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20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文明道:“是这么个事,靠山村村民把山林租给公司后,公司和他们签订了协议,并当场兑现了第一年的租金,当时双方都没有疑义。现在就是关于后九年租金的事,产生了歧义。村民说是公司没有按时支付,公司却说不欠村民的,而是村民欠公司的。
  因为这事,村民和公司就闹不清楚了,又是找公司,又是找乡里的。为此派出所还出了几次警,可我们也只能维持秩序,并不能做其它的。这还不算,村民也到派出所去找过,理由是公司的人打了他们,可是他们却又没有任何人证、物证,所里也只能是好言安抚。
  两个月前,村民又到派出所去了,说是公司的人打了他们,而且还说公司用假合同骗他们。村民提供不了被打的证据,我只好到公司去调查,结果公司根本不认可村民的说法,反而提供了公司员工被打的证明。另外,我也看到了那份合同,合同上明确写着‘乙方支付甲方第一年租金,并免费提供一间房子居住,其余两间房子由乙方临时垫资建设,逐年从租金扣除’。公司还说,当初垫资给村民购置了家具、电器,并每户给买了一千斤煤,到现在村民还没还上呢。

  反正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派出所也只能负责治安,只要不是治安上的事,所里也管不了。于是每次都是好言相劝,就差跪下来求他们了,他们每次闹腾一会儿,就回了家。前一阶段消停了有个把月,可这几天又去了,还嚷着要到县里上丨访丨。”
  听陈文明刚才说言,楚天齐明白了一件事:怪不得近期杨二民没打电话,原来是到乡派出所去了。杨二民不是说这个陈文明是“陈土匪”吗?怎么还敢去找他?楚天齐有些疑惑,便问道:“上次你来的时候,也没听你说起这事,报告中也没有记述,怎么好像一下子就冒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个事?你是故意隐瞒吧?”
  陈文明急忙摇头:“没有,绝对不是故意隐瞒。只是这事本不应落到派出所头上,而且也没有涉及到治安方面,所以我才没有汇报。近几天他们又去,也跟我的一个举措有关,是我好心招来了腻歪,还是我考虑不周所致。主要是这次他们闹腾的比较厉害,我担心给您惹来麻烦,否则我也会尽力去做工作,而不会遇到问题就找领导。
  上次我来向您汇报工作的时候,您教导我,要多为老百姓办实事。于是回到所里以后,我深刻学习、领会了您的教诲,也深刻反思自己的工作。不反思不知道,经过一反思,我发现自己的工作还有不到位的地方,在有些方面过于粗枝大叶。以前更多是给老百姓处理当前面临的实际问题,而忽视了这些问题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同时也对一些后遗症预估不足。
  不只找了自己的不足,同时我也召集所里其他同志,共同反思工作中的缺憾,其实也是一次批评与自我批评的专题会。在会上我传达了局长您的指示和教诲,同志们都表示受益匪浅。并且在接下来的专题会上,深刻的、挑剔的检讨了各自的工作,也对同事的不足进行指正。经过批评与自我批评专题会,同志们的心灵得到了洗涤、净化,思想认识又上了一个台阶,精神层次也得到了升华。
  找出问题与不足,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发现这些问题,是为了以后杜绝犯同样错误,是为了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是为了把以后的工作做的更好。于是,会上我们拟定了修改后的为民服务十九法,一、把……”
  “往下说,你这个十九法,我以后慢慢学习。”楚天齐真佩服陈文明这小子,本来说是反映问题,是为局里和自己这个局长着想,但说出来的话却是在摆他这个副所长的功劳。楚天齐不想听这些浮夸的东西,这才打断了对方。
  “那好,那好,请局长多多指导。”说着,陈文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沓纸递了过来。
  楚天齐放眼看去,见首页纸的最上端打着一行字——“许源县秋胡镇派出所为民服务十九法”。他不禁佩服这小子真是个人才,时刻不忘钻营的人才。他点了点头:“先放那儿吧。”
  “根据为民服务十九法,我们又制定了完善工作十二条,这份材料里也有。”陈文明放下那一沓纸,继续说,“这十二条里面,其中有一条,就是向百姓征求意见,请百姓把认为派出所没有处理完善的事情,提请重新复核。十二条发出很长时间,也没有收到百姓意见,但靠山村这些村民却来了,硬是说派出所没有替他们做主,没有替他们讨还公道。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好心招来了麻烦。”
  楚天齐点点头:“哦,那现在百姓在哪?还在派出所吗?”
  “暂时不在了,不过他们说还会去所里,要不就到县里来上丨访丨。他们从所里一走,我才得以脱身出来,要不还出不来呢。”陈文明一脸苦色,“局长,您看怎么办呢?”
  楚天齐沉吟了一下:“你说怎么办?”
  “这……这还真不好说。”陈文明一个劲儿的吧咂嘴,“本来这事不属于治安范畴,按他们一直以来的行为,就属于扰乱社会治安,就应该被处理,尤其是要处理带头者。可是他们毕竟是老百姓,平时又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乡亲,我真下不了这个手。尤其事关民生的事,也不是我一个副所长能做主,还请局长明示。”
  楚天齐笑了:“陈文明啊陈文明,你倒会踢足球。一会说是怕给局里工作带来麻烦,才匆匆跑来报信,一会又说事关民生,让我这个局长说话。你反正里外都有理,处理好了的话,你是报信有功,处理不好的话,就成了局长处置不力。这算盘打的够溜的,我怎么听着你是在算计我呢?”
  “不敢,不敢。”陈文明连连摆手。
  楚天齐厉声道:“你还不敢?你什么事不敢做?”
  “局长,局长,以前那事都是我猪油蒙心,上了坏人的当,仅此一次,我绝对不敢再做了。”陈文明急忙辩解。
  “说的好听,怎么证明?”楚天齐反问。

  “我……”陈文明嘴上支吾着,心里却在暗骂:还不是想公报私仇?咋证明,证明个屁,说什么你能相信呀?
  见对方支支吾吾,楚天齐再次追问:“怎么证明?”
  怎么证明?这不是非要攥出蛤蟆尿吗?无论我怎么说,都未必能随你的心,干脆老子不说了。想到这里,陈文明脸上换了茫然的神色,摇摇头:“局长,我不知道,反正我真没有算计您。您说怎么证明吧。”
  “哈哈,又把球踢回来了。”楚天齐一笑,“你去处理这事,让百姓满意了,不就证明了吗?”
  “我,我怎么能处理?”陈文明头摇的像波浪鼓,“我就是一个小干警,又不是县领导。我要是大老板的话,也可以给他们捐一些钱,可我什么都不是呀。”
  “当然不是让你出钱,但你可以做工作呀。”说着,楚天齐一指对面椅子,“坐下吧。”
  日期:2017-04-01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