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9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眼中就有了一种新的神情,他开始思考,开始决定,自己既要保住手中的权利,还要完成良心和职责的守护,他从容淡定的点上了一支香烟,眼睛虽然实在看着唐可可,有时候还会点头附和一下,但心已经不在这里了,他慢慢的进行着自己的规划和设计,他坚信,只要开动脑筋,不管什么样的难题都可以解决。
  唐可可在长篇论述万萧博翰之后,却没有见到华子建有什么话说,这让唐可可很奇怪,难道自己的描述不够精彩?
  她就停止了叙述,说:“任书记,你是不是感到很无趣?”

  华子建很凝重的摇摇头说:“不,恰恰相反,我感到很受教育,你们萧总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这一点我很佩服,假如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他。”
  唐可可本来马上就想答应华子建这个并不过分的要求,但她很快想到了柳林市最近的危机,想到了萧博翰面临苏老大的压力,最后唐可可摇摇头说:“最近恐怕很难,恒道有太多的事情要他处理,而且他又是一个过分低调的人,以后吧,以后相信你们会有机会见面的。”
  华子建也并不是说马上就要见到萧博翰,他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所以在唐可可做出了这么一大堆啰啰嗦嗦的解释后,华子建就说:“我可以理解,我也可以等待。”
  唐可可听到华子建这样的评价萧博翰,心里格外的高兴起来,说:“谢谢华书记,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吃饭去,本来我是想请你的,但现在看来你一定会请我吃饭的,这好像是个礼貌问题。”
  华子建就站了起来,说:“不错,本来我是应该请你的,可惜你刚才的话对我有了影响,我要做另外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这顿就先记下,我一定会还的。”
  说完华子建就开始穿上了外套,嘴里喊了一声:“秘书。”人也走了出去。

  唐可可诧异的看着华子建,这.......这怎么是这样的一个人啊,说走就走了,让自己情何以堪。
  但唐可可还是从华子建眼中看出了他是很认真,很严肃的在对自己说着这些话,这就表明,华子建的确是有重要的事情,唐可可也不再勉强了,这样也好,既然他说过这顿欠着,自己以后就更有机会来接近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了。
  唐可可离开了县委,华子建开上了一辆车,离开了县委,华子建为自己的谋划开始整理着每一个细节,他要对秋紫云的权威发起挑战,他要迫使秋紫云维持目前的格局,自己还没到该离开洋河县的时候,而唯一能限定和对抗秋紫云权利的只有他们共同的对手——柳林市的市长。
  华子建要去见他,要去投靠他,要去胁迫他,让他来帮助自己共同对抗秋紫云,以达到延续自己在洋河县的权力掌控,这听起来有点耸人听闻,但华子建信心满满,有了这两张牌,华子建已经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希望。
  而萧博翰是没有多少希望了,在一个本来看似平安了的暗夜,柳林市的巷弄里凄惨的哀叫声响了起来,一声声闷揍声响更是愈来愈大,泥泞的地上都是由排水管里流出的污水,墙壁上反射出7.8道黑影,不停地在空中抡拳,有的手中还拿着棒子,每当棒子落下,那哀号声就更加惨烈。

  “拷!你苍狼不是平常很拽吗,现在继续牛啊,牛啊。”一个黑影一边拿棒打着,一边骂。
  地上跪着一个浑身是伤的男子,一个一脸怒相的人去一脚踩在他的头上,借着微弱的灯光可以看清被打的男子,正是恒道集团的苍狼。苍狼受伤的眼角让他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他浑身骨头像被人拆了再重组,腹部更是传来阵阵剧痛。
  “哥们,你们谁啊,我不认识你们。”他头上那双大脚踩得更用力,逼不得已他只能被迫趴在地上说。
  “不认识,现在不是认识了吗,老子是永鼎公司的,还跟我们抢地盘,找死啊。”用脚踩在苍狼头上的人声音不耐烦地提高。
  苍狼知道自己是躲不掉了,能保住命就算不错,他用手抱住了头,说:“哥们,都是道上换的,留点情面吧。”
  “给你留情,你平常的嚣张刀到哪去了。”说话中,又是几下拳脚,苍狼就倒在了地上,他心里只有一个念想,不要把头伤了,所以他一直双手抱头。
  一个年轻人不怀好意地笑笑,抓住苍狼的下颚强迫他抬头:“啧啧!真是没礼貌,我们打你你连看都不看。”说着搬开了苍狼的手,照他头上就是几脚。

  “大哥,和他多说什么。”一旁的小弟叫嚣着。一个年轻就露出冷笑,举起了棒子,苍狼双手合十地求饶说:“几位大哥,我以后不敢了”。
  年轻人没耐性听他啰嗦,叹口气,狠狠朝苍狼的背脊敲下,苍狼瞬间趴在地上哀号:“痛死我了……。”
  “痛?”那年轻人口吻严厉:“现在知道晚了。”
  苍狼趴在地上无力多说些什么,双眼早已泛红,害怕的泪水混在泥泞的柏油路上,早已分不清是泪还是污水。
  一辆车如旋风突至,极为嚣张地在巷口停住,轰隆隆的引擎声还在叫嚣,车的门被打了开来,一双光亮的黑色皮靴移了出来,在踏上泥泞地的刹那间犹豫了下,刚才那几个年轻人见状连忙奔来:“颜大哥,你怎么亲自来了。”
  颜永冷冷的站在车边,他包裹在黑色皮裤下的双腿修长、性感,呈倒三角形的完美上半身,肌肉结实却不过于粗壮,腰杆窄扁,卷至肘处的黑色衬衫露出了古铜的手臂,他削薄的发尾让发丝显得轻柔飞扬,尤其在一阵快车之后,更显放荡不羁;他的锁骨上正躺着一枚以玫瑰金链子系住的同材质戒指,风吹动软丝衬衫时,玫瑰金项链便会探出头来。

  颜永鹰隼般的双眼冷冷地睨着眼前的画面,一双剑眉紧蹙,薄唇紧抿,显然心情不佳。
  “颜大哥,这个人就是恒道集团的苍狼,当时就是他动手伤的我们的弟兄。”刚才用脚踩苍狼的那个年轻人毕恭毕敬地站到颜永身旁说。
  “就这小子啊,你们还上这么多人?”
  年轻人瞬间抖了起来:“颜大哥.....”。
  “你的能力只有这样吗?”颜永一点都不给他留面子。
  “是,我知道了。”男子很紧张的忏悔地不敢抬起头。
  颜永那双眼眸像会勾人心魂,深邃锐利,像紧紧盯住猎物的野兽,充满暴戾之气令人畏惧,他看了一眼早巳被打趴在地上的苍狼,苍狼的五官早已快看不清楚,满脸鲜血,浮肿的眼睛,连嘴唇都瘀青地像两条香肠挂在脸上,他抬起颤抖的双手想合十哀求,奈何身体早巳失去力气,只能微抬几分便坠地不起。
  “求……求你了,大哥。”苍狼断断续续的说。
  颜永嫌恶地摇摇头:“啧!不要让我亲洎動手。”他对着身旁的手下放话。
  刚才那个年轻人收到命令,马上从一旁的垃圾堆里抽出一根报废灯管,快步朝苍狼走去,毫不犹豫地当头而下,苍狼只能瞪大眼看着逐渐在眼前放大的灯管,直到剧痛与玻璃碎裂同时产生,下一刻,他已失去意识。
  日期:2016-05-15 08: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