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1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六人是分乘两辆汽车,一起从单位出发的,这是自楚天齐到任后的第一次。等领导们下车后,两名司机便先开车走了。
  到目前为止,楚天齐就到了许源饭店两次,上次还是来参加县里组织的对云翔宇的欢送晚宴。在那次宴会上,他先是被冷落,后在云翔宇的一番说辞下,才受到了县委书记刘福礼等人的重视,也才成了大家争相敬酒的目标。虽然那次受到了重视,但毕竟还是沾了云翔宇的光,自己充其量还是一个做陪的角色。
  而今天,楚天齐却是不一样的感觉。从下车开始,到走进包间,都是其他五人围在身侧,他处在中心位置。在酒桌上更是如此,他直接就坐到了主位上,不需要客气,也没人和他抢。
  很快,凉菜都已上桌,热菜也已上了四道。
  楚天齐端起酒杯,其他众人也跟着端了起来。
  “诸位,我楚天齐到县局任职两个多月,承蒙各位支持,局里工作开展的很顺利。今天把大家请到这里,就是为了和大家聚聚,同时表示祝贺和感谢。”说着,楚天齐向众人示意了一下,“来,先干了这第一杯酒。”
  “干。”众人附合,六只酒杯碰在一起。
  第一杯喝完,夹了几口菜,楚天齐道:“刚才我说了,要表示祝贺,祝贺局里成功破获了‘四.二0’投资商被打一案,祝贺曲副局长、张副局长在此案中立了功劳。对你们的立功,没有通报表扬,也没有年终评定加分,有的只是这杯水酒。当然,你们也不要感到失落,局班子成员亲自给你们庆功,这规格可是很高的。”
  面对局长幽默的祝贺方式,曲刚给予了回应:“局长,我老曲是常务,天彪又是分管刑侦,破案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义务。这次案子能够成功告破,全有赖于局长的大力支持,全靠同志们奋勇拼搏。我俩只是做了本职工作,而且还做的不够好,承蒙局长和各位祝贺,实在受之有愧。”

  “老曲这觉悟和认识就是高,来,大家举杯,对他们二位表示祝贺。”说着,楚天齐举起了酒杯。
  其他人也跟着举杯,碰在一起,然后一饮而尽。
  第三杯酒,楚天齐是敬给赵伯祥的:“政委,在这次考核方案的出台中,你做的工作最多。是你提出的考核建议,又是你出的第一稿考核方案,然后又连续出了好几稿。我敬你这杯酒,表示感谢。当然,在出方案过程中,大家都出了很大力。我们共同举杯,既对政委表示感谢,也对我们自己的工作表示感谢。”
  赵伯祥端着酒杯,接过了话茬:“局长,我做为你的助手,为你分忧理所应当。同时,身为政委和丨党丨委副书记,对干警进行考核、抓队伍建设,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局长对我感谢,我自知受之有愧,我会把这当成是局长的鼓励,是同志们的支持。”
  “政委说话就是有水平,来,干杯。”说完,楚天齐把酒杯伸向赵伯祥酒杯。

  众人跟着把酒杯又碰在一起。
  放下筷子,楚天齐再次说了话:“我还要再提一杯,这杯还是感谢,感谢孟组长。考核方案的统筹细化,都是由孟组长做的,尤其几套方案既全面又有所侧重,说明孟组长下了很大功夫,也表明孟组长进行了深入钻研。大家举杯,为孟组长的钻研精神和朴实作风干杯,也为大家在方案出台过程中所做工作干杯。”
  孟克的回复很简单:“谢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喝完第四杯,楚天齐发了话:“大家先夹口菜,然后自由喝,谁要提杯都可以。”
  楚天齐话音刚落,赵伯祥接了话:“局长,你的酒提完了?好像还缺着杯呢吧?”

  “缺杯?没有吧?怎么,政委今天要和我单独PK几大杯?”楚天齐笑着道,“那我就舍命陪君子。”
  “不敢,不敢,就是十个赵伯祥,也不是你的个。”说着,赵伯祥“哈哈”大笑起来,“你可是三斤酒进肚,就跟没喝一样呀。”
  “哈哈……”先是常亮跟着,然后大家都笑了起来。只是曲刚、张天彪笑的很尴尬,楚天齐也略有尴尬之色。
  赵伯祥收住笑容,正二八经的说:“你刚才又是祝贺,又是感谢的,包括今天还专门发了表彰通报,可是有一个最该表彰的人,却被遗忘了。”
  楚天齐心中一动,但还是故做不解的摇了摇头:“不明白你说的。”
  “最应该表彰的是厉剑呀,可是通报中没有人家的名字,集体表扬也没提到他,更别说接受局长的祝贺酒了。”赵伯祥说着,还把头转向旁边,“你们说呢?”
  “是,是。”众人都点头附合,就连曲刚也在附合之列。
  楚天齐道:“通报中谁的名字都没提,当然也就没必要提他了。年终评定的时候,肯定也会给他加上五分的。”
  “局长,只是加个五分,显得太小气了,也对他不公。他可是第一个发现了行凶者,而且还直接抓到了两人。如果没有他的发现,现在这案子能不能破还不一定。说不准上级的板子早就打下来了,家属肯定也是天天到单位麻烦个没完。别说是我们在这祝贺、感谢了,恐怕连正常工作也要受影响。”说到这里,赵伯祥停下来,站起身,向门口走走。
  拉开屋门看了看,迅速关上,又看了看传菜间,把传菜间门也关上。赵伯祥回到原位,接着说:“我以公丨安丨局政委、丨党丨委副书记的名义,提议厉剑同志任办公室副主任。”
  “我赞同。”常亮第一个表态。
  孟克跟着发表意见:“我也赞同。”

  “我同意。”曲刚也说了话,见张天彪低头不语,他又接着补充,“我们都同意。厉剑同志档案显示,他在原单位的时候,即为副股级……”
  惊异于众人的态度,更惊异于曲刚滔滔不绝的发言,但楚天齐心中仍然高兴不已。本来还准备条件成熟的时候再提此事,不想却被提前提上了议事日程,楚天齐不禁感叹“计划赶不上变化”。
  楚天齐注意到,那三人都认真的听着曲刚的表态,只有张天彪一脸黑线。显然张天彪不认可这个事,但因为和常亮在会上互相攻击,被局长给埋下了“地雷”,张天彪自也不敢明着反对。就是一票反对的话,也不会有什么作用的,只会令人讨厌。
  就在楚天齐等人推杯换盏的时候,在一间灯光昏暗的屋子里,一个精瘦的男人正在接着电话,。
  电话中是一个下属在汇报:“大哥,那个姓楚的的确是许源县公丨安丨局长,我再详细说一下。本来前几天我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但还不能确定,便准备亲自核实一下。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直接找线人去问,也没有安排手下再去打听,更不能直接找县局的人打听,谁知道哪个人会泄露信息给他?于是,我自己亲自去搞清楚。也是机缘巧合,今天我刚住到许源饭店,就看到了他。
  日期:2017-04-05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