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让大家更加惊讶的是,云翔宇直接站起身,端着酒杯,离开自己的座位,绕桌而去。在大家的注视中,云翔宇站到了楚天齐身后,向对方举着杯。
  本来准备敬对方,而且也只是准备站在原位敬,不想对方已经端杯走了过来,楚天齐便也急忙站起身,并手端酒杯。
  虽然楚天齐也起身、端杯,但落在其他人眼里,却是楚天齐要比云翔宇谱大。对于现场个别人来说,见识到了刚才两人见面的情形,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有心理准备。
  要说最感到讶异的,就是县委书记刘福礼了。他来的时候,楚天齐和云翔宇互相怼拳的情景已经收场,他没有看到。现在猛看到云翔宇的表现,他不吃惊才怪。刚才云翔宇在回敬自己的时候,都保持着省里人的矜持,就是在自己敬酒的时候,云翔宇也是后端杯、后起身。但现在的情形却是相反的,云翔宇不但先端了杯,而且还专门离座走了过去。倒是那小子好像很矜持似的,先是四平八稳坐着,后才不紧不慢起身。

  “我先敬你这第一杯酒,这是道歉酒。我到了许源县已经两天,却没有去你,请多谅解。今天晚上把你请来,就是向你赔罪的。”说着,云翔宇举了举酒杯。
  “说什么呢?你那也都是为了工作。”说完,举杯和对方碰在一起。
  两人一饮而尽。
  什么情况?众人皆惊:怎么云处长给他道歉?这也太奇葩了吧?而他好像还是一副领导的口吻。有人看到了他俩一开始见面的情形,见两人似乎很熟,但也不应该这样吧。
  刘福礼更是心中纳闷:我给他姓云的道歉,他倒给那小子道歉,玩的什么花活?
  此时,怀中酒再次倒满,云翔宇说:“我再敬你这第二杯酒,这是感谢酒,感谢你让我认识了这么多好朋友。”说着,云翔宇挥右臂比划了一下,“要不是你,我不会看到那些资料,就不会对许源县教育了解的那么多、那么深,更不可能来到这儿。要是不来到这儿,就看不到这里教育的现状,也恐怕很难欣赏到沿途的美景。”
  “不用客气。”楚天齐只回了这四个字。
  两人酒杯碰在一起,喝光了杯中酒。
  现在大家都听明白了,原来人家云处长这次来,是因为楚天齐。云处长是谁呀?那是河西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轻易根本不下来,但偏偏却来了许源县,是冲着楚天齐来的,那楚天齐的面子也太大了。
  别看云翔宇只是一个处长,在省城根本不算什么,但他在全省教育系统却很有名气,在各县领导眼里更是一个人物。
  自大学毕业后,云翔宇就在省教育厅工作,光是担任基础教育处副处长就是好几年。前年的时候,原处长因为腐败落马,各位副职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调查。为了调查公正,几位副职还被临时调离原岗位,云翔宇就曾经被调出教育厅。
  经过调查,有几位副职也没有脱离干系,但云翔宇是唯一清白的。为此,省领导特批,云翔宇仍回教育厅。去年秋天,云翔宇回了省厅,并担任基础教育处处长一职。经过这么一段波折,云处长成了教育厅的骨干力量,也成为下辖各市、县教育口巴结的香饽饽。
  谁不想认识这个省领导特批过职务的人?谁不想接触这个清廉的年轻处长?谁不想争取项目?谁不想申请到几百万教育扶持经费?几百万对于有的行业来说,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县级教育系统来说,这笔意外之钱却能解决好多问题。有了这些钱,就可以办好多事,就可以在教育上投入好多。

  教育设施改善了,同样又可以申请到另外的教育项目,甚至可以要到教育部的资金。主管领导、主管部门会跟着出名,就是县委、政府领导也是一份不小的政绩。现在全国都在喊重视教育,但往往资金却少有用到这上面,都去发展经济了。能从上面要来钱,能给自己贴上一个“重视教育”的标签,而且还能接触到省领导认可的人,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云处长做事很谨慎,轻易不到下面去。越是这样,反而人们越觉得云处长高不可攀,越觉得云处长份量重。
  就是这么一个份量重的人,却来到了这么个小县城,而且仅仅是为一个副处级局长来的。
  “第三杯酒,还是老规矩,怎么样?”云翔宇晃了晃手中的酒杯。

  楚天齐一笑:“好,主随客便。”
  众人都听到了“老规矩”三个字,这进一步印证了楚、云关系之铁,说明人家二位经常喝酒。
  就见楚天齐拿过空的两个大杯,两人各用刚才的酒杯盛了三满杯酒,然后倒到各自面前的大杯里。两人手持大杯,碰在一起,接着一仰脖,“咕咚、咕咚”喝了下去。很快两大杯见底,两人互相向对方亮了亮空杯。
  说的是三杯,其实总共喝了五杯呀。在众人惊讶的目光注视下,云翔宇搂着楚天齐脖子说了句话,回到自己座位,楚天齐也坐到了椅子上。
  虽然刚才云翔宇说的是“悄悄话”,但桌上众人都听到了,听到云翔宇说的是“感谢你的提携”。什么意思?不是省领导提携的吗,怎么就变成楚天齐提携了?难道……我的妈呀,不会吧?

  “好。”突然响起一声喝彩,接着掌声响起,热烈极了。
  喊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县委书记刘福礼。在喊过好后,刘福礼把目光投到了楚天齐身上。
  刘福礼能看着自己,肯定是源于刚才的情形,可他怎么一直看着自己?旋即楚天齐明白了,人家在等着自己敬酒呢,只不过还要故意矜持而已。
  既然有暗示,自己也不能不接招。于是,楚天齐端起酒杯,向刘福礼走了过去。来到近前,他双手端杯,微颔着身子,说道:“刘书记,我敬您酒。本来早就该去拜访您,只是公丨安丨局好多工作没有捋顺,想等着弄出眉目再去汇报,就一直拖了下来,请您多谅解。”
  刘福礼右手在头发上梳了一下,微笑的看着对方:“你是楚天齐同志吧,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呀。”
  楚天齐有些尴尬,向对方笑了笑:“书记,我做的不到位,请书记多批评。”
  “年青人把主要精力用到工作上,很好嘛!只要做好了工作,就是最好的汇报。”刘福礼举起了酒杯,“听我外甥女说,楚局长很有魄力,公丨安丨工作起色很大。她是你的直接下属,经侦队长江胜男。”
  对方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在为楚天齐化解尴尬,在为楚天齐没有及时上门拜访书记找理由。江胜男是县委书记的外甥女,两人都心知肚明,但对方主动说出了自己外甥女的名子,就是在施放一种善意。虽然县委书记这样做,主要是因为云翔宇的关系,但也是给了楚天齐面子,楚天齐也不能无所表示。于是感激的说:“谢谢书记理解,改天一定登门向您汇报工作。”
  刘福礼“哈哈”一笑:“好说,好说。来,干了这杯。”说着,刘福礼干了杯中酒。
  虽然刘福礼杯中酒只有多半杯,但县委书记能主动干了这么多,对于一个下属局长来说,也是天大的面子。楚天齐自也不能落后,也一饮而尽。
  日期:2017-04-03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