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28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批人冲着刘琨的名字来了,但过不了几天就纷纷离开他了(“一日之中,虽归者数千,去者亦以相继。”);这倒不是因为刘琨生活不能自理,而是生活品位太高了——“然素奢豪,嗜声色,虽暂自矫励,而辄复纵逸。”
  国家多事之秋,周围强敌环伺;您这儿成天奢华的一塌糊涂,非82年的拉菲不喝,非恩佐法拉利不开,非海天盛筵不去;这特么哪儿像个干事儿的人。
  日期:2016-11-28 10:44:32
  其二,既不识人,也不会用人。

  刘琨是音乐家,喜欢相处的人自然是音乐发烧友。
  在刘琨手下有个河南人名叫徐润,因为擅长音律而受到刘琨的宠信;如果是个成熟的政治家,碰到这种情况,正确的做法是把这人当门客养起来。可刘琨的干法儿就太业余了——
  刘琨让这个徐润担任晋阳令;相当于太原市市长。结果这个徐润骄纵放肆,经常干出点儿匪夷所思的事情。
  护军令狐盛多次向刘琨表达不满,并且劝刘琨把徐润杀了。刘琨不仅不听,反而把令狐盛给杀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儿啊。
  就连刘琨的老娘对儿子的所作所为也大不以为然,老太太跟刘琨说过这样的话,“就你这么个干法儿,你迟早得给咱家带来灾祸。”(“汝不能弘经略,驾豪杰,专欲除胜己以自安,当何以得济!如是,祸必及我。”)
  后来果然如老太太所言,刘琨的老爹老娘都被令狐盛的儿子令狐泥抓住杀掉。
  这就是刘琨,平时他权柄在握,底下的人不会怎么样,一旦外部压力太大,底下人不分崩离析才怪。
  人就是这样,一旦被弱点左右,离灭亡就不远了。
  刘琨的故事,暂且告一段落;咱后面还会提到他。
  日期:2016-11-28 11:32:02
  石勒连续灭了王浚和刘琨,羯族人的势力范围已经从一个小虾米变成了连州跨县的大鳄。
  那作为石勒名义上的主子——匈奴汉国这会儿在干嘛?刘聪就坐视石勒做大吗?
  让我们把时间退回到公元310年,这一年刘聪称帝。
  称帝之后的刘聪再也没有纵横驰骋,跃马天下的雄心壮志,这哥们儿自打登基,就忙了一件事儿:享受。

  举几个例子——
  刘聪爱吃水产品,而且还得吃新鲜的。但战事频仍,卖水鲜都跑光了,鱼鳖虾蟹经常断顿儿,刘聪急了,就杀掉了专管渔业的官员——左都水使者襄陵王刘摅。刘聪不仅喜欢吃鱼,还喜欢看人捕鱼,经常到汾河边儿去观看捕鱼;痴迷到什么程度,你都想不到,一宿一宿的看。
  吃上享受,住的也不含糊;刘聪刚当皇帝时,曾下令修建两座宫殿,一个叫温明宫,一个叫徽光宫。为了加快施工进度,保证工程质量,他专门委任一位将作大监——望都公靳陵来当监理;结果到了规定期限,两座宫殿没能完工,刘聪一怒之下就杀掉了靳陵。
  要说吃的好点儿,住的好点儿,这些都还好,谁让人家是人家是皇帝呢。不过跟接下来要说的事儿比起来,那绝对是小巫见大巫。

  刘聪好色。
  而且就跟刚从牢里放出来一样,逮谁是谁。
  日期:2016-11-28 12:36:51
  刘聪刚即位的时候,就跟他爹的女人单太后偷偷摸摸,事情败露,单太后儿子皇太弟刘乂非常不满,单太后羞愤自杀;这还只是开始。

  如果展开写,极容易写成限制级的小说,在下怕被和谐,就拉个名单吧:
  司空王育和尚书令任凯的女儿封左、右昭仪;
  中军大将军王彰、中书监范隆、左仆射马景三人的女儿封夫人;
  右仆射朱纪的女儿封贵妃;
  太保刘殷的女儿英、刘娥,为左、右贵嫔,刘殷的四个孙女,为贵人;
  辅汉将军张实的两个女儿张徽光、张丽光,为贵人。
  ……
  400年后白居易写《长恨歌》中有一句诗,“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此时的刘聪不仅是不早朝,干脆连门都不出了。
  刘聪就这么昏天黑地的过了三年;说话儿这就到了313年。
  日期:2016-11-28 13:26:03
  这一年春节,刘聪不知怎么着,突然想起来要请大臣们吃顿饭。
  这顿饭,吃出问题了。
  当然,那会儿既没有地沟油,也没有转基因;刘聪进嘴的肯定是特供。
  估计是好久没见大臣了,宴会上刘聪很嗨,频频举杯向大臣们敬酒;喝着喝着,刘聪突然想到件事儿——年前匈奴大军攻破洛阳,把晋怀帝司马炽带回来了;快,叫人去吧司马炽给朕叫来,让他给朕斟酒。
  没一会儿,身穿青衣的司马炽被押来,给在座的人挨桌儿斟酒。

  此时,坐着喝酒的大臣中有一些是晋朝的降臣,这些人看到当年的皇帝沦落至此,无不悲从中,唏嘘不已;有些人更是忍不住放声大哭。
  这大过年的,刘聪在上面坐着,下面一帮人冲着他跪哭(不敢给司马炽跪下);忒特么像哭灵了。刘聪十分恼火,这顿饭吃完没多久,他就把这帮嚎啕大哭的大臣都杀了,同时也赐给司马炽一杯毒酒让其自尽。
  好好儿的一顿饭,要了好几十口子的命。只能一声叹息了。
  日期:2016-11-28 14:09:13
  本来自从司马炽被俘后,晋朝虽然帝都沦陷,国土也四分五裂,但依然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各地姓司马的王族在大臣的拥立下,纷纷建立临时政府(太子行台)。

  比如咱们前面提过的‘屠大爷’苟晞拥立的豫章王司马端,还有石勒南征时在江边儿跟他对峙的琅玡王司马睿,阎鼎、贾疋拥戴的秦王司马邺,以及自立门户的南阳王司马模。
  这里边儿下手最快的,当属司马邺。
  司马炽被害的消息传到长安,司马邺昭告天下后登上皇帝位,改年号为建兴,史称晋愍帝。
  不过,此时司马邺呆的地方可一点儿帝王气象都没有了
  他在哪儿?
  在长安。
  史料记载,当时的长安惨到什么程度——户不满百家,蒿草荆棘丛生,公室私家的车乘全城加起来只有四辆;文武百官连官服、印章绶带都没有,授官时只能拿着桑木板,上面刻着官署名号这样凑合。
  当然,司马邺这派敢捷足先登,自然有他的优势——他手里有传国玉玺。这玩意儿可厉害,谁攥着它,谁就相当于得到了老天爷的肯定;否则就是冒牌货,山寨品。
  日期:2016-11-28 15:59:43
  但是老话儿说的好,“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别看司马邺口含天宪,南面称孤,可他手里并没有像样的武装力量;他称帝的时候,长江以北已无晋军,河北虽有王浚,山西虽有刘琨,却远水难解近渴;具体到关中一带,除了长安,基本上处于不设防状态,原因很简单,多年天灾人祸,人不是死光了,就是跑光了。
  司马邺此时,说的直白一点儿就是一个光杆儿司令。
  光杆司令手里握着天下人垂涎的传国玉玺,后果会怎么样?

  别人不说,匈奴汉国首先发难;大将刘曜上表请求出兵长安,彻底消灭西晋。
  刘聪准奏,刘曜出兵关中,几个回合下来,晋军剩下的这点儿家底儿全部打光,到公元316年8月,看看再无回天之力,晋愍帝司马邺口含玉璧,裸体牵羊,投降匈奴,12月被刘聪杀于平阳;西晋彻底灭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