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5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下十大的评选并不复杂,所需要的时间也不多,差不多就三天的时间。
  第一天,会给每一个五十人大名单的候选人进行一个测试,就是走进一个房间里面,那里面有十八个机关铜人,将这里面的铜人都给击倒,方才能够走出房间——越快离开房间,所获得的评选分数就会越高。

  第二天,在洞天福地之中,有一个岛屿,岛屿之中会有一些上古异兽,将其找寻到,或者击杀,或者降服。
  这些上古异兽的凶悍程度不同,而每一种都有着对应的分数和评级。
  候选人根据所能够擒获的异兽等级,从而得到相关的点数。
  第三天,组委会评出二十名评分最高的人选,进行集中角逐,最终评选出真正的天下十大来。
  听着这事儿并不算复杂,因为与世隔绝的缘故,使得参与其中的人压力也不会太大,陈主席大概地讲解了一下整个的过程之后,然后对我们说,在小鹿岛的东南西北中五处,都有一个铜人殿,铜人殿经过组委会的反复调试,配置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区别。

  每个人进入铜人殿中,时间或多或少,但总体上来说,半个小时之后,不管如何,都会结束,随后还会有半个小时的安装调试时间。
  小鹿岛的山崖之下,设置得有休息室。
  所有打过铜人殿的人,不管如何,都不能与别人有交流,否则将视为作弊,严重的将直接取消资格。
  也就是说,第一天的比斗会很平静,不会有太多的变故发生。

  宣布完了第一天的规则之后,有工作人员过来与我们沟通,带领着众人四处分散而去。
  出于防止作弊的关系,对于关系紧密的参选者,原则上是作分散安置处理,所以我们这一群人都分开了,编入了不同的组群里面去,我也不得不与其他人分开,去了小鹿岛的东边铜人殿。
  我们这一组十人,而负责导引的工作人员则有五个。
  高手们大多孤傲,有僧有道,有的人认识,会彼此打招呼,但更多的人则沉默寡言,而我在这一组里面,居然还瞧见了一熟人,就是西北马家的楼兰神鹰马烈日。
  这一位当初与我曾经是有见过的,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只不过是陆左身边的小跟班而已,对方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事实上这位马老先生对于我来说,一直都看不上眼,这事儿是我早有心理准备的。
  不过最终,我这个小角色还是与他,以及孽龙洞的布龙真人一起,获得了龙虎山天师道善扬真人的提名,也算是与他并列。

  即便有这样的缘分,他瞧见我的时候,也是一张冷漠脸。
  不管是马烈日,这十个人里面,大多都会彼此打个招呼,说声久仰,但对于我,却都是当做视而不见。
  我走在人群中,感觉到了强烈的压抑感。
  在旁的都是江湖成名已久的强者大拿,至于我,即便是有了之前的三天摆擂,但是在这些人的眼里,到底还是差了一些资历。
  我是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别人瞧不起咱,所以也没有热脸贴冷屁股,到处拉扯关系。

  对于我而言,与左道、王明这些人的关系,已经足够了。
  至于其他人,我实在没有巴结的必要。
  小鹿岛不算大,步行二十多分钟,便已经来到东边的铜人殿。
  那是一个有着中国古式建筑风格的大殿,不过从建筑的材质来看,能够瞧出这建筑应该是刚刚搭建不久,紧急赶工出来的成果。
  在大殿的百米之外,有一处露天的茶馆,组委会在这里备了茶水,供等待的候选人小憩。
  负责我们这一队的,是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子,据说是民顾委的人,他将我们带到了露天茶馆这儿来,然后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各位前辈,铜人殿只有一座,可能需要排队而行,谁先谁后,这个都没有任何关系,不过还是需要定一下的……”
  说着,他看向了各自坐下,准备饮茶等待的十人,说如何排序,大家可有什么想法,或者说踊跃报名。
  听到这话儿,众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事实上,对于这个铜人殿,众人的心中都是充满了好奇心。
  在座的这十人,或者说这岛屿之上的五十人,可都是当今天下间数得上名号的强者,哪一个不是见多识广,久经考验?
  大家都是从生死边缘平趟而来的,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结果组委会第一天出的评选项目,居然是闯那十八铜人。
  少林寺咩?

  这样的机关铜人,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怎么可能需要半个小时的时间?
  而既然如此,那么组委会为何还会这样做呢?
  原因可能有两个,第一就是这个项目是随便凑数用的,逗你玩儿来着;再有一个,那就是这里面肯定有一些不为外人知晓的黑科技,就算是当世之间的精英,对付这玩意也还是有一些乏力,甚至危险。
  而这里面一定是有一些不足外道的秘密,如果是这样的话,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可能会吃暗亏。

  既然如此,有谁愿意第一个站出来呢?
  大家都不愿,我自然也不想当那个出头鸟,然而就在此时,那全程高冷的楼兰神鹰突然开口说道:“有什么好排序的?不如按照江湖出道的时间来弄,谁资历比较低一些,是晚辈的,就第一个上去瞧一瞧呗?”
  他这话儿一说出来,立刻就有几人附和,说,老马说得的确是这个理。
  众人纷纷点头,然后将目光投到了我的身上来。
  在场的诸位,论起资历来,我还真特么的是最低的那一个。
  当我还在南方省打工、工地里搬砖头的时候,这帮人都已经在江湖上呼风唤雨了,就连民顾委的这个黑框眼镜男,人家的资历都比我高。
  在那一瞬间,我的心情顿时就变得阴郁了起来。
  不过随即我的脸上却又露出了微笑来。
  是的,我在笑。
  陆左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叫做少年人,就得敢为天下先。
  这帮家伙暮气沉沉,耍尽心机,心惊胆战的结果,不就是为了一个天下十大么?我对于这头衔本来就没有什么奢求,过来这里,也不过是刷一刷经验而已,第一个就第一个,有什么关系呢?

  第一个还能够少了许多等待的时间呢,我可不想跟这帮老家伙在这茶馆里饮茶,大眼瞪小眼地看着难受。
  于是我从藤椅上站了起来,说马老说得不错,既然如此,我在这儿的资历最浅,便由我开始吧。
  我起身离开,这恭敬的态度让众人都为之错愕。
  他们本来还以为我会恼羞成怒,与人大吵一架呢,结果居然是这般的样子。

  日期:2016-09-20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