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45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31 22:14:51
  谢谢嘉陵江上的鱼夫、宇宇宇8298、tyzsj、wspypysw、美言妙语、cbb11、在牛A和牛C之间、海棠栖露、关中马、冷雨孤星雨众师兄晚上顶贴支持!
  日期:2017-03-31 22:18:26
  (正文)
  约瑟夫�6�1史迪威从此进入中国人的视线。1883年出生的史迪威毕业于美国西点军校,三次在华履职的经历使他成为美国陆军中有名的“中国通”,——后来很多事实表明他这个“通”比起土肥原贤二和板垣征四郎还是有不小差距的。他曾偕新婚妻子一道游览中国,这里古老神秘的文化和贫穷落后的面貌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1920到1923年,他被美国陆军部任命为语言教官到北平学习华语,1926到1933年任驻天津美军第十五步兵团营长,1935到1939年任美国使馆驻华武官,与中国可谓有不解之缘。史迪威能说流利的汉语,会唱京戏,对中国的风土人情了如指掌。史迪威有两个子女出生在中国,他给女儿起的中国名字叫“李娜娜”,儿子叫“杨京京”。

  1940年7月1日,回到美国的史迪威被任命为第七步兵师师长,同年9月晋升少将。由于该师在1941夏天的全军演习中表现突出,史迪威因此晋升第三军军长,被誉为美国陆军47名少将中最出色的一位。之后不久,他接到了赴重庆出任中国战区参谋长的任命。
  史迪威的能力无疑是出色的。在二战中,罗斯福对手下军事将领的使用堪称知人善任。但老酒窃以为,这次对史迪威的任命明显不妥。在参加缅甸战役之前,史迪威大部分时间担任文职工作,从未有过实战的经历。1942年之前,他指挥过的最大部队是美军的一个二线军。虽然训练上颇有独到之处——后来他在兰姆伽训练中国军队的成就有目共睹,但明显缺乏指挥大兵团作战的经验。这还是次要的,早在乔治亚州本宁堡陆军步兵学校任教时,他就被学生们授予“醋性子乔”的绰号,意思说他不够内敛,言语刻薄,喜怒行之于色,往往屈从于个人的冲动情绪而欠缺周密考虑。在他的经历中,有着多次与同事或上司关系紧张而被调离的案例。据说他长期止步于准将军衔,是因为习惯于对自己的长官出言不逊。

  虽然曾经有担任使馆武官的经历,但史迪威对外交并不精通,而他将奔赴的战区几乎无时不需与中国人和英国人沟通,这恰恰是他的软肋。作为一个要妥善处理中、英、美三国关系的联合指挥官,却让一个连普通人际关系都难维持的人来担任,这在一开始或许就是一个错误。别说外国人,史迪威对自己的同胞也同样苛刻。后来1944年调离中国时,史迪威也是一声不吭转身就走。继任的魏德迈少将向他索要远征军的作战计划时,史迪威冷冰冰地答曰,“没有计划”!

  史迪威曾给罗斯福起了个外号叫“橡胶腿”,说影子总统霍普金斯是“一个侏儒般的怪物,八个星期都不会理发”,认为“英国佬是一群无所作为的家伙”。他厌恶中国领导人的胆怯和腐败,尤其不喜欢蒋介石,嘲笑他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是“油滑的政客,背信弃义、虎头蛇尾的东西,自私自利、不知廉耻、肆无忌惮的恶棍”。初次见面,他就给蒋介石起了个好听的外号叫“花生米”,之后一直如此称呼,有一次甚至是公开的场合。中国军事将领在他眼里的印象是,对“进攻型战斗内在反感,传统是依靠与敌人比谁活得更久来赢得战役”。

  老酒窃以为,史迪威给谁起外号都尚可原谅,而对罗斯福残疾的讽刺实在不能容忍。陈纳德对他“性如烈火、尖酸刻薄、十分傲慢”的评价堪称一针见血。他的弱点在美国陆军中人人皆知。他写给陆军部的公文常常因文笔和逻辑混乱而遭到训斥,——以至于老酒今天看史迪威日记往往会怀疑那流利的文笔是否出自他本人。
  在华多年的史迪威集聚起来对国民政府的反感可谓罄竹难书。卢沟桥事变时,史迪威恰好在中国担任使馆武官,亲眼见证了中日战争的爆发。他发回国内的无数次报告都不厌其烦地表示,对中国军队喜欢撤退而不是保卫国土感到不解和愤怒。一次在被问及中国何时会发起反攻时,史迪威略带讥讽地说:“这要等到他们不再对反攻有天生的厌恶再说。”由于军衔太低,史迪威受到过党国要员的过多冷遇。淞沪会战爆发之后,美国陆军部指派他前往战场实地考察,遭到国民政府的拒绝。虽然后来经协调终于成行,但等他赶到上海时那里已经没有国军的身影了,为此他受到了华盛顿的训斥。史迪威在日记中这样说道:“在那些中国人的记忆中,我只不过是一个被他们踢来踢去的卑微上校而已。他们眼中的我,不过是一个在泥泞中行军、与苦力们混在一起、还搭乘士兵汽车的人。”

  史迪威认为,中国将领不具备现代化战争必须的技能,但普通士兵却有着克敌制胜的坚韧意志,他们需要的只是一名优秀指挥官而已。现在一切都迎刃而解了,那位高明的指挥官终于来了,那就是他约瑟夫�6�1史迪威。
  最要命的是,史迪威认为,久不得志的自己终于等来了指挥大兵团作战的机遇,于是尽力想从蒋介石手里争取军队的指挥权,在远东地区实现自己的伟大抱负,而这恰恰是蒋介石最忌讳的,——他肯定不会把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军队放心地交给一个外国人指挥。在蒋介石眼中,史迪威不过是自己争取更多美国外援的工具而已。后来数不清的蒋、史矛盾在客观上是不可避免的。
  从1月14日至23日几天里,史汀生、马歇尔与史迪威充分讨论了远东形势以及盟军面临的艰巨任务。马歇尔给了史迪威两条忠告:一是团结不同的派系,抓住兵权,让中国人努力干事;二是金钱不是问题。鉴于那里的形势在不断恶化,马歇尔决定由美国政府做出必要的外交安排后以最快速度将史迪威派往中国。
  1月19日,史汀生约见了宋子文,要求蒋介石同意将部分中国军队、特别是即将入缅作战的军队交给新任命的参谋长指挥。宋子文了解了被提名者的身份,详细调查了史迪威的履历,对这位未来的参谋长十分满意。在宋子文眼中,史迪威是美国陆军中最优秀的人物,对中国的情况也非常熟悉。他立即将美方的意见电告重庆,蒋介石迅速回电“非常欢迎史迪威将军前来中国担任参谋长”。
  美国陆军部很快下达了史迪威到华的任职命令,同时晋升其为陆军中将,以便他在十分看重军衔的中国能更好地行使职权,要知道蒋介石可是大元帅级别的。陆军部给史迪威的命令是:增加美国对中国政府援助的效果以便进行战争,帮助改进中国陆军的战斗效能。动身前夕,史迪威要求马歇尔提供必要的支持,包括提供30个师的装备,如果仰光一旦不保供应品不应中断而应转移到印度的适当基地,最好是加尔各答以及派运输机运送等。史迪威提出,西南太平洋是盟军暂时处于守势的战区,为了把战争导向日本本土,必须最大限度动员中国的“进攻力量”,至少在中国投入一个美国军。他的这一设想未能获批,刚刚加入战争的美国当时力量不足,也没有想得那么远。

  启程之前,史迪威得到了总统的亲自接见。罗斯福让他转告蒋介石,“我们永远支持中国的事业,也一定会坚持到底,直至中国收回它丧失的全部领土”。史迪威从之前领导过的第三军以及曾在中国任职的人中抽调了35人,组成了精干的参谋班子。2月13日,他们从迈阿密乘飞机离开美国奔赴远东。在史迪威抵达中国之前,日军对缅甸的进攻早已开始。
  1941年初,英军对缅甸的防守基本形同虚设,偌大的防区仅有英缅第一师约15000人组织防御。该师原由缅甸警备队改编而成,装备训练均严重不足,兵员中从军超过两年的很少,许多人穿上军装才几个月,甚至几个星期。其中只有两个营的英军和一个旅的印度军还勉强有战斗力。空军只有老掉牙的旧式飞机37架,聊胜于无。不过连最重要的新加坡都只能使用过时的机型,英国人能在次要的缅甸地区部署空军已属勉为其难。丘吉尔和韦维尔都认为,在马来亚和新加坡战事结束以前,日本人不会对缅甸发动大的攻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