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乱顺序重读中国历史——(模块和立体化的角度&严谨的八卦精神)》
第30节

作者: 唐岛渔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11-28 09:29:02
  多才的皇帝(三)
  不仅仅是对艺术的狂热追求,宋徽宗的爱好也十分广泛。他崇尚道教,称自己为“道君皇帝”,自己封自己为道教的教主。在此期间,宋徽宗发掘和整理了大量道教典籍,成为后世道家的重要典籍;宋徽宗爱好茶道,整理并撰写了《大观茶论》,这本书也成为中国茶书的经典。
  宋徽宗生性浪漫风流。他根据古籍记载,将赵宋皇室所有贵族女孩重新命名,把自己的公主们全部按照中国上古时代的说法,改称“帝姬”。公主以下的郡主,县主则分别改称“宗姬”和“族姬”。这是秦之后几千年的历史上,公主的称号唯一一次改名为“帝姬”;宋徽宗虽然有后宫佳丽三千,但他依然迷恋青楼女子。京城汴梁的花魁和名妓,宋徽宗雨露均沾。而在东京城内烟花柳巷的万花丛中中,**李师师独得皇上恩宠。为了李师师,宋徽宗居然同当时的词人周邦彦争风吃醋。不甘示弱的周邦彦因此专门写词挖苦皇帝,并曝光宋徽宗的床底之事,成为当时娱乐圈一件极其狗血的新闻头条。

  多才多艺,风流倜傥的宋徽宗赵佶,除了做皇帝不专业,其他的几乎样样都很专业。不过他忘了,皇帝才是他真正的职业,大宋政坛才是他展示自己的职场。皇帝这个职位全天下只有一个,没有正当理由不能辞职,不能退休,也没法跳槽。而且你还不能懈怠,你如果懈怠了,全天下有的是心怀叵测的人,愿意取你而代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一定要出事的。皇帝这个职业只要出事,就一定是能够把天捅个窟窿的大事情。

  一个典型的案例,是后来的灭辽之战。
  日期:2016-11-28 09:33:26
  周邦彦和宋徽宗争风吃醋的“听床”之作,一直流传到了今天。
  我们来感受下来自于遥远的北宋时代娱乐圈的八卦新闻,欣赏下周邦彦的词作。
  少年游.并刀如水——宋.周邦彦
  并刀如水,
  吴盐胜雪,
  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
  兽烟不断,
  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

  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
  不如休去,
  直是少人行。
  日期:2016-11-28 09:41:18
  幽云十六州(一)
  公元1115年,金完颜阿骨打建立金国,初生的金国充满活力,在军事斗争中屡败辽兵。而这个时候,历年来在同北方辽和西夏作战中没有占到过什么便宜的大宋,终于看到了趁火打劫的一点希望。如果在这个时候充分发扬落井下石的革命精神,配合金国一举灭掉辽国,则可以趁机火中取栗。如果运气足够好,甚至能够收回汉人的传统故土,幽云十六州。
  前朝的五代,因为后晋儿皇帝石敬瑭的卑躬屈膝,幽云十六州丢失在辽国的契丹人手中已经长达一个多世纪,这始终是大宋历任皇帝的一块心病。事实上,这不仅是一块心病,而且是关系到大宋帝国生死存亡的一件事情。
  日期:2016-11-28 09:42:53

  幽云十六州(二)
  传统意义上的幽云十六州,又称为燕云十六州,在地理上是指长城以南的北京、天津和河北北部、山西北部等地区。打开地图(如下图),我们可以看到,在汉族及游牧民族之间的拉锯战中,幽云十六州的战略位置极其重要。这块区域,大概占据了太行山山脉的北麓以及燕山山脉,是一块天然屏障。
  如上,是传统教科书的叙述方式,然而我们读完之后还是一头雾水。传统的平面教科书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说了等于没说。从以上这张传统的幽云十六州示意图上,我们甚至看不出这块地方对于华夏民族生存究竟有何特别之处,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大片国土而已。
  那么我们换一个角度,重新来审视一下幽云十六州的战略价值。

  日期:2016-11-28 09:46:46
  幽云十六州(三)
  先看一张中国全年400毫米的降水量示意图,如下
  400毫米的降水量线,对于传统中国来讲,恰好是半湿润地区与半干旱地区的区分点,也是古代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的天然分界线。很显然,幽云十六州(标红部分)恰好就卡在这条界限中间。也就是说,不同于我们之前讲到的秦岭,黄河,大巴山等天然屏障隔开了古代汉人的传统人口地理单元。幽云十六州实际上刚好处于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之间的拉锯的区域,秦汉隋唐等汉人农耕文明强势的时候,幽云十六州就掌握在汉人手中,作为对抗游牧民族,保卫农耕文敏的“桥头堡”;而当游牧民族意识到幽云十六州的重要意义之后,则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就注定会在这一线反复争夺。一句话,隔秦岭,隔黄河的争夺,无非是农耕民族的内讧,而上升到幽云十六州,则就是纯粹的农耕与游牧生存权的厮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