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44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比人,气死人。
  当周遭陷入了平静之后,屈胖三方才拿起了话筒来,平视着前方黑压压的人群,然后说道:“当组委会通知我擂台取消的时候,一开始我是拒绝的……”
  轰……
  台下顿时就传来了一阵哄笑声,我脑子里也不由得想起了某位香港巨星做的洗发水广告来,忍俊不禁。
  屈胖三待众人笑过之后,然后说道:“我本人有信心再打三场,而陆左对于后面的挑战,也是信心十足,对于我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而我相信排在后面的挑战者,同样也是信心满满,大家都撸着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整个人就进入了状态,顿时间神采飞扬起来。
  他说道:“江湖夜雨十年灯,多年以后,你们也许会回想起今天,而我也是,因为我们都是江湖人,血也都是热的。不过现如今,的确是条件有限,持续不下去了,对于擂台的攻守双方都不太合适,这比斗延迟,或者并入后面的评选,我觉得是合适的。”
  “每一个修行者的梦想,都是这天下十大的名头,而我也相信这一次的评选,将会载入史册,供无数后人传颂,那么我想说的是,精彩还在后面,大家别着急,等着我。”
  说到最后,他举起了右手来,高声喊道:“江湖永存,热血不止。”

  轰……
  这话儿我个人觉得很中二,但现场的情绪却一下子就被点燃了,众人不再责怪和抱怨,而是纷纷献上了最热烈的掌声,而长沙帮、燕子门那些人则纷纷高喊了起来:“江湖永存,热血不止。”
  十几秒钟之后,这声音充斥在了整个场间,整齐划一。
  而这一次的三天擂台赛,也在这样的呼喊声中落了幕,我们回到了帐篷这边来,后面的事情并不需要我们的参与,于是大家收拾一下,准备离开,而布鱼赶了过来,与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叮嘱一番,然后赶去收尾。
  而这时候,我也听说了那个巫奇终于给弄出来了,随后直接给送到了医院去。

  杂毛小道瞧见我对待布鱼的态度有些冰冷,低声对我说道:“他人其实还不错,今天跟你比斗的那个小玉儿,其实是他的女朋友。”
  啊?
  我愣了一下,说那个跟我打友谊赛的南海一脉小玉儿,是他的女友?
  杂毛小道点头,说对,我刚才注意到小玉儿出场的时候,我大师兄的脸一直都阴沉着,不太好看,估计两人之间也有分歧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说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世间之事,莫不如此啊……”
  小玉儿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因为布鱼的关系,而是王明的招呼。
  回程的路上,我方才知道,那位与我一起舞剑的大美女,居然是王明和闻铭的宗门师姐,也是南海剑魔的徒弟。
  我还知道,一字剑黄晨曲君、天下第一杀手亭下走马,也是南海剑魔的徒弟。
  这样的人物,居然也跑过来帮忙打友谊赛了,陆左他们的准备其实还是挺充分的,并没有说让我们硬着头皮去跟一大帮不知来历的猛人交手。
  萧家来了萧家大伯、三叔、五哥,还有他们的后辈,比如三叔的几个徒弟,以及萧璐琪和林佑。

  甚至与萧家大伯离异了的戴副局长也赶了过来。
  他们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也是十分重视。
  只不过当时的场面有些乱,我也没有办法每一个都顾及到,甚至都没有跟林佑聊上几句话,而后离开之时也是匆匆忙忙,车子虽然同行一路,不过后来又分开了去。
  我瞧见他们车子的方向,应该是去了萧大伯那儿。
  杂毛小道也瞧见了,在旁边嘻嘻笑道:“你们瞧见没有,我这大伯和他前妻,根本就还是两口子啊,说不定两人哪天又走到一起来了呢?”
  因为会议临时取消,陆左并没有离开,而是与我们同行。
  他说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杂毛小道叹了一口气,说我大伯这一辈子都奉献给了祖国西北边疆的大好事业,到了最后,连老婆都离婚了,这事儿说起来也挺可怜的,我还是希望他们能够破镜重圆,老来也能够有一个伴儿……

  来接我们的是老司机马师傅,应该上一次事情,我们都知道这家伙不太老实,所以也只是谈谈家务事,多余的话也不敢当着他的面说起。
  回到了许老的宅院里,那老阿姨迎了上来,拉着我和屈胖三的手,说他们说你俩个去出苦力了,怎么样,累不累?
  出苦力?
  我一脸无奈地回头望去,却见陆左和杂毛小道一脸的坏笑,而朵朵和包子则手拉着手,紧紧挨在了一起来。
  我没有揭穿,只是苦笑着说道:“对,还好,事情暂时办完了。”
  老阿姨说那就好,我听说你今天晚上要回来,特地给你们留好了菜,还给包了酸菜猪肉饺子,你们先坐一会儿啊,我去给你们弄吃的。
  她热情地跑厨房去了,喜滋滋的,一点儿也不知道的样子。
  瞧见她,我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许多。
  也许像她老人家一样,每天活得简简单单,反而是一种幸福吧。
  老阿姨显然是早有准备,没一会儿,就置办了一大桌子的菜,包子这些日子以来浑浑噩噩,饥一顿饱一顿的,就见不得吃的,瞧见这一桌子的菜肴,顿时就忍不住了,口水哗啦啦地往下流,却又不好意思率先动手。
  陆左与她的关系应该是极好的,伸手过去,拧下来一只烧鸡的鸡腿,将这油汪汪的鸡腿塞在了包子的手里,说吃吧,别光看着。
  包子冲着他开心地一笑,说多谢陆左哥哥。
  小东西不再客气,张嘴便开始吃了起来,那叫一个风卷残云,饕餮转世,瞧得我们都莫名就是胃口大开起来。
  包子吃完之后,朵朵领她出去,屈胖三厚着脸皮也跟了出去,就留下了杂毛小道和陆左两人。
  我们吃得也差不多了,便到了点儿白酒,在那儿边喝酒,边聊天。
  包子一走,陆左便问起了她的情况来。
  这事儿之前有稍微提过,不过当时太忙,来不及讲得太细,这回我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说了出来,杂毛小道沉吟一番,说包子自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为何不认大师兄,反而逃跑了呢?

  陆左点头,说这里面肯定有什么原因——也许尘清真人的遗物笔记里面,记载了一些让包子害怕的事情。
  杂毛小道说对,这事儿我们不方便出面,一会儿找朵朵帮忙,看能不能套出包子的话来。
  陆左笑了,说你这话儿有点难听,什么叫做套话,我们这是正常问话,也是想要帮她……
  聊完了这个问题,陆左又说起了另外的一个事儿来。
  他说今天第一场的那个通天猿岳楠,应该是你大师兄安排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