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219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志强看过去,正好见到黄婉婷打开了门,被四溅而起的玻璃碎屑吓的花容失色惊叫着。
  “你疯了啊,吓死人了。”黄婉婷愤怒地朝方志强喊着。
  “你进来干嘛?你不会敲门啊?”方志强也每个好脾气。
  “你不会锁门啊?给你。”黄婉婷丢了一张纸进来说着。
  “什么东西?”
  “地址,刚刚那个女人让我给你的,说是明天下午五点钟,让你去这个咖啡馆里等她,她给你钱,你要多少给多少,让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不然你一分钱都得不到。”黄婉婷说着。
  “你是不是见我还不够糟心?你是不是见我还不够难受?硬要在给我添点堵?”方志强又被黄婉婷这一番话给气的直冒火。
  “你朝我吼什么?不就是失恋吗?用得着这样吗?失恋就失恋啊,这个世界上谁又是谁的谁?谁也不是你的谁,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你会弹吉他?有没有兴趣过来弹一下?”黄婉婷说着就转身走了出去。
  方志强根本就不想搭理黄婉婷,自顾自地抽着烟,他现在整颗心都已经麻木了,完全的麻木了,以至于他现在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绪,愤怒?悲伤?难过?似乎都有也似乎都没有。
  正说着,方志强忽然就听到了隔壁传来了悠扬的吉他声,然后又听到了黄婉婷的歌声。
  “夜,是一个人的盛大狂欢、目光要远行、只是黑黑的夜阻断了思念的羽翼、是什么将一个人的寂寞渲染成漫天星光、不必言说、今夜我只与孤独把酒言欢……”

  方志强听着听着,一下子就着迷了,心似乎一下子就静下来了很多。方志强静静地抽着烟听着,然后站了起来,直接走了过去,黄婉婷的门并没有关,显然,是特意为他打开的。
  方志强走了进去,被门给带上,走到黄婉婷房间靠着墙壁站着,听着黄婉婷坐在那抱着一把吉他在那继续唱着。
  “谁是谁的谁,你是谁的谁,谁是你的谁,只有孤独才是自己的谁和谁。”黄婉婷继续唱着。
  方志强愣了愣,原来刚刚黄婉婷对自己说的话就是她的这首歌里的词。

  黄婉婷认真地唱着,方志强也就认真的听着,就这么靠在墙上。
  他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很美。
  “会弹吗?”黄婉婷谈完了之后把吉他递给方志强。
  “上次偶尔听了一下,这才第一次听,我哪记得住。”方志强摇了摇头。
  “这是曲子。”黄婉婷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一张乐谱给方志强。
  方志强惊讶地看着手写的乐谱道:“手写的?”
  “是,这是我自己写的一首歌,随便乱写的曲乱填的词。”黄婉婷点点头后道。
  方志强也不客气,接过了黄婉婷递过来的吉他,也坐在了桌子边,拨了拨,试了试音。
  “好像还真会弹的样子。”黄婉婷笑了笑说着。

  方志强没有理会黄婉婷,看着乐谱,然后便开始弹了起来,然后自己也跟着唱着:“夜,是一个人的盛大狂欢、目光要远行、只是黑黑的夜阻断了思念的羽翼、是什么将一个人的寂寞渲染成漫天星光、不必言说、今夜我只与孤独把酒言欢。谁是谁的谁,你是谁的谁,谁是你的谁,只有孤独才是自己的谁和谁……”
  唱着唱着,方志强忽然就流出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唱着这首歌的时候就想起了曾经与聂倩在一起的幸福时光,又想起了在聂倩悄无声息走了之后那段日子,每个夜里他在床上孤枕难眠的日子,又想起了自己送快递的时候遭受过的白眼和辱骂。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了出来。不正是那句话吗?在这个越来越冷漠越来越世俗物欲的世界里,谁又一定是谁的谁,你又是谁的谁?谁又是你的谁?一切都只是个未知数,谁也不知道过了今天明天你还是不是谁的谁,谁又还是不是你的谁谁谁,只有孤独才是永远属于自己的。

  方志强唱完了之后,轻轻地放下了吉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不好意思,很久没弹过了,而且第一次弹这个曲子,有两个地方错了。”
  “不,你弹的挺好,看的出来你以前也是有专门练过的,最主要的是,你唱的好,唱的比我好,或许,这首歌本身就应该是适合男生唱的,声音低沉听起来更加有那么层意思,更重要的一点是,你唱的非常有感情。这首歌送给你了,要不要?要就把这张乐谱拿走。”黄婉婷指着桌子上的乐谱说着。
  “送我了?这什么意思?”方志强有些愣住了。
  “这首歌是我自己写的词谱的曲,有版权的你知不知道?送给你的意思就是以后这首歌你可以唱了,我给你授权了。不然,没经过我允许你唱的话是算侵权的。”

  方志强有些哑然失笑,问道:“这些歌你都是为了你在夜店的演唱而写的吗?没想到你还是创作型的才女。”
  “不,这些歌我一首都没有拿出去唱过,起码没有在台上表演过。”黄婉婷摇头着,然后整理着自己一整本乐谱。
  “啊?”方志强这次是彻底有些惊讶了。
  “我喜欢音乐喜欢唱歌,对于我来说,这些歌虽然算得上是创作,但是实际上更是我自己心灵的寄托,这些东西记录的都是我的心。音乐是我喜爱的东西,我没有办法,只能靠卖唱赚钱生活,但是我不会为了生活卖了我的心,那样我又与我那些做**的朋友们有什么区别?我绝不会让他们被金钱给玷污了,我从来没在舞台上演出过他们,起码我不会在那样的场所演唱他们。不仅仅只是因为钱,更是因为,那里的人又有几个是会去欣赏音乐懂音乐的,他们的脑子里面都只有酒和性,而音乐在他们的脑子,只是为了促进酒和性的工具罢了。”黄婉婷摇着头淡淡地说着。

  方志强彻底惊讶了,呆呆地看着黄婉婷。
  “怎么了?不认识我啊?是不是觉得我很傻?”黄婉婷看了眼方志强问着。
  “不,我以前自诩为文艺青年,但是我现在才发现,原来你才是真正的文艺青年。”方志强笑着道。
  “你夸我也好,骂我也好,都无所谓。不管是文艺青年还是二逼青年,每个人心里都有每个人的底线和原则,有每个人心里觉得最珍贵的东西对于我来说,音乐和灵魂就是我最珍贵的东西,哪怕命没了,我也不会动他们。”黄婉婷淡淡地道,接着又说道:“怎么样?心情好些了吗?”
  “你觉得那首歌是疗伤的歌曲吗?你那明显是首悲伤的歌吧。”
  “好像也是,要不你弹一下这首?这是我一年前写的,节奏比较的欢快,虽然不算治愈系的,不过应该心情会好些吧。”黄婉婷又翻开了她自己的那一本乐谱翻出了其中一张放在了方志强面前。
  “等等,你稍微等一下,我先试一遍,我都已经有好些年没弹过了,这直接对着谱子就上手我还是要适应一下。”

  “你弹吧,我唱,我带你一下。”黄婉婷无所谓地说着。
  随后,方志强抱着黄婉婷的吉他坐在凳子上唱着,而黄婉婷则直接是坐在面前的桌子上与方志强配合着唱,方志强弹她唱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