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62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天下到底怎么了?怎么有那么多讨厌他的人?他想。
  “不要哭,从今以后你都不必哭,因为你是陆羽。而你的老师是陈道藏。我会给你天下第一的底蕴,而你为我杀了当世的天下第一,这便是你我之间的交易。”
  陈道藏满脸慈祥,摸了摸陆羽的头顶。
  他转身而去,陆羽站了起来,跟在他背后。

  老头儿带着他,消失在这一场倾城的晨雪中。
  陆羽倏地惊醒。
  意识还很迷糊,但下意识的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叶青竹……打晕了他,顺便把他给……上了!
  他下意识看了看胸口位置。
  果不其然,在左边位置,又多了一条龙图腾。
  一条青龙,和一条银龙,交织在一起。
  身体状况,变得前所未有的好,身体所有暗疾,一扫而空,体力充沛,气血旺盛,比他先前最巅峰的状态,都要鼎盛几分。
  “青竹呢?”
  他下意识的张望。
  房间内,没有人。
  叶青竹已经不见了。

  空气中,弥漫着股子特别味道,如兰似麝的幽香。
  床单上,有些散乱的发丝,还有一抹惊艳的红,触目惊心。
  窗外,星沉月朗,秋虫鸣叫,深邃的夜空,一片静谧。
  古怪的感觉,在陆羽心里浮现,尽管他知道,方才的旖-旎-春-色,不是一场幻梦,但仍然不由自主的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
  他起身,拉开窗帘,看着天上那一弯下弦月,忍不住叹了口气。
  “妈拉个巴子,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点了一支烟,来回踱步着,这才发现床头还放着一张便签。
  “陆羽,今日之事,是我自愿。你不用介怀,也不用你负责,更不要来找我,我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也有你的。就让我们相忘于江湖好了。”

  看着叶青竹独有的娟秀字迹,陆羽长吁短叹,最后化作苦笑。
  “去你大爷的相忘于江湖,你他妈把老子上了,就这么拍拍屁股就走,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叶大姐啊叶大姐,你丫最好别让小爷逮着你,要不我把屁股给你打得稀巴烂。”
  陆羽悻悻然想着,电话突然响了。
  是熊子打过来的。
  “喂,熊子,有事情?”陆羽疑惑道。
  看了看时间,现在都是晚上两点过了,这个时间点,熊子不睡觉,抽哪门子风,给自己打电话?
  “头儿,出事儿了。你快过来吧,长征医院。”熊子低声道。
  一个小时前。
  陆羽走后,白玉兰将地上的酒瓶和烟头收拾好,放在塑料袋,带着下了天台,扔到了垃圾桶里。
  他是个很注重细节的人,厨艺很好,还会穿针引线缝补衣服,一个比女人还秀气的男人。

  但没有人会觉得他娘炮。
  七组的人都知道,该爷们儿的时候,长得比百分之九十五女孩子都好看的兰花比谁都爷们儿。
  他那双秀气的手,绣花可以,杀人更可以。
  进了病房,发现自己母亲还没睡,白玉兰笑了笑,说道:“娘,怎么还没睡?”
  “玉兰,刚才张丽护士来过,欲言又止的,你是不是跟人家姑娘说过什么?”白妈妈说道。
  “这个……”白玉兰脸颊一红,尴尬了。
  “你这孩子,跟娘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我……我跟她表白了。”白玉兰说。
  “这是好事啊,那玉兰,人姑娘答应了没?”白妈妈连忙问道。
  “我……我不知道。”
  “你这孩子,怎么跟你爹当年一样傻。”白妈妈白了他一眼,想了想,把手腕上的镯子取了下来,“玉兰,你找个机会,再跟人姑娘说说,她要是同意,你就把这镯子给她,不怎么值钱,但这是你外婆以前传给我的。”
  “娘,我知道了。”白玉兰点点头,“娘,那你早点睡吧。我今天不走,就在门外守着。”
  白妈妈点点头。
  白玉兰出了病房,在走廊外找了个地方坐下,从衣兜里摸出一包烟,抽出一支,刚刚点燃,就听一个声音说道:“喂,刚才怎么跟你讲的啦?”
  白玉兰抬头,张丽俏生生站在他面前,已经下班了,换下了护士服,眼瞳明亮,看着他。
  白玉兰温婉一笑,将刚点燃的一支烟递给张丽。
  张丽帮他掐熄,又是伸出手。

  “干嘛?”
  “以后都不准抽烟,把这包烟跟打火机都给我,我给你扔掉。”张丽说。
  “额……”
  白玉兰有些愕然。
  “怎么,觉得我管的太宽啦?”张丽说。
  白玉兰没说话。
  “可是我是你的女朋友嘛。当然要管你啦。”张丽说,低着头,霞飞双颊。
  白玉兰愕然复茫然。

  下意识的将烟和打火机都递给张丽。
  “算了,要你一时间戒掉也不可能啦。我先给你保管吧,你实在想抽就问我要。”张丽笑了笑,“玉兰。”
  她叫他的名字。
  白玉兰没有回过神来。
  她微微撅着嘴巴,“喂——”
  “啊?”白玉兰脸颊微红,不敢看她。
  “我饿了,你请我吃东西吧。”张丽说。
  “额,那好吧。”白玉兰点点头,站了起来。
  一米八的个子,身材格外挺拔匀称,标准九头身,上下两个倒三角,比男模和男模,欧巴还欧巴。
  张丽上前,挽着他的胳膊,嘻嘻笑道:“我不管啦。你这么优秀的男人,我傻了才不要呢。是你先追我的吧,以后你可不准不要我,要不我咬死你!”
  张丽笑着笑着,换了一幅凶凶的表情,却怎么也凶不起来,自己又笑了起来。
  两人出了医院,凌晨的街道,没有什么人,随便找了个大排档,点了些吃的,张丽坐在白玉兰对面,说道:“喂,你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说什么。”白玉兰笑了笑,兰花一般温婉秀气,“我……我有些紧张。”
  “噗——”张丽展颜一笑,“你这个傻子。”
  “额……长青也经常这么说我,不过他不叫我傻子,他叫我傻鸟。”白玉兰说。
  “你兄弟么?其实我刚才偷偷见过他。看起来很年轻,比你还年轻,不过他没你长得好看。”张丽眯着眼睛说道。
  “男人的样貌哪有那么重要,长青是个很厉害的人,许多女孩子喜欢他。”白玉兰说。
  “我觉得你比他厉害。”张丽嘻嘻一笑,“老白,你放心,以后我只喜欢你一个。”
  被张丽盯着,白玉兰脸颊又红了,他想了想,掏出镯子,说道:“这个……我妈妈叫我给你的。”
  “那你呢,你就没有话跟我说么?”张丽问。
  “我这人嘴笨。”白玉兰想了想,“张丽,以后有人欺负你,你就跟我讲,我帮你揍他。总之——我会保护你的,不让任何人欺负你。”
  张丽眉眼眯起,笑成了月牙儿,伸出手,“你帮我带上。”
  白玉兰哦了一声,就要帮他带上。
  这个时候,隔壁桌几个客人,突然站了起来,向他围了过来。
  白玉兰秀气如柳叶的眉头微微一缩。
  突然——
  就有刀光闪。
  背后三个人,三把军刺,向他合力围杀过来。
  白玉兰抓起凳子,挡住了两把军刺,然后抬起腿,一记犀利的鞭腿,踢飞了一个。
  大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