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6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倒是可行。阿瞒,那江伯庸那边呢,你跟他现在的关系——”
  “我很确定,白玉兰的死,跟他脱不了关系。以他现在的身份,我动不了他。再说了,他是江依依的爷爷,我也不可能撕破脸皮对付他。他以后不再来惹我,那就相安无事。他还想利用我,拿我当棋子使的话,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陆羽冷声道。
  “这事儿,是个定时丨炸丨弹,不过暂时可以不考虑。阿瞒,我有个想法,还有个地方,我们可以去抢粮抢人抢地盘。”王玄策正色道。
  “哪里?”陆羽问道。

  王玄策铺开一张地图,在川渝这个地方,画了一个大圈。
  “这里?这里不是陈风雷的地盘么?”陆羽皱眉道。
  “对。陈风雷想来抢你的地盘,你反过来灭了他,然后顺势过去接收他的地盘,不是顺理成章么,这个江湖,从来就是弱肉强食的嘛。而且,我叫你到川渝,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王玄策说。
  “什么原因?”
  “蜀地,唐门。你的第四个未婚妻,就在那里。”王玄策嘿嘿一笑,“时机已到,是时候去见见她了。”
  听王师兄提到自己那无比神秘的第四个未婚妻,陆羽尴尬一笑,说道:“师兄,这事儿,咱押后再说,押后再说。还是先搞定陈风雷吧。”
  他看了看时间,“时候已经不早了,哥几个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天只许胜不许败,还得是毫发无损的大胜,谁也甭阴沟里翻船,真死了,别指望我厚葬,我鞭尸。”

  高长恭等人,哈哈大笑。
  陆羽起身,伸了个懒腰,眼睛微眯着,杀气沸腾。
  计划都安排妥当。
  就看最后谁玩的更狠。
  现在的局势,完全颠倒过来。
  陈风雷失去了孟楚楚的信息支持,智囊马三元还被抓了。
  无头苍蝇,很契合他。
  胜算起码有七成。
  那他陆羽,有什么理由怂?
  第二天,一大早。
  陆羽带着手下几员悍将,回归苏倾城留给他的别墅,也是他真正的大本营。

  几个人,各安使命,分散开来。
  没有再掩饰踪迹,就是故意暴露给陈风雷看的。
  这招很简单,叫引蛇出洞。
  他等着陈风雷带人来偷袭。

  整个白天,云淡风轻,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晚上八点,陆羽坐镇书房,王玄策突然来敲门,叫道:“阿瞒,来了!”
  “偷袭?”陆羽问。
  “不是,是拜访。光明正大。”王玄策道。

  “几个人?”
  “就两个。他跟自己的徒弟。”
  “有意思,我还是低估了这老犊子,行,我倒是要看看,谁给他的这份胆子。师兄,先给他点下马威。”陆羽冷声道。
  别墅外。
  两个身影从黑暗中浮现出来。
  陈风雷和他的弟子郭破虏。
  陈风雷其人,长得魁梧强壮,一米八五的个子,披着一件黑色大风衣,而郭破虏看起来,就要瘦削一些,长得也更秀气。
  陈风雷赤手空拳,郭破虏则提着一把开了血槽的瑞士军刀。
  两人一前一后,缓慢踱步,气势无双,颇有三国演义中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风范。
  两人到了门口,被一杆长枪拦住。

  杨破军抱着自己的丈二长枪,冷眼看着陈风雷和郭破虏。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陈风雷,要见我家少帅,你一个人进去。”
  杨破军指了指郭破虏,“你留下。”
  “这么多年,我跟小郭,从来没有分开过。”陈风雷说,声音带着金属一样的磁性。
  “这是我家少帅的规矩。”杨破军冷笑。
  “我是师父的影子。”郭破虏眯着眼睛,盯着杨破军,“你拦不住我。今天谁拦,我就大开杀戒。”
  他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
  “加上我呢?”米耗子及时出现,阴涔涔看着郭破虏。
  “不够看。”郭破虏冷笑。
  “那就加上我。”
  纳兰元述从黑暗中浮现出来,死死盯着郭破虏。
  “小郭,盛情难却。你就陪他们好好玩玩。”陈风雷淡声道。
  郭破虏点点头,手中瑞士军刀的刀身一横,辉映着今晚明丽月光,冷冽如水。
  然后他闷喝一声,冲向杨破军、米耗子和纳兰元述三人。

  以一敌三,他竟是不采取守势,而是选择了攻。
  他攻得极狠,一往无前,势如破竹,竟是隐隐占据上风。
  陆羽在二楼书房,看着郭破虏以一敌三,竟是忍不住赞叹:“这小子年纪比我还小点把,真他娘生猛,赵子龙再世也不过如此。”
  虎将。
  甚至是绝世猛将。
  他不如此人。
  弗如远甚。

  陆羽心里想着,即便自己当年武脉没有被废,此怕也不是这小子对手。
  难怪杨破军、米耗子和王玄策,都说这小子,有武圣之姿。
  陆羽看着高长恭,“长恭,你能打得过这小子么?”
  高长恭抿着猩红嘴唇,淡声道:“他不是我对手,不过三年后,我就会打不过他。此人天赋,我生平仅见。”
  “可惜了。”陆羽叹声道。

  “怎么,长青这是起了爱才之心,不忍杀他?”高长恭问道。
  陆羽点点头。
  “有点难度。”高长恭说,“这小子就是陈风雷的影子,上官金虹的荆无命。今天你把陈风雷留在这里,又放他一条生路的话,就是纵虎归山,以后有这么条猛虎时刻盯着你,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长青,你可得想好了。”
  “嗯,我再想想。”陆羽点点头。

  楼下,郭破虏以一敌三,鏖战正酣。
  陈风雷边上看着,没有动手的意思。
  看着看着,忍不住叹了口气。
  他这徒弟,哪里都好,但唯独一样,摆脱不了死板僵硬的江湖道义束缚,说到底还是武夫的命。
  譬如此刻,郭破虏要是无所不用其极,用点下三滥的技法招式,有可以战胜这三人围攻的。
  不过他没有。

  一板一眼,一招一式,都无比中正平和。
  只走王道,不走诡道。
  长久下去,郭破虏必败。
  毕竟他年纪还小,羽翼未丰。
  也正是如此,再有了郭破虏后,陈风雷这两年又刻意培养了一个龙晓飞。

  郭破虏可以继承他的衣钵,但是没有办法集成他的事业。
  他从骨子里,不喜欢龙晓飞的刁戾和狠辣。
  但他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操蛋的社会,尤其是做他们这一行,身居高位,没有铁石心肠和毒蛇心思,不会有好下场。
  陈风雷不再看郭破虏三打一,继续向前,朗声道:“长青老弟,我可以进来了么?”
  陆羽打开了二楼窗户,并没有探出头来,淡声道:“进来你妈-逼。陈风雷,我给你两分钟,陈述一下为什么要来见我,为什么要杀了白玉兰,说不清楚,我保证你今天见不着我的面,就要交代在这里。”
  陈风雷愕然。

  他被骂了。
  准备的说,是他妈被骂了。
  他不敢相信。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居然会有人没品到直接问候别人老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