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6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候大家都坐了下来,萧博翰就说:“全叔和苏总是一起闯荡柳林市的,你们身上都有我们年轻人学习的地方,所以说到长江后浪推前浪这话,我还是有所保留的,青年人和你们的差距是永远无法跨越。”

  苏曼倩一直很有意思的看着这几个男人在谈论,这些话她几乎是插不上嘴的,但她很喜欢听他们说,她或者更喜欢听到老爹对萧博翰的赞美,作为一个同样是年轻人的她,她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比不上萧博翰而惭愧,也根本不在乎自己和萧博翰在经营帮派上的能力差距,对苏曼倩来说,她永远都不会喜欢老爹的生意,也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工作。
  她不像萧博翰那样把这一切当做一个事业来做,苏曼倩更多的是把这当作一个不得不出现的差事在应付,从心里讲,她也一点不担心,一切都有老爹。
  大家就这样看似漫不经心,但彼此又小心防范的谈了好一会,说到了很多过去的事情,谈起了很过过往的感情,直到最后苏老大话锋一转,说:“在处理很多事务上我感觉都有点力不从心了,比如现在我和潘飞瑞的谈判,走到今天一点效果都没有,很让我灰心啊。”
  萧博翰也在刚才天马行空的闲谈中收敛起了思绪,他跟着苏老大的思路跳跃着回到了现实,从苏老大这句话中,萧博翰已经知道这才是苏老大今天索要谈的正题,萧博翰没有去接苏老大的话,他还需要苏老大说出更多的一些信息来,才好断定他今天到底要做什么。

  苏老大也没有准备让萧博翰接话,他站了起来,闲庭漫步般的来回走了几步,又旁若无人的活动了一下胳膊说:“老了,坐一会哪都疼,博翰啊,今天我来就是想要请教一下你,怎么才能让潘飞瑞尽快的在谈判桌上和我达成协议。”
  苏老大的话很直接,没有回旋和婉转的余地,现在的萧博翰就必须来回答这个问题了,萧博翰没有惊慌,他已经稳住了最初有点惊诧的心态,所以此刻好整以暇的说:“我也是听说了一些你们的会谈消息,但详情并不了解,我想你们无外乎就是在一些货物的价格上会出现分歧吧,这其实关键就看你们彼此的思路了,多一点,少一点,总比什么都没有强啊。”
  苏老大转过身来,看着萧博翰,心中暗自叹息,这个萧博翰真是不简单,不错,自己和潘飞瑞最大的问题也就是在那批货物价格上产生了分歧,潘飞瑞想要以现在苏老大他们的批发价把丨毒丨品卖给苏老大,但这对苏老大来说就没有任何的利益了。
  苏老大希望能在自己往外的批发价的半价的基础上回收这些丨毒丨品,这样自己还能多少赚一点。
  两家人为这个问题谈了两天了,根本都不能达成协议,潘飞瑞最后威胁说,要么他自己把这些货批发销售出去。
  但苏老大和晁老板是绝不会同意他这样做的,一但他跨入了这个行业,以后再想让他放弃这种生意就很难了,做什么都是会上瘾的,何况是一种包赚不陪的高利润生意呢。
  苏老大看着萧博翰,语气中就有了隐隐的杀气,他缓慢的说:“博翰你看的很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产生了分歧,那么,以你来看,我和他应该谁让为好,是我来妥协迁就他吗?”
  萧博翰看到了苏老大眼中的冷然,他犹豫了,他当然不能说应该让苏老大妥协了,既然苏老大今天来找自己,他要的就绝不是这个答案了,如果是这样的答案,他完全不用来和自己谈的。
  萧博翰说:“苏总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想说应该是让潘飞瑞让步妥协,但这毫无意义,他不会听我的,同样的,我也不能说让你妥协,所以..........。”
  苏老大学大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中没有一点笑意,仅仅是有笑声而已,笑罢,他直视着萧博翰说:“萧总,你错了,你说你让潘飞瑞让步,这话并非毫无意义,你可以做到,而且非你莫属。”
  萧博翰心中一悸,莫非自己给潘飞瑞出点子的事情苏老大已经知道了,这是有可能的,潘飞瑞也不是好鸟,出卖自己更附和他的性格。

  萧博翰压制住自己的恐慌,说:“我有点不大明白苏总这话的意思了。”
  苏老大冷冷的说:“为了结束柳林市几个月的动乱,我想请萧总助我一臂之力,从现在起,对潘飞瑞发起攻击,在你的压力下,他应该会早日结束和我的对持。”
  萧博翰难以置信的看着苏老大说:“我进攻能帮你们,问题是我刚刚对潘飞瑞发起过进攻啊。”
  苏老大嘿嘿的冷笑起来,说:“大家都在传言,你和潘飞瑞早就联手了,潘飞瑞把他的丨毒丨品也分你了一半,还说你在进攻批发市场和汉口巷的时候他也扯出了人马,这都不假吧。”
  萧博翰知道这些是瞒不过苏老大的,也不想狡辩和解释。
  但苏老大却继续说:“这都算不了什么,问题是你不该给他支招啊,不该让他走到现在这个局面,本来很简单的事情,让你给搞复杂了,你说你再不赶快帮着解决这个问题,是不是于情于理都难逃其责。”
  苏老大的声音和表情都越来越严厉了,他毫不留情的揭露了萧博翰的行为,从他眼神中也喷射出了咄咄逼人的怒火。
  办公室所有人都一下呆住了,包括全叔,包括苏曼倩,他们都没想到,刚才还阳春三月好风光的苏老大,在这一刻就变得寒意萧杀。
  苏曼倩本来很美好的感觉在这一刻全部消失了,她赶忙站起来对苏老大说:“老爹,你坐下喝点水吧。”
  苏老大没有搭理自己的女儿,依然冷冷的说:“因为曼倩对你一直有好感,所以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对你做点什么,更没有想过要让你为此付出代价,但对我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你应该可以考虑一下,不要寒了别人的心。”
  萧博翰明白这是苏老大赤~裸~裸的威胁,看来潘飞瑞的确是把自己出卖了,不过这种出卖本来在事前自己也是想象过的,自己也想过很多对苏老大的解释,但现在的情况是苏老大并不要自己的解释,他要自己出兵对潘飞瑞实施打击,这样的情况就很难做出推诿和拒绝了,显而易见的,自己不动手,那就意味着自己的确和潘飞瑞是一伙的,而且似乎还摆明了要和你苏老大对着干。
  这绝不是萧博翰希望看到的结果,很多事情大家可以心领神会,可以意会,但不能言传,不能挑明,一旦挑明了,彼此都没有了退路,那就只能对立,只能仇恨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尊严和荣誉,他们为此是会不惜一战的。

  萧博翰现在就到了一个很微妙的危险的边沿,退一步,自己就可以暂时的躲避开苏老大的锋芒,保持现在的和平态势,进一步呢,就有可能会和苏老大发生真正的决裂,在以后的时间里,自己不得不打起精神来和苏老大反目为仇,再起烽火。
  萧博翰就想到了苏曼倩,一旦发生了这种事情,苏曼倩怎么办,自己能割舍掉这段情意吗?
  萧博翰又想到了自己的很多理想和恒道集团的未来,自己和苏老大一旦开战,所有的希望都会成为泡影,自己不得不让手下的东西去流血,去拼杀,去坐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