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8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苏老大恨恨的说:“我到没怪颜永,只是感到气愤,恒道集团最近是越来越没规矩了,还和我永鼎公司抢起了地盘,还敢动手伤我的手下,哼哼,我看他们是有点得意忘形了。”
  史正杰见有机可乘,忙接上说:“可不是吗?恒道最近嚣张的,什么地方都敢碰,唉,着也没有办法啊,谁让人家现在势力越来越大呢,我看啊,要不了多久,这柳林市都要听他发号施令了。”
  这水点的,也就是史正杰能找到苏老大的心病,他和苏老大打了几十年的交到,对苏老大早就了若指掌了。
  苏老大最怕的就是其他那个帮派有一天超越了自己的永鼎公司,这些年自己苦心经营,挖空心思的防范,警惕,还不都是为了稳固永鼎公司在柳林市独一无二的地位,但显然的,恒道集团已经有了对自己威胁的潜在能力,他们今年的收入听说也很不错,钱是硬头货,有钱就有人,有钱就有关系,而自己这段时间都在和潘飞瑞较劲,今年的利润下滑不少。
  苏老大的脸上就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一丝阴狠的神情,他又看了一眼颜永,说:“你最近好好养伤,其他事情就不要考虑,我会安排人过来照顾你的。”
  颜永现在说不出来话,只能感激的眨一眨眼。
  苏曼倩过来帮他掖了一下被子,说:“好好养伤,我和老爹会经常过来看你的。”
  苏曼倩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她虽然没有史正杰和老爹那样对恒道集团恨之入骨,但至少颜永一直都是自己身边的人,看着自己长大,不算亲人,可胜似亲人,现在让恒道的人毫不留情的伤成这样,她当然不会心安理得的理解恒道集团了,护短是每一个人都具有的特性,苏曼倩也毫不例外。

  苏老大不愿意在看到颜永的这个模样了,看着他也心里不好受,他转过伸对史正杰说:“史总,我们好久没有在一起坐坐了,找个地方喝杯茶吧,让我表示一下感谢,多亏你送颜永到医院来。”
  史正杰讨好的说:“苏大哥,你这说的什么话啊,我们之间就不要谈感谢两字,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怎么能看着颜弟兄受苦不搭手。”
  苏老大点下头,说:“嗯,谢谢还是要谢谢的,我们就喝杯茶,一起聊聊。”
  “行,行,我也好久没听到苏大哥的教诲了,一起坐坐,呵呵。”史正杰连声的答应。
  他们就一起出了病房,苏曼倩又回头看了颜永一眼,给他摆摆手,也离开了。
  出了住院部之后,苏曼倩说:“我就不去了,我有点不舒服,想回家休息。”

  苏老大慈爱的看看女儿说:“嗯,你先回,我和史总喝茶聊天你肯定更悶,回去好好休息。”
  史正杰也说:“就是,我们两个老帮子坐坐就不用苏小姐陪了。”
  苏曼倩和他们道了别,坐车先回去了。
  苏老大收回了目光,冷冷的看着黯淡无光的夜色,自顾自的说:“是该给萧博翰一点教训了。”
  史正杰从苏老大的神情中已经看出了苏老大的决心,他暗自欣喜,这次苏老大终于要亲自出手对付恒道集团了,这应该是这大半年来自己最希望看到的结果。
  柳林市里发生的一切萧博翰都是不知道的,他不知道颜永的受伤,更不知道苏老大已经准备着对自己发起攻击了,他现在还是陪着唐可可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那桥,那河。
  在这夜色阑珊中,晚风拂面的瞬间,萧博翰却莫名的有一点辛酸,因为他感到了秦淮河的沉重,看到这里的一切,萧博翰都会感觉好像身在五百年前的金陵城。
  唐可可也让这里的一切震撼着,她也在想象自己是一个古代一身的素衣,裹着一个美丽但是却不快乐的忧郁的女子,看着那河面,心里想着一个有文采又懂女儿心的公子,心事怀远,可是却身不由己,不知道能不能够跳出这火坑,跳出这粉黛的迷茫,跳出这些用世俗衡量人生、衡量价值、衡量爱情的地方,让自己的内心脱离那苦海,脱离那红尘的纠缠,脱离那心碎的尘世。

  突然一下子,唐可可抬起了双腿,不管那么多人面前“走光”的事实,也不管所有的是非,决然地从桥的栏杆上面迈过,走向了秦淮桥的正桥,可是萧博翰却受不了了:“哎!太不淑女了吧!小心以后嫁不出去啊!”
  唐可可笑了没有理他,继续走向那河那桥,桥面上的霓虹闪烁,水面波澜,但是那表面的平静正如自己喜欢“装”一样,其实内心的波涛汹涌、大悲大喜,早就被闯荡江湖多年的那些圆滑事故和面对突然事件的稳如泰山的训练所掩盖了,一切情绪化的东西都已经藏在了看似平静冷酷的外表了,对面的桥的墙壁上写着“秦淮人家”,想必是后人的所为吧,祭奠这些秦淮的名妓,这些为了心爱的男子而坚贞不屈的风尘才女,也嘲笑了那些看似痴情实则虚为懦弱的所谓的才子们,究竟谁对谁错不重要,可是情何以堪哪?

  闭上眼睛回味了一秒钟,唐可可轻轻叹气“唉---”。
  萧博翰很少见到唐可可会又如此的多愁善感,他等着唐可可说下一句话,可是唐可可终究没有说什么,萧博翰就问:“怎么了?”
  “没事,就是有点累了。”唐可可幽幽的说。
  萧博翰就提议:“那找地方歇会吧。”
  “没事,接着逛吧。”唐可可不想这样早就回到宾馆,她还想在和萧博翰单独的多待一会。
  萧博翰摇摇头,也就没说什么了,他看着秦淮河里面的灯火,很想跳下那河上行驶的木船上面,领略这夜晚的秦淮河,想象着坐在这木船上面的不得志的文人们,坐赏美丽的夜景,也许更为了一窥江南柚木绣花伞下面的超凡脱俗的女子吧。

  两人就转到了一个小吃的地方,看见一个牌匾上面写着“状元豆”,要是在高考之前,萧博翰肯定立马去买上一斤,然后边吃边默念:佛祖保佑啊,希望我金榜题名啊!然后全部吃完,让自己心里格外地踏实。
  可是现在呢,萧博翰只会先问一下价格,然后挑选三两,买下之后跟唐可可一起吃,----有福同享嘛!
  这些状元豆,据萧博翰猜测,就是在这里赶考的秀才文人们,在读书的时候吃的“零食”的一种,还有的零食就是“槟榔”了,只不过槟榔大部分都是女孩子爱吃的,状元估计是不好那口。
  吃完,萧博翰看看天色,已经快要九点多了,于是萧博翰就坚决不在继续转了,他的脚已经微微有点酸疼,唐可可倒是转性正浓,但看看萧博翰那呲牙咧嘴的样子,也只好作罢。

  萧博翰拉上了唐可可挡下了一辆出租,他们都累了,就静静的坐在车里,一路回到了酒店。
  回到了酒店已经快10点了,历可豪他们房间的门还开着,本来说真的,不管是唐可可还是萧博翰,都在心里有那么一点小小的期待的,从他们出来考察倒现在,两人就没有晚上单独在一起的时间,这到也不是历可豪有意为难,但萧博翰还是有所顾忌,毕竟自己和唐可可这种关系不能放在明面上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