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6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场上激战正酣。
  这两人,不战则矣,一战即势如龙蛇盘缠,连绵不绝。
  高长恭面容清亮如一抹泼上烧酒的冷冽刀锋,而陈风雷则如一把七十二斤的霸刀冷艳锯。
  再次见血。
  陈风雷的手臂,被高长恭划了一道,肌肉外翻,血流如注。
  高长恭的嘴角,再次沁出一抹鲜血,被陈风雷二十四路小破手辗转腾挪间爆发出来的先天气劲震伤了肺腑。

  一个外伤,一个内伤。
  棋逢对手。
  状况一发不可收拾。
  愈发惨烈。
  与此同时,在陈风雷和郭破虏吸引所有人注意力时,一个面容阴鹜的英俊青年,背着一个大背包,悄悄爬到了另一栋别墅的房顶。
  有一把刚从川渝交界处,某个地下兵工厂花重金弄出来的仿巴雷特狙击步枪架了起来。
  正瞄准陈风雷和高长恭激战的书房位置。

  青年自然是龙晓飞,他抱着这把有红外感应功能的特制的狙击枪。
  带上了特制的眼镜。
  他的视线内,出现了几个红点。
  这是和特制眼镜配套的感应器。
  陈风雷接着跟高长恭激战的当口,已经悄悄的将感应器,撒遍了整个书房。
  感应器依次被激活。
  只要再等十分钟,即便书房所有的窗帘都已经被拉上,陆羽的位置,也会清晰被暴露出来。
  那样的话,他就是被一枪爆头的命。
  楼下。
  杨破军一枪刺出,正疲于应付米耗子和纳兰元述联手的郭破虏,终于没能挡住杨破军这一枪。
  被刺破了腹部。
  噗的一声。
  杨破军拔出了长枪。
  没有趁势旋转枪头。
  那样的话,开了血槽的枪头,就会在郭破虏的腹部,造成无法治愈的大伤。
  鲜血喷溅而出。
  郭破虏大喝一声,逼退米耗子和纳兰元述。
  然后握着肚子,缩在墙角,眼眸血红。
  如一个初出茅庐,獠牙还为完全锋利的幼年老虎,被三头凶残的狼,给逼到了绝境。

  “小子,上次你饶我一次,现在我还给你了。接下来,我不会再留手,投降吧,继续打下去,你会死在这里。”杨破军冷声道。
  “我不一定会输。”郭破虏冷声道。
  “若是在等你成长三年,甚至两年,我们三个联手,绝对打不过你,不过现在的话,你没有一丝一毫赢的可能。”杨破军叹声道。
  “武者的宿命,不就是死在战场么?”郭破虏冷笑,“你们三个,别让老子瞧不起你们,有种就杀了我,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杀得了我不。”
  “小子,陈风雷那老小子,摆明是要用你的命,吸引我们三个,他早就拿你当弃子用了。你又何必为他拼了性命?”米耗子嘿嘿笑道。
  他心里倒是没有杨破军对郭破虏的惺惺相惜,只是兔子急了还能咬人,何况是眼前这个天赋世间罕有的天才少年?
  在耗爷的心里,不战屈人之兵,才是最高境界。
  “要战就战,何必废话。”郭破虏冷冷一笑,“你们——还没有评价我师父的资格。”
  “想死还不容易。”米耗子舔了舔嘴唇,“杨老枪,收你你得慈悲仁义吧。现在不是时候,长青把命交给我们,咱不能误了他的大事。”
  杨破军点点头。
  三人递了个眼色,再次扑向郭破虏。

  顷刻之间,郭破虏身上再添几道伤痕,血迹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
  他脸色愈发惨白,眼眸却愈发明亮。
  此人生命力之顽强,简直骇人听闻。
  不过实力的差距,不是单凭战意能弥补的。
  随着时间推移,郭破虏只有死路一条。

  书房内,陈风雷仍在跟高长恭激战。
  陈风雷越战越猛。
  而高长恭在撑。
  咬着牙,死撑。
  看起来,随时都会落败,但行家都看得出来。
  势。
  场间的形势,不知何时开始。
  已经再向高长恭倾斜转移。
  “阿瞒,没想到长恭进步居然这么大,照这么看来,他还真有可能,一人一刀,把陈风雷给掀翻,没想到啊没想到,当初那一个亿,花得太值了,你捡到宝贝了。”王玄策嘿嘿笑道。
  “陈风雷境界在长恭之上,不过他身居高位久了,久疏战阵,平日里看不出来,真到了生死搏击时候,跟时刻保持自己巅峰状态,甚至还在不断进步的长恭比起来,差距就出来了。”
  陆羽冷笑,“有意思,这老小子,这次真有可能阴沟里翻船。我就纳闷了,到底谁给他的底气,单枪匹马冲进来,跟长恭死战?”

  “或许他自以为自己有什么杀招呢?”王玄策冷笑。
  “杀招?”陆羽自信一笑,“我把他给算死了。今天他要是能翻盘,我死了都无话可说。”
  他说完,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陈风雷和高长恭两人身上。
  陆羽能感觉到,两人,要分胜负了。

  高长恭一直在一直在蓄势,就像始终慢慢爬升,等到最高点才乘势而下的河水,一击致命。
  陈风雷则是一直在毫不保留地展开狂风暴雨攻势。
  也许是他不觉得高长恭能站到最后,也许是许久不曾碰到的酣畅厮杀让他忘乎所以。
  总而言之,从战略上,他犯了个天大的错误。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最开始,没能一举拿下高长恭,接下来,他的机会就越发渺茫。
  到得此刻,他近乎已经没有任何机会。
  高长恭扛住了。
  这个太原男人,展现出来的韧性,丝毫不比楼下的郭破虏逊色。

  此刻的他,如一根快要被压缩到了极致的弹簧。
  马上就要反弹。
  而陈风雷强弩之末,能扛住高长恭的致命一击么?
  答案很快揭晓。
  五分钟后,一直如狂风骤雨在进攻的陈风雷终于露出一丝疲态。
  也就是这一刹那,高长恭的身体如圆弓爆炸开来,提右腿膝至与胸同高,丝毫不理会陈风雷收不回去的攻击,无比蛮横地一腿踹出,死死命中陈风雷腹部。

  与此同时,陈风雷也一拳轰在高长恭胸口。
  噗噗——
  两声闷响。
  两人同时倒飞出去。
  同时吐血。
  竟是两败俱伤。
  两败俱伤。
  两人同时倒地。
  然而高长恭笑了起来。
  他先陈风雷一步起身,鲤鱼打挺,抹去了嘴角鲜血,冲着陈风雷咆哮道:“来,战!”
  这个太原男人,竟是越战越勇,精气神都攀升到了最高。
  气势一下子就把陈风雷给压了下去。
  到得此刻,胜负已定。
  “陈风雷,你输了。长恭是真许褚,而你是个屁的关云长,大刀关胜都是抬举你了。”王玄策嗤笑道。

  赤-裸-裸红果果的侮辱。
  陈风雷也爬了起来,面对王玄策的侮辱,他没有丝毫动怒。
  看了看手表,他嗤笑道:“陆羽,王玄策,你们以为自己赢定了?”
  “难道不是?”王玄策冷笑道。
  “那可未必。”陈风雷冷冷一笑。
  正在此时,高长恭眉头一缩,倏地惊觉:“长青,不好,有杀气!”
  杀气,不是来自于陈风雷,而是来自于远处。
  晦涩,冰冷,粘稠。
  直接将整间书房都笼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