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63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整个路边大排档,乱成了一锅粥。
  有人尖叫,有人跑动,也有人报警。
  对面共有五个刀客,俱是一脸漠然冷峻,再次朝着白玉兰扑杀过来。
  白玉兰拔出绑在小腿上的秀气小刀,冷眼看着这五名刀客。
  他是个狙击手,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擅长近战。
  事实上,七组里面,除了陆羽跟熊子,没人敢放言单兵近战,能赢得过他。
  叮叮叮——
  接连脆响,金铁交击。
  大排档里面,白玉兰一人斗五人,方寸之间,刀光乱闪,很快就见血了,有他的,也有对面的。
  半分钟后,白玉兰咬着牙,左手捂着肚子,右手反握着跟他的人一样秀气的小刀。
  对面,有两人失去了战斗力。
  还有三人,眼眸血红,死死盯着白玉兰。
  “张丽,快跑。”白玉兰说。

  张丽早就吓傻了,脸色发白,“老白,你——”
  三名刀客,对视一眼,开始兵分两路,两人扑向白玉兰,剩下一人,去抓张丽。
  张丽反应过来,拔腿就跑。
  但她哪里跑得过这些个职业杀手,很快就被抓住了。
  “白玉兰,放下刀,要不我宰了这娘们儿!”
  一个刀客冷声道。

  白玉兰脸色微白,眼眸冰冷,“你们到底是谁?知不知道我什么身份?公然袭击一个少校军官,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敢来杀你,自然不怕你的背景,白玉兰,少他妈废话,你不放下刀,我就宰了这个女人。”
  “老白,你快走!”张丽大叫道。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白玉兰说,他扔掉了手里的秀气小刀,盯着这几个刀客,“看来是老头儿想对付我,好一个过河拆桥,我认了。你们放了她吧,她是无辜的。”
  “你只要死在这里,我们自然不会对一个普通人下手。”
  抓着张丽的刀客,递了个眼色,另一名刀客冲上前,一脚将白玉兰踹翻在地,然后噗噗噗,接连捅了白玉兰三刀,刀刀要害。

  白玉兰躺在地上,哼都没哼一声。
  “撤。”
  他们把张丽推倒在地,三人飞速撤离,而这个时候,警笛声方才从几百米外传来。
  “老白!”

  张丽大叫着,扑向白玉兰。
  他身上几个刀口,都在流血,她慌张捂着,根本就捂不住。
  “你这个傻子,你为什么不跑,你明明跑得掉的。”
  她哭着,声泪俱下。
  “我说过,我会保护你。我说到做到。”

  白玉兰笑了笑,格外温婉秀气,“只是对不起了,我恐怕不能娶你了。能不能帮我个忙——”
  张丽眼泪止不住滑落。
  白玉兰接着说道:“帮我跟长青讲,求他照顾我妈妈。另外告诉他,小心——小心老头儿,当心狡兔死、走狗烹。”
  半个小时后。
  陆羽赶到长征医院。
  手术室外,应急灯闪烁着,第一时间接到消息的熊子已经在了,另外护士张丽也在门外守着,眼眶血红,显然哭过。
  “头儿——”
  熊子上前一步。
  “怎么回事?”陆羽皱眉道。
  明明几个小时前才见过的。
  “你是陆长青吧?”张丽看着陆羽。
  陆羽点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
  张丽将事情原委跟陆羽复述一遍,然后压低声音,跟陆羽说道:“老白叫我告诉你六个字,狡兔死、走狗烹。”
  陆羽听完,眯起了眼睛,里面寒芒乍现。
  脑海里浮现出三个字——江伯庸!
  “头儿,老白的行踪知道的人不多,我觉得这事儿有古怪!”熊子说道。

  “熊子,这事儿先不说了。”陆羽制止了熊子继续说下去。
  “可是——”
  “熊子,听话。”陆羽冷声道。
  “是!”
  郑英雄点点头,不再继续说下去。
  众人焦急等待着,又是半个小时,手术室外的应急灯终于熄灭了,两个白大褂医生先自走了出来。
  “医生,怎么样了?”陆羽连忙问道。

  一个医生叹了口气,拍了拍陆羽肩膀,“节哀吧,病人失血过多,心脏动脉都被划破了,已经——已经脑死亡了。”
  张丽眼皮一番,直接晕厥了过去。
  熊子眼疾手快,连忙叫他扶着。
  陆羽握紧了拳头,劈啪作响。
  死死咬着嘴唇,很快就有血珠沁了出来,眼眸更是在瞬间,红得可怕。
  “老白,你不会白死的。”陆羽喃声道。
  “熊子!”
  他叫了一声。
  “到!”
  郑英雄敬了个礼。
  陆羽淡声道:“封锁老白死亡的消息,最重要的是,暂时不要告诉白妈妈,白妈妈的尿毒症,已经找到了适配的肾脏,马上就可以进行手术了,这个节骨眼,不能出事,将白妈妈治好,是老白最大的愿望,他走了,我们弟兄一场,得帮他把这事儿做下去。”
  “头儿,那怎么跟阿姨解释?”
  陆羽接着说道:“就说老白出任务了,当然这事儿还需要张丽护士配合我们。你留下,等她醒了,跟她商量商量吧。至于老白的尸体,先送殡仪馆,等我把凶手挖出来,替他报仇后,再进行葬礼。”
  正在此时,陆羽电话又响了。

  看看来电提示,是赵一蔓打开的。
  接通后,赵一蔓说道:“头儿,江首长已经知道兰花出事了,我们正在赶来。”
  “你告诉首长,说我在医院门口等他。”陆羽说,挂了电话,看着熊子,淡声道:“熊子,我现在问你一句话,你可以不回答我。”
  “头儿,你问。”郑英雄连忙问道。

  “假如有一天,我跟江老头儿,站到对立面,你怎么办?”陆羽直接说道。
  “头儿,你得意思是——老白的死,跟老头儿有关?”熊子震惊道。
  “我没有证据。”陆羽眯着眼睛,“这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但是希望你能当自己没听过。”
  “老白跟我讲过一句话,军人嘛,脱下军装就不是了,但兄弟,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很赞同这句话。所以这个问题不难回答,头儿,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熊子,都跟你站在一起。”郑英雄没有考虑多久,直接说道。

  “熊子,有你这句话,足够了。”
  陆羽拍了拍郑英雄肩膀,“这里先交给你,我去见见江老头。”
  十分钟后,长征医院门口。
  陆羽见到了穿着便服的江伯庸。
  “首长,老白的死,必须瞒着他妈妈,至少在白妈妈手术之前,不能告诉她。”
  陆羽没让江伯庸进医院,而是上了他的吉普车。
  “长青,到底是怎么回事,兰花不是在休假么,谁对他动的手?又是谁泄露了他的行踪?”江伯庸皱眉道。
  “我不知道。”陆羽摇摇头。
  “这——那你有没有怀疑的人?”江伯庸继续问。
  陆羽再次摇头。
  江伯庸沉吟片刻,“行,长青,我答应你,暂时封锁兰花死亡的消息。那你跟陈风雷那一边——”
  “首长,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麻烦,我跟陈风雷,已经讲和了。”陆羽淡声道。
  “讲和了?”江伯庸眉头微蹙。
  “怎么了,首长,觉着有问题?”陆羽反问。
  “没。能讲和最好,你知道的,江海是我们国家的经济中心,维持这里的安定和平,是我们这些军人的首要任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