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77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子,你放肆!”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忍不住了,指着陆羽,就差戳到了陆羽的鼻子。
  他就坐在孔雀女的身边,看样子,应该是孔雀女李媛姝的丈夫,那个在市纪委工作的正处级官员。
  郭破虏突然向前,抓住了此人的手指,用力一撅,咔嚓一声,指骨断裂,接着郭破虏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整个人从座位上提了起来,重重摔在地上,摔得此人龇牙咧嘴,闷哼不止。
  这还不算,郭破虏还往他脑袋踢了一脚,踢飞了两米远,鼻血狂飙。
  “我还真的就放肆了。”
  陆羽冷眼环视一周,“还有谁?”
  “你……小子,你知不知道我老公是谁,你敢这么对我老公,无论你是谁,你都完蛋了!”李媛姝又害怕又恐惧又愤怒,声音都变调了,如刚被阉割的种猪。
  “不知道。”陆羽摇摇头,“不过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你是谁?”李媛姝颤抖道。
  “名片不是已经给你们了么。”陆羽耸耸肩,“你们不会自己看?”

  有个男人捡起来刚才随手丢在地上的名片,念了出来。
  只有两个字——陆羽。
  没有任何头衔。
  下面留着一个电话号码。
  “陆羽——陆羽是谁?”男人疑惑道。
  “你——你是陆羽?”李媛姝这才回过神来,震惊道:“你是陆少帅?”

  “我不是什么少帅。”陆羽眯着眼,“不过我确实是陆羽,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少帅,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李媛姝没有犹豫,直接跟陆羽鞠躬道歉。
  之后李媛姝去把自己老公扶了起来。
  他的老公叫姜潮,是纪委体系风头最劲的一个青年官员。

  姜潮强忍着剧烈疼痛,到了陆羽面前,也是鞠躬道歉:“对不起陆少,是我姜潮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
  这对夫妇,直接就怂了。
  其一,他们理亏在前,是李媛姝先泼了陆羽的酒。
  其二,姜潮是个前途无量的青年官员,而他上司的上司,不是别人,正是李景略。

  官大一级就可以压死人,何况李景略大了他起码三级?
  李景略马上高升,肯定要淡出纪委体系,不过凭着李景略在纪委经营多年的底蕴,未来十年,江海的纪委部门,其实还是李景略的后院。
  对于姜潮来说,他敢得罪天王老子,也不敢得罪李景略这个自己直系上司的上司。
  而李景略跟陆羽是什么关系?
  那可是父子!
  他们是本着同学情谊和跟范文轩递橄榄枝的心思,来给范文轩撑场子,可没有把个人前途甚至身家性命赔进去的觉悟。
  本以为是个小白脸愣头青,可谁又能想到,这小子就是江海风头最劲的陆少帅?

  连偌大一个赵家都毁在了这小子手里,眼目前的江海,谁敢惹他?
  倒不是说陆羽现在就是江海天字第一号太-子-党。
  但至少已经是最顶尖那个层次。
  跟他同一层次的,除了赵长生这种无数人口中的傻-逼,谁会跟这头长白山的野狼拼死拼活?
  况且这事儿,姜潮夫妇本来就不占理。

  被揍了,也是活该。
  “既然服软了,那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不打算继续追究。”陆羽摆了摆手。
  “少帅大人有大量。”李媛姝连忙道。
  “陆少,这事儿我们夫妇不参与了,回头一定登门拜访,给您赔罪。”姜潮再次鞠躬。
  然后这夫妇两个眼神复杂的看了范文轩一眼,竟是没有多话,直接就走。
  “不是叫我来吃饭的么?”陆羽环视一周,“怎么不吃了?”
  他说着,倒是不管那么多,撸起袖子就开吃。
  “有点意思。”范文轩盯着陆羽,“饭随时都可以吃,陆羽对吧,去我车上聊一聊?”

  “可以。”陆羽点点头。
  范文轩那辆三叉戟上。
  范文轩坐在司机座,陆羽坐在副驾驶。
  其实没有箭拔弩张,范文轩毕竟不是陈风雷这种江湖草莽,简单低级的下马威失败后,这个华尔街的精英分子,很快就重新评估局势,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解决问题。

  那就是——坐下来谈。
  “你真是小师妹的未婚夫?”
  简单沉默之后,范文轩直接问道。
  “重要么?”陆羽反问,“范先生应该看得出来,依依并不喜欢你。恕我直言,有些东西,强求不来的。”

  “那你呢,你喜欢小师妹么?”范文轩再次反问。
  见陆羽暂时沉默,他继续问道:“或者说,你对她另有企图?”
  这话问的很直白,也很符合范文轩的行事风格,一针见血。
  “你是想问我是对她这个人还是对她的家族有所觊觎吧?”陆羽笑道。
  “你也可以两个都追求,这个现实社会,像我们这类人,找个少奋斗三十年或者一辈子的好老婆,也是旁门左道的一种,能够熊掌鱼翅兼得,何乐而不为?是不是?”范文轩点燃一根烟道。
  “挺有道理。”陆羽笑了笑,有些不习惯此人的直白。
  “我看你的做事风格,有些涉黑吧?打算走黑金路子?学黄金荣和杜月笙?有没有洗钱的路子?没有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介绍。”
  范文轩突然岔开了话题。
  “暂时不必。”陆羽摇摇头。
  “怕欠我的人情?”范文轩说。
  陆羽再次摇头,按着眉心说道:“范哥,看得出来,你跟刚才那桌公子哥大小姐不一样,你是一头狼,但却是一头讲道理的狼,以后真有需要,我绝对跟你开口

  “想不想知道我是怎么认识小师妹的?”范文轩说。
  陆羽嗯了一声,“挺好奇。”
  范文轩深吸了一口烟,从他夹烟的姿势以及被烟熏黄的拇指和食指来看,这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烟枪。
  范文轩叹息一声:“我第一次见到小师妹,是背着我妈在大雪地里跑,那一天是大年三十,路上都是忙着吃年夜饭的人,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一辆车停下来让我们上车,把我妈送到江海最好的医院,治好了我妈的病,那是十年前的事情,我当时22岁,刚考进国家发改委,一个月才一千三百块工资,我跪下来给小师妹磕了三个头,就辞职下海跑传销,靠着小聪明和运气把钱还给小师妹,积累了一点人脉后就开始做正事,给人跑腿,我可能不是中国最早地一批职业经理人,但一定是中国最窝囊的经理人之一,赚的钱进别人的口袋,黑锅我来背,卸磨杀驴,过河拆桥,进过局子,给老板拉过皮条,我什么没尝过没做过,我的脑子就全部用在那些肮脏事情上,后来小师妹介绍我去了华尔街,这才有转机。”

  “这十年,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衣锦还乡,能配得上她,将她娶进家门。我在华尔街一天最多睡三个钟头,经常一天跑三个国家,我是个农村人,但我从不跟农村人比。因为我知道,跟这些人比,只会让我鼠目寸光,觉得自己做得已经足够好。一个人无非躺着、坐着和奔跑,跑到累死总比躺着饿死来得有意义。”
  “范哥走过的路,不比我轻松,吃过的苦头,也一点不比我少。难怪你有现在的底蕴和成就。”陆羽赞叹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