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4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左伸手,与他相握,说不管如何,你对阿言有恩,既然是他的朋友,也是我们的朋友,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依韵公子笑了,说谈不上帮忙,只是知道陆言和胖三在这儿,想着不过来打个招呼,有些失礼。
  他说完,与我们又聊了两句,便告辞离去。
  瞧见这人的背影,陆左低声说道:“这个人很厉害,深藏不露,我竟然摸不透他真正的实力。”
  杂毛小道在旁边解释道:“此人当年曾经称之为邪灵四大公子之一,不过为人正直,而且之所以入选,不过是因为尚王两家联姻,跟当时的天王左使王新鉴有些瓜葛而已,与邪灵教倒本身没有什么联系;他与我大师兄私交不错,我曾经听大师兄提及过他,说此人的手段和人品,都是当世之间的翘楚……”
  陆左回过头来,问我道:“阿言,你与此人最为熟悉,你说一说,他有没有可能是老萧大师兄的暗子?”

  我想了想,摇头,说不会。
  陆左说为何?
  我说依韵公子此人,性情温和,待人接物皆能让人如沐春风,而且淡泊名利,对于江湖之事罕有插手,看得出尚家的家风很不错,也正因为如此,使得他没有必要做什么事情;至于他与陈局长的私交,我觉得并不能够影响到他本人的判断和行事……
  陆左沉吟,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到时候有什么差池,可以把他当做是一个潜在的盟友。
  瞧见陆左认同依韵公子,我挺高兴的。
  毕竟我与他算是相熟的朋友,双方如果产生什么误会,甚至刀兵相向,都不是我所希望的。
  依韵公子走了不久,我们也往回走。
  路上瞧见了一些人,这些人我们有的认识,有的却有些陌生,不过瞧见这些人的模样,应该都是来参加天下十大评选的人。
  而我们走在路上,也免不了被人指指点点。
  毕竟我们这一行人的名气还是挺大的,无论是江湖上早已成名的左道,还是许久没有露面的王明,又或者在前段时间摆擂出名的我和屈胖三,都是这五十人大名单里面的翘楚人物。
  特别是陆左,他可是最开始的三位评选委员,与龙虎山的善扬真人,白云观的海常真人并列其间。
  这可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殊荣。
  面对着这些指点,我的心中有些紧张,然而旁边的这几位都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倒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回到了度假村,我们结伴去餐厅用餐。

  我们有意错开了用餐的高峰期,所以来到自助餐厅的时候,人并不是很多。
  我们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刚刚拿了点儿东西吃,左边突然来了几人,径直朝着我们这边走来过来。
  我抬头看去,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便是茅山宗的当代掌教符钧。
  在他旁边有两个人,一僧一道,看着年纪都挺大的。
  三人走到了我们这边跟前来,符钧自来熟地与我们打招呼,然后给我们介绍起了身边的这两人来。
  高个儿、发髻之上扎了一根木钗的黑衣道士,却是与我们一起获得首批提名的平沙子,而那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老和尚,则是白马寺的元晦大师。
  这两个人都是高手,深藏不露,没有一点儿气息外露。
  他们给人的感觉,与陆左、杂毛小道和王明一般,返璞归真,普普通通,如果不是符钧介绍起对方的姓名和来历,我们都没有办法对号入座。
  这两位高手并不随和,被符钧拉过来与我们相识,似乎也是礼貌性的应付。
  我感觉得出来,对方似乎并不太喜欢我们。
  究其原因,估计是因为这天下十大的名额有限,我们这帮人里,每一个都有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吧?
  我在这边想着,那平沙子却是看向了王明。
  他眯着眼睛说道:“我曾经听人传闻,说阁下曾经窃取了当今龙脉的全部气息,然后死遁而去,弄得许多朝堂上的镇国级高手对你恨之入骨,说阁下是窃国大盗,可曾有此事?”
  王明平静地说道:“一派胡言,道听途说的事情而已,不值得信。”
  那平沙子又说道:“我还曾听闻,当初邪灵教攻占我青城山总坛,阁下却是适逢其会,人在其中,对么?”
  王明说确有其事。

  平沙子的眼睛眯了起来,说阁下的本事十分了得,为何不帮着镇守山门?
  呃?
  王明愣了一下,方才问道:“excuse-me?”
  这位隔壁老王一言不合就飙英文,搞得平沙子为之一愣,说你说什么?
  王明一本正经地解释道:“excuse-me是英文来着,它字面上的意思是‘打搅一下’,用在对话里面的意思是‘你能再说一遍么’,而我刚才的意思,是‘你特么的在逗我么’?”
  听到王明认真的解释,平沙子的脸一下子就黑了下来。
  他盯着王明,说我刚才的话语,有什么问题么?
  王明耸了耸肩膀,说我也是刚刚听说的,这青城山上居然也有一个天下十大,而且还不是青城三老,而是你师父无垢子——那么很抱歉,我想问一下,当时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平沙子说当时我和我师父都不在这个世间,要不然怎么可能让那个什么小佛爷得逞?哼,什么青城三老,都是废物来着,连山门都守不住……
  听到这儿,陆左也没有再忍住,慢条斯理地发言道:“也就是说,当时如果有你们在的话,守住青城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咯?”
  平沙子颇为傲然,说那是自然。

  这话儿说得我们都不禁莞尔,而平沙子却也知道我们为何发笑,冰冷冷地说道:“要不是你们将小佛爷给杀了,我这一次出来,必然会找他,给青城山那些枉死的人们报仇……”
  这便宜话儿,说得真的是……
  狂妄。
  杂毛小道在旁边笑了,说你别遗憾,实话告诉你,小佛爷没有死。

  啊?
  平沙子这会儿愣住了,说你说什么?
  杂毛小道一本正经地说道:“对,小佛爷应该没有死,又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死去的只不过是一部分意识而已——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而且邪灵教虽然灭了,但他领导的佛爷堂却依旧还在运作,你改日若是有机会的话,可以跟他交一下手,顺便报了你们青城山的仇……”
  平沙子说你讲的,是真的?
  杂毛小道说我骗你作什么,又没有什么好处。
  听到这里,平沙子止不住地冷笑起来,说旁人传言你左道二日的名声如日中天,主要的原因就是灭了邪灵教,斩杀了小佛爷,却不曾想原来这天大的功劳,居然是假的,实在可笑。
  日期:2016-09-2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