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0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齐,你终于来了。”云翔宇左手扶着对方肩头,右手象征性的来了一拳,“你的谱太大,见你好难。”
  既然好哥们用了以前经常用的“见面礼”,楚天齐也不能含糊,右手也给对方来了一下:“云处,你这太客气了。”
  “去你的,少损我好不好。”说着,云翔宇又给对方来了一下。
  看到两人的见面方式,魏铜锁很是惊讶,这不是哥们弟兄才会用的吗?这还是那个满脸严肃,时刻保持上级领导架势的云处长吗?这还是那个手握上千万资金调配建议权的云处长吗?这还是那个工作严谨甚至有些苛刻的云处长吗?没错,他就是如假包换的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云翔宇。只不过面对的人换了,由常务副县长、副县长、学校校长等人换成了楚天齐。
  两人分开,云翔宇坐回原座位,楚天齐分别与教育厅其他人寒暄,然后向魏铜锁、楚晓娅进行问候。
  本来因为楚天齐晚于客人到来,魏铜锁准备要对其批评,这既是给客人看,也是顺便敲打敲打这个年轻人,否则这小子总是借自己的名号使用。可是客人都没在意,而且显然两人关系很近,魏铜锁便不能再说什么,只是可惜了这个训斥对方的机会。
  面对楚天齐的问候,楚晓娅连连说着“不敢,不敢”,显然是拿楚天齐和上差的关系调侃。这就是女人的优势,如果换做男人这么说,恐怕云处长早就不高兴了。可现在云翔宇看到这个情景,反而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显然也在拿好哥们开涮。
  面对楚晓娅的调侃,楚天齐老脸一红,回了句“哪里,哪里”。听他这么一说,楚晓娅“咯咯”笑了起来,用手指着他,笑的说不上话来,可能是在揶揄他的酸秀才劲儿吧。有楚晓娅带头,云翔宇、魏铜锁也跟着笑了起来,楚天齐的脸更红了。
  “什么事这么高兴呀?”洪亮的声音响起,一个个头中等,头发浓密的清廋男人走了进来。
  “书记好。”魏铜锁、楚晓娅赶忙问候,楚天齐也在问候之列。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许源县委书记刘福礼。刘福礼没有回应这几个问候的人,而是径直奔沙发中间的云翔宇而去,并伸出了右手:“云处长好,欢迎欢迎!”
  云翔宇也站起身,握住了对方的手,嘴里说着:“刘书记好。”
  “云处在百忙之中,莅临许源县指导工作。我代表许源县委、政府,表示诚挚的谢意。”刘福礼使劲摇着对方的手,“照顾不周,请云处多多海涵。”
  “刘书记,言重了。”云翔宇客气着,“魏副县长、楚副县长接待的非常好。”
  “那就好,那就好,入座吧。”刘福礼边说边冲着其余众人点点头,“一会儿酒桌上再加深认识。”

  刘福礼带头,众人都坐到了餐桌上,他自然是主人位,当然在入座时也与云翔宇客套了一番。云翔宇坐到了主宾位,其余众人按职务大小互相穿*插着坐到圆桌旁。
  众人就座,凉菜马上上桌。在等待上热菜期间,服务人员给众位斟酒,主客双方的人进行着一些简单交流。刘福礼自是与云翔宇不停的寒暄,无非就是一些应酬的话。其余众人也大都接触了两天,彼此认识,也找到了共同话题。只有楚天齐例外,身旁两人都是省教育厅的,彼此没见过面,他也只能在简单客气之余,不时给二位倒水、发烟,有些小范围冷场。
  所好时间不长,热菜上了六道。
  刘福礼“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开始做祝酒辞:“尊敬的云处长,省教育厅的各位领导。在百忙之中,云处带队到许源县检查指导教育工作,为许源县教育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指导意见,许源县教育定将受益匪浅。我代表许源县四大班子,代表许源县数十万父老乡亲,表示衷心的感谢。”说着,他端起酒杯,“各位请满饮此杯。”
  云翔宇也站起身,说道:“刘书记太客气了,谢谢!”
  主人和主宾都站来了,其他人自也跟着站起来,满饮了这第一杯酒。
  第一杯酒饮罢,稍微吃了几口菜,刘福礼又提了第二杯。这次他又是新的说辞:“云处到许源县检查指导工作,是全县教育系统的幸事,是全县广大师生的荣幸。为了这份荣幸,我代表全县广大教职员工,代表全县的中、小学生,代表教职工家属,代表这些孩子的家长敬云处一行。”
  这第二杯酒,大家也是一饮而尽。

  第三杯的提法有些特别,而且云翔宇的杯中酒也是刘福礼亲自倒的。
  双手端起杯中酒,刘福礼道:“云处带队到县里指导工作,而我却因为在市里开会,没能主持为云处举行的欢迎晚宴,也没能亲自聆听云处的指示。我深感遗憾,并深表歉意,这杯酒是我的道歉酒,为我的姗姗来迟道歉,为我的失礼道歉。请云处多多谅解,并接受我的道歉。”
  云翔宇赶忙端杯:“刘书记,言重了,言重了。这杯酒我肯定要喝,但我要纠正一下您的用词。您根本不存在失礼,又何来道歉、谅解一说?”
  “云处,谢谢理解,我先干为敬。”说着,刘福礼一仰脖,喝光了杯中酒。
  云翔宇紧跟着干杯,其余众人也是喝酒响应。
  听着刘福礼刚才的一番说辞,看着刘福礼的喝酒表现,楚天齐心中暗道:云处好大面子!看来自己的策略对了。
  在刘福礼提过三杯酒后,现场进入自由发挥阶段。有人开始单独敬酒,有人开始打圈。说是自由发挥,其实还是要遵循职位尊卑的原则,比如给主宾敬酒,其实还是要先大后小。同样给主人敬酒,也要遵循先大后小的原则。
  在书记之后,魏铜锁、楚晓娅也依次向云翔宇敬酒。云翔宇也从刘福礼开始,依次回敬着。同样是敬酒、同样是回敬,喝酒的力度就有了区别。在与魏铜锁、楚晓娅喝酒时,云翔宇只喝了半杯,与教育局长等喝酒仅是抿了一口,而这些人和云处喝酒,却得满杯。
  在打圈敬酒的过程中,刘福礼和教育厅的人都表示了一下,就是和县里这些人也大部分意思了,但是却单独漏过了楚天齐。楚天齐几次端杯,正准备开口向他敬酒时,他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要不就是接受别人敬酒,要不就是向别人提出喝酒意向。几次无果后,楚天齐也就放下了这个念头。可能好多人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和楚天齐做“酒精”交流的人就少了好多,即使礼节性的喝上一口,也是浅尝辄止。楚天齐正不想喝酒,这样也好,负担还轻呢。

  别人基本都敬了云翔宇,但楚天齐却没有,而云翔宇也没有敬他。楚天齐不想和别人抢机会,平时也不是没一起喝过?但今天是这种社交场合,他做为地主一方,不能不有所表示,于是他端起酒杯,看向云翔宇,准备说话。
  还没等楚天齐张口,云翔宇却抢先开了腔:“哥们,我敬你一杯。”
  虽然大家喝得正热火朝天,酒桌上的声音也很大,但众人还是听到了“哥们”两字,听到了“敬”这个字。好多人纳闷:云处没喝多吧,怎么用上了“哥们”这个词,他在喊谁?于是都停下相互间的“较量”,静下来,把目光投向云翔宇。
  日期:2017-04-02 1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