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过与云翔宇、刘福礼喝酒后,楚天齐一下子成为了敬酒的焦点。大家都看出来了,与楚天齐套近乎,就相当于与云处长拉关系,就相当于给县委书记留下好印象。
  一边喝着酒,楚天齐一边感叹着:该借力就得借呀。
  其实,楚天齐请云翔宇来的目的之一就是借力,只是在具体实施的时候,他总感觉有些不妥,心里也不免忐忑。
  欢送晚宴的第二天,云翔宇起早就走了,楚天齐也回到了单位。
  周末很快过去,新的一周开始了。
  星期二上午刚上班,孟克就来了,手里拿着一沓纸。
  “局长,你看看,这是他们昨天下班前交给我的。”孟克把纸张递给楚天齐,坐到了对面椅子上。

  楚天齐接过一看,是四套方案,看题目都是关于考核的。随便浏览一下,就知道哪两个是赵伯祥的杰作,那两个是出自曲刚之手。再一看后面的署名,果然和猜测的完全一致。
  笑了笑,楚天齐把四套方案推到孟克面前:“孟组长,我看完了。”
  孟克问:“局长,你看我该怎么做?”
  楚天齐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既然我决定由你统稿,那就会尊重你的意见,我相信你。”
  “好的,我明白了。”孟克说完,拿上方案,站起身,向外走去。
  看着孟克的背影,楚天齐笑了。他通过这一阶段的接触,再结合周仝的介绍,知道孟克是一个很正的人,在某些人眼里甚至很古板。但在楚天齐看来,孟克虽原则性强,但也并不是死轴,今天来问自己态度就说明了这一点。
  如果自己要是提出合理建议,对方肯定也会听取一些,但究竟采纳多少就不好说了。如果要是自己参与过多的话,很可能对方就会把这件事推出来的。刚才自己给出了明确意见,孟克心里彻底踏实,反而能够不受干扰的去做了。因为自己不属于出方案两派的任何一派,自己让孟克统稿,就相当于支持了孟克最终的方案,孟克就不是孤军作战。
  正想着事,响起“笃笃”敲门声。
  楚天齐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响,财务科长贺敏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有几天没来了,上次来的时候还是月初送报表,但也仅是送报表,一句多余的话也没说。再往前,就是上月中旬,楚天齐让这个女人写那份得罪人的说明,当时这女人还以各种理由拖着不办。
  贺敏手里没有拿什么票据,也没有拿报表,而是直接站到办公桌前,说道:“局长,财务经费快用完了,怎么办?”
  其实从这个女人今天一来,楚天齐就知道对方是为了什么。上月虽然收回了一些借款,但处理了几件当紧用钱的事,又报销了一些积压的票,就用去了大半。这些天的报票,楚天齐也特意留心了一下,知道财务的钱也所剩无几了。
  楚天齐问:“二季度经费什么时候拨下来?”
  贺敏回答:“我问财政局了,他们说‘快了’,说正在筹措,让再等等。为这事,我还找过财政局预算科科长和国库科科长,他们的答复都一样。”
  “哦,那你觉得这事问题出在哪?”楚天齐反问。
  “我不知道。”贺敏先做了否定回答,然后又补充道,“如果要是财政局长放句话,那经费的事应该就好办了。”
  看来这个女人学乖了,要是搁以前,肯定会说是自己这个局长责任。楚天齐明知道是因为自己,经费才被卡,但他不想被下属以一种指责的口吻说出来。听对方如此回答,楚天齐语气和缓的说:“这样,你再催催,我也找找,争取在月底前把经费要来。”

  “月底前?行吗?”贺敏很疑惑,但还是乖乖补充了一句,“好的。”
  贺敏出去了,楚天齐却皱起了眉头。他刚才也就是这么一说,究竟经费能不能到,他心里并没有底。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稳定人心,当然他也不是完全胡扯,他觉得有这个可能。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楚局长,我是明秘书,县长现在要见你。”
  楚天齐当然知道是“明白人”,他心里高兴,但嘴上却说:“现在吗?我恐怕过不去,估计回到单位也得中午了。”
  “哦,是吗?那我问问县长。”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楚天齐冷笑一声,放下手机。然后下楼,叫上厉剑,出去了。
  下午两点四十多,楚天齐的手机响了,里面传出“明白人”焦急的声音:“楚局长,再有十分钟就三*点了,你怎么还没到?”
  “我正往过赶,马上就到。”说完,挂断电话,对厉剑说了声,“县政府。”
  厉剑脚下给油,轿车直奔县政府大院而去。
  其实楚天齐就在等着对方这个电话,就在离政府不远的地方,只不过隔着一条街,只不过汽车停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而已。
  从上午第一次接完“明白人”电话,楚天齐就和厉剑到了外面。他在电话中可是和“明白人”说过,中午才能回单位,如果“明白人”现在来单位找,一旦把自己堵在屋里,那大家的面子都过不去。

  后来“明白人”再次来电话,要楚天齐下午三*点到县长办公室。楚天齐干脆中午也就没回单位,他知道肯定单位会有眼线向“明白人”报告自己的行踪的。如果自己真在单位出现,没准下午的县长会见还要告吹了。但也尽量不能误了时间点,他这才选择在政府附近“蹲点”。刚才就是“明白人”不来电话的话,他也准备动身了,现在有“明白人”这么一催,更好。
  差四分钟三*点的时候,公丨安丨局局长专车停在政府大院停车场,楚天齐迅速下车,大步向政府楼走去。当他上到五楼的时候,离三*点还差一分钟,他看到“明白人”正焦急的在楼道里张望着。
  “楚局长你可来了。”说着话,“明白人”迎了上来,“县长专门等你,直接进去吧。”
  “谢谢。”道了声谢,楚天齐敲响了县长办公室的门。
  “进来。”里面传出牛斌的声音。
  楚天齐推开屋门进去,见牛斌正坐在办公桌后抬头看着门口方向,他掩上屋门,向办公桌走去。

  这次牛斌没有先晾楚天齐,也没有突然说话,而是笑咪*咪的看着楚天齐,可就是不说话。
  “县长,你找我?”楚天齐先开了口。
  牛斌身子向后一仰,双手放在将军肚上,说道:“哦,是呀,找你还真不容易。上午没时间,下午还是踩着点儿来的,这工作很忙呀。”
  楚天齐一笑,顺手抹了抹额头的汗珠,说道:“也是没办法。单位日常工作倒是挺顺的,就是一些不该有的烂事,忙的不可开交。到现在二季度的经费都没拨下来,单位可是好几百号人等着花呢,我只好去到各银行门上,想着贷点款。可是求爷爷告奶奶一圈下来,不但一分贷款没争取到,还被奚落的够呛,他们硬说我说话不靠谱,说我找的理由根本就不成立。
  日期:2017-04-03 1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