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52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经常跟着邓老大外出,巴旺沾染了一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赌博,俗话说十赌九输,巴旺很快就输的一干二净,甚至连老婆的嫁妆都给输了出去,最后输红了眼的巴旺,开始偷窃起了邓家的东西来。
  巴旺的偷盗行为,很快就被邓荣坚给察觉到了,不过邓荣坚并没有声张,而是在巴旺又一次伸手的时候,当场抓住了他。
  当年的缅甸,可没有什么法律而言的,像巴旺的这种行为,拉出去直接打死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的,所以在被邓荣坚抓到之后,巴旺马上就崩溃了,苦苦哀求邓荣坚放他一条活路。
  邓荣坚的确没告发巴旺,不过却是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日后不管他要巴旺做什么,巴旺都要无条件的答应,相比被逐出彭家或者是被打死的下场,巴旺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不过在那之后,邓荣坚表现的很正常,并没有对巴旺提出过什么要求,慢慢的巴旺也放心下来。
  但在一次邓老大带着妻子儿子去参加一个由彭老大组织的活动之前,邓荣坚却是找到了巴旺,让他开一辆不是经常用到的车子,带着自己大哥大嫂去参加那个活动。
  当时巴旺并没有多想,开着车就上路了,缅甸道路差是众所周知的,而且山路还多,就在巴旺行驶到一处盘山道下坡的时候,却是惊恐的发现,汽车的刹车坏掉了,无法控制的车子在一个拐弯处,径直冲下了悬崖。
  在冲下悬崖的那一瞬间,巴旺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所以他并没有死于车祸之中,汽车爆炸燃起的烟火,引来了一个冒雨上山采药的人,在巴旺的苦苦哀求下,那人吊下绳子和巴旺下到了悬崖下面。
  看着汽车燃烧着的熊熊大火和里面已经没有了生命的几具尸体,巴旺的心却是冰凉一片。
  能成为邓老大的司机,巴旺自然不是傻子,相反他的心思还很灵活,联想到邓荣坚的行为,巴旺很快就明白了过来,这起车祸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是邓荣坚杀死的邓老大。
  想通了这个关节,巴旺的心愈发的冷了,他知道要不是自己及时从车子上跳下来,恐怕自己也是这车里正在燃烧的一具死尸,邓荣坚根本就没打算让自己也活着。
  跟了邓老大十多年,巴旺也是心狠手辣之辈,当下杀死了那个采药人,将自己的衣服换给了他之后,将那人的尸体推入到了火海之中,然后又消除了现场的痕迹。
  离开现场的巴旺根本就不敢回邓家,他躲在山里过了三个多月之后,才偷偷的潜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但是让巴旺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出事后的第三天,他的家就发生了一场火灾,巴旺的父母妻子和儿子都死在了大火之中。

  唯一幸存的巴旺爷爷,也因为悲愤交加气倒在了床上,巴旺见到了爷爷的最后一面,也从爷爷的口中得知,邓荣坚并非是邓家的嫡系子孙,而是邓老爷子当年收养的一个孤儿。
  深知邓荣坚心狠手辣的巴旺,根本就不敢回到邓家去找邓荣坚,因为此时的邓荣坚已经是邓家的家主,满腔恨意的巴旺,只能悄悄离开了邓家,他甚至不敢在缅甸呆着,最后碾转去了泰国。
  隐姓埋名在泰国生活了几十年,巴旺原本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起那些往事的时候,却是被人找上了门来,几十年来一直被仇恨和悔恨噬咬着内心的巴旺,没有丝毫的犹豫,就跟着找到他的人回到了缅甸。
  当巴旺讲诉完这段往事之后,场内变得一片静寂,谁都没有想到邓家几十年前的变故,居然有着如此复杂曲折的内情,巴旺说的没错,邓荣坚的确是一条白眼狼,而且是一条丧心病狂的白眼狼。

  就连陈天虎,此时看向自己这位盟友的眼神也有些变了,连收养自己的大哥都能残害,和这样的人合作,那简直就是与虎谋皮,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在他的手上。
  “巴旺,你……你信口雌黄,我……我怎么可能是被收养的,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脸色灰白的邓荣坚仍然嘴硬着,在他看来,巴旺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证明这件事,他只不过是个应该死了几十年的游魂野鬼,说出来的话完全不足为证。
  “邓叔,不好意思,你还真是被收养的……”
  进入会场之后一直都没有说过话的彭浩,忽然从自己面前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隔着桌子推到了邓荣坚的面前,开口说道:“邓叔,这是你和少亚的DNA比对,比对的结果显示,你和少亚完全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也就是说,你真的不是邓家的人,是被邓老爷子当年收养的……”
  “这……这不可能!”

  看着面前的那份文件,邓荣坚面如死灰,他根本就不敢伸手去翻动文件,因为邓荣坚比谁都清楚自己的身份来历,而这份DNA鉴定,彻底撕去了他身上笼罩着的那层面纱,一时间,邓荣坚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一般的站在了众人面前。
  “邓荣坚,你杀兄弑嫂,罪无可恕,还想狡辩吗?”彭斌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记,大声叱问着邓荣坚,如此猪狗不如的人,彭斌只想把他给立毙在掌下。
  “这……这是我邓家内部的事务,你们彭家管不着……”
  听到彭斌的声音,邓荣坚如梦方醒,忽然伸手从后腰摸出了一把手枪,指着彭斌大声喝道:“姓彭的,你是不是早就在算计我了?这一切都是你布下的圈套,是不是?”
  按照长老会的规矩,参加会议期间是不能带枪的,不过这个规定大多都是针对各位长老的跟班和保镖的,基本上长老进入会场是不需要搜身的,所以邓荣坚也得以带着枪进来了。
  “圈套?笑话,对你这样的人,也需要下圈套吗?”
  看着面对自己的枪口,彭斌面无惧色,摇了摇头说道:“邓荣坚,早在几十年前,我阿爸就感觉到邓大叔的死有蹊跷,这几十年来一直都在追查这件事,老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被我阿爸找到了巴旺……”
  彭老大带着众人打江山的时候,起初最得力的助手就是邓荣坚的大哥,这人精于打理内政,将当时的彭家管理的井井有条,让邓老大在外征伐的时候完全没有后顾之忧。
  在邓少亚的父亲遭遇车祸逝世之后,彭老大一直都感觉有些蹊跷,虽然表面上的证据都显示这是一次意外,但彭老大注意到了,当时给邓老大父亲开车的司机家里接连出了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几乎全家都死绝了。
  那个时期的彭老大,在彭家还没有建立像现在这般权威的声望,他也无法阻止邓荣坚成为邓家的家主,不过彭老大却是一直在暗中调查着这件事,他想知道当年车祸的真相。

  说起来也巧,彭老大当年的一个随从是泰国人,在去年的时候由于年老体衰,向彭老大请辞,想回到自己出生长大的小山村度过晚年,彭老大自然没有不允的道理,当下给了那个随从一笔钱,并且派人将他送回到了泰国。
  日期:2016-09-1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