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7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江依依吓得,“陆羽,你千万别这么做。要不得捅天大一篓子。这家伙是美籍华人,华尔街那边拿他当宝贝呢。你揍了他,别搞出什么国际纠纷来。谁都护不住你。”
  “擦,原来是个卖国贼。”陆羽咬牙切齿,“可你知道的,我除了歪门邪道,啥都不会呀。”
  陆羽掏出一支烟,点燃狠狠吸了口,挠了挠脑袋。
  “我有主意。要你瞎添乱。”江依依白了他一眼。“那人在江海没什么根基,你就跟我表现亲密一点,拿出点你陆小爷的威风,不指望你压他一头,不落下风就好。”

  “行。”陆羽眯着眼睛,点了点头。
  跟陆羽说完话,江依依才安排服务员上菜,知道陆羽饭量大,江依依特意多点了几样菜,陆羽把郭破虏招呼了进来,一起吃饭,本想叫他上座,结果这小子打死不愿意,陆羽只得叫服务员拿了个大碗,每样菜都给他夹了一点,塞了满满一碗。
  这小子也不道谢,接过大海碗,蹲在一边,呼啦呼啦刨饭。
  江依依看着,说道:“男人哟。”
  也不多评价了。
  她总觉得陆羽是在养虎为患,不过也知道,这个男人已经做出决定的事儿,她说什么都是徒劳。
  吃完午饭,江依依先走,那个男人约她喝下午茶,之后是晚饭。

  陆羽没有跟着去喝茶的想法,江依依的意思也是如此,她先去探探风口,摸清楚底细了,再叫陆羽来,一锤定音。
  江依依走后,郭破虏刚把大海碗里面的饭菜刨完,吃相跟陆羽一般无二,甚至比陆羽都还要难看一些,练拳的人,其实都差不多,一个比一个能吃,拥有非人般的身体,每个细胞耗能都远超常人,饭量自然远超一般人。
  古时候有个叫廉颇的将军,年近七十还能饭三斗,根本原因就在这里。
  陆羽笑着问道:“吃饱了没?”
  郭破虏摇摇头。
  “那就再吃。坐到桌子上来。”陆羽叫来了服务员,又点了三个菜,叫了一大桶米饭,两人沉默着,也没有说话,就开吃。
  吃完了,陆羽抹了把嘴,说道:“小郭,咱们之前有仇是一回事儿。既然你现在还跟着我,那就别跟我见外,以后吃饭,我在桌子上,你就在桌子上。现在什么时代什么社会,我不搞封建社会那一套,只交朋友,不养奴才。”
  “朋友?”郭破虏愣了愣,说道:“陆爷,要是师父没有死在你手里,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你他妈一根筋啊。”陆羽白了他一眼,“以后也甭叫我陆爷,我大你几岁,我叫你小郭,你就叫我陆哥吧。”
  郭破虏沉默。
  陆羽想了想,接着说道:“你跟我之间的仇是一回事儿,但我们之间的私交。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们要生死相见,那是因为陈风雷是你的师父,而我杀了他。你要为师报仇,这很正常。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成为朋友。”
  郭破虏又是沉默起来。
  陆羽也不在说话,点了支烟,抽到一半,郭破虏抬起头,说道:“陆哥。”

  陆羽吐了个眼圈,眯起了眼睛。
  佘山一家明显格调档次都是江海最顶尖的咖啡馆,江依依看着眼前这个三十出头的男人。
  大概一米八的个子,身材魁梧,因为长期坚持游泳和打球,男人没有如一般成功人士一般,过了三十岁就开始发福,身材极为匀称,没有奶油味和脂粉气,国字脸,穿着随意却不简单,举手抬足间,都透着一种极为强大的气场。
  “离开江海得十年了吧,现在算得上是荣归故里?”江依依搅拌着咖啡,轻笑道。
  “准确的说是九年又五个月二十三天。”男人说道,我离开时,23岁,你十八岁。我大四刚毕业,你大一刚进校。”
  “师兄,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嘛,一个万恶的细节控,数据控。什么东西都讲究一个精确。我甚至怀疑你连从停车场走到这里走了多少步,我们从一楼到二楼走了多少台阶,你都知道。”
  “513步。台阶的话,25个。”男人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可怕。”江依依微微张大嘴巴,“难怪你才32岁,就成了谷歌的亚太总裁,一方诸侯。”

  “怎么,嫌弃师兄老了?”男人浅笑道。
  “男人三十一朵花,我才老了,一晃眼都成老姑娘了。”江依依叹了口气。
  “当年我追你,你爸爸瞧不起我,说我是个穷小子,我出国前,叫你等着我,等我功成名就就来娶你。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算不算功成名就。不过明天市政府要组织一场欢迎会,最近江海政坛最火热的政治明星李景略亲自主持,就是为了欢迎我。你父亲江怀山,现在肯定不敢再指着鼻子骂我是穷小子。”男人悠悠叹道。
  颇有些沧海横流的况味。
  “师兄,那时候我们都还小,我父亲对你的伤害,我可以跟你道歉,他也上了年纪,性格也没有以前那么刻薄和钻死胡同了,你大人有大量,就不必跟他一番见识啦。”江依依吐了吐舌头。
  “小师妹,十年可以改变许多事情。我肯定不再是当年的那个愣头青,自然不会跟你父亲一番见识,事实上我很感激他,没有他的鞭策,我走不到今天。”
  “果然是成熟了。”江依依笑了笑。“师兄现在也算是功成名就了,嫂子呢?没跟你一起回国?”
  “哪有什么嫂子。”男人浅浅一笑,正视江依依,“小师妹,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就不用拿这种话来膈应我了吧。”
  “师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你已经放下了。”江依依道。
  “放不下。”男人眯着眼,“师妹你应该清楚,我这人喜欢钻死胡同,钻进去就出不来。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我是遇到了南墙,把墙撞趴下了,继续走。事实上,这些年,我在华尔街,吃了不少苦,跌了不少跟斗。你是我能支撑下来的唯一理由。”

  “可是——”江依依叹了口气,“师兄,我有未婚夫了。”
  “那不是还没有结婚么?”男人坚持道。
  “师兄,非要如此?”
  “非要。”男人点点头,“尽快安排我跟他见一面。他来了,我有把握让他退出,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他。他不来的话,那就更好了,这样的怂货,有什么资格当你男人?”
  “晚上吧。一起吃顿饭。”江依依道。

  “行,顺便潘子他们几个,要给我接风,顺便就是。”男人点点头,优雅一笑。
  下午六点,江依依给陆羽发了个坐标,不是什么豪华地方,而是路边大排档。
  还是郭破虏开车,陆羽六点半赶到地方,对面已经开始了。
  中国人吃饭很讲究,一般稍微正式一点的饭局,都要讲究一个主次,正东方,坐的一般都是在场最有权势和地位的男人。
  这个饭局肯定不正式,路边大排档,但陆羽还是第一时间敏锐感觉到谁才是这个饭局的核心人物。
  气质这种东西,很玄乎,但是正是存在。
  陆羽到了地方后,只扫了一眼,注意力就集中在了那个坐在正东位置的男人身上。

  这个男人也盯着陆羽,丝毫不掩饰眼里的倾略性。
  一头喜欢吃独食的狼,碰到了另外一头更喜欢吃独食的狼。
  大概一两秒的时间,眼前这个男人的资料,就是陆羽脑海里过了一遍。
  叫范文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