。另一人面色白净,五官清秀,大约有二十七、八的年纪。两人都有很浓密的胡子茬,显然都是男性。

  谢顶男人嘴巴“吧咂”了几下,睁开眼睛,推了推怀里的白净男子:“醒醒,几点了?”
  白净男子没有睁眼,而是语音含混的说:“离天亮早的呢?”
  “我也知道是半夜。”谢顶男人在白净男子身上拍了一下,“你真行,真能折腾,把我这把老骨头都折腾散了。”
  白净男子还是没有睁眼,慵懒的说:“还不是赖你?老是要变着花样玩,真不知道你是从哪儿学来的,那些女人怎么受的了?”
  谢顶男人“嘿嘿”一笑:“这你就错了,女人比男人禁得住折腾,你不信试试?”
  “我只对你有兴趣,对异性没感觉。不像你,男女通吃。”白净男子拉长了声音。
  “谢谢夸奖。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博爱呢?”说着,谢顶男人伸手拿过床头手机,看了看,“才晚上十点多,要不再来一次。”
  “黑牛哥,你还是饶了我吧,我是服了。”白净男子声音嗲嗲的。
  “嘿嘿,服了就好,服了就好,谁让你老是仗着年轻呢?”说到这里,谢顶男人“咦”了一声,“怎么有老曲的电话?”
  “哎呀,你真是忘性不小,他下午给你打的电话,你当时只顾得让我侍候着,和他说了几句就挂了。”白净男子嗔了一句,“真是的,难道你忘了?”
  “哦,好像有这么回事?他问我什么来着……”谢顶男人自言自语着,“哦,想起来了,想起来了。”说着,他话题一转,“对了,你说姓楚的和姓云的真是在一个屋子里睡的?”
  “那还有假,你都问几遍了?”白净男子“咯咯”一笑,“你不会说他们也……像咱俩一样吧。”

  “那有什么不可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妈*的,我怎么把自己也骂了?不过我看他们十有八*九也是没干好事。”谢顶男人“嘿嘿”一笑,“你说,就他俩那身体,是不是……”
  白净男子睁开眼,盯着眼前的人:“黑牛哥,你是不是想和姓楚的那个了,是不是相中他那一米九的身板了?”
  “嘿嘿,吃醋了?我也就是随便一问,我的心里只有你。”说着,谢顶男人话题一转,“我不是对他俩那方面感兴趣,就是感觉他们是故意做出来的,就是为了让我和老刘知道,姓楚的好从中渔利。”
  “你不要那么多疑好不好?即使真像你说的那样,也必须要适当拉拢他。”白净男人认真的说,“我看出来了,姓楚的肯定不是任人统治的人,肯定不会完全归附于你,但绝对不能让他完全倒向老刘那边。而且我感觉他的能量很大,破坏力也不小,也许真像传的那样,就是姓楚的背后关系提拔了姓云的。所以,你现在的做法是明智的。”
  谢顶男人摸了摸头顶:“这倒是,可不能让他完全和老刘勾搭上,我看老魏也没安好心,那个小娘们也不是省油的灯。”
  “知道就好。不过有一点你要清楚,他不会像我这样,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白净男子白了谢顶男人一眼。

  “嘿嘿,一说到他,你就吃醋。”谢顶男人在对方小白脸上摸了一下,“看这脸蛋多白,跟你一比,他简直就是黑脸判官。我放着白面不吃,为啥非要吃黑荞面呢?”
  “就会哄人。”白净男人脸上飘起了一抹红晕。
  曲刚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晚上十点多了。
  晚宴结束的时候,他是和孟克、张天彪乘的同一辆车。按照路线,孟克先下的车,然后是张天彪。见张天彪走路有些不稳,曲刚只好把对方扶上楼去。结果一到张天彪家里,张天彪竟然哭了,哭的那叫一个可怜,和曲刚诉了一堆委屈。知道对方喝多了,曲刚安抚一番对方,才得以出来,坐车回家。
  媳妇出门一周了,家里冷冷清清的。曲刚靠在沙发上,点燃一支香烟吸着,脑子里想着一些烦心的事情。
  今天在晚宴现场,其实曲刚也是强颜欢笑,打掉牙和血吞。从楚天齐到任的那天,他就和对方做上了劲,觉得对方抢了自己的位置。于是,一次次找茬,却又一次次失败。后来他决定不再故意找茬,但要时刻关注对方,以期发现对方的缺点。
  不曾想,缺点没发现,对方却是一再做出露脸的事,近期就连司机也跟着风光。对于厉剑抓住两个打人凶手一事,曲刚可不相信是厉剑一人所为。而且凶手也交待有三到四人抓捕他们,当然这一点没有记入审问笔录。曲刚就纳闷了,会是什么人帮助了厉剑,同时曲刚更加坚信有“内鬼”。
  不管怎么说,厉剑都是这次破案的大功臣,曲刚尽管不情愿,也只得把厉剑名字写到表彰请示上。最终经楚天齐认可的表彰通报,低于曲刚的愿望,但有一点让他满意,那就是通报上没见到“厉剑”两个字。
  正在庆幸楚天齐没有为自己司机谋利益的时候,结果却听说经费到帐了,而且一下子就拨了两个季度的。曲刚很是震惊,经过认真核实后,确认信息准确,但他的心里却忐忑不已。他不理解,不理解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难道是财政局长向阳抽风不成?

  给向阳打电话求证,向阳也是满肚子火气,把曲刚给呛了个够。但曲刚也听清楚了,是县长发了话。
  觉得县长态度变化,可能和楚天齐参加那个欢送晚宴有关,但曲刚又认为不应该是那样。于是,他立刻去县政府找牛斌,牛斌不在办公室。
  压下心中不解,陪着小心,曲刚给县长打了电话,询问拨款一事。结果牛斌表示正忙着,告诉曲刚不要和楚天齐做对,要配合局长工作,然后就挂了电话。
  尽管心中极其不理解,但曲刚也别无他法,只得想着执行县长的指示。为了怕出状况,在参加今天晚宴前,曲刚还特意嘱咐了张天彪,要张天彪千万别出妖蛾子。可想而知,张天彪发了一顿牢骚,但也表示执行指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