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前几天,楚天齐从胡三口中,得知了打人凶手藏身之所。因为不清楚消息的确切性,他首先做的是,让自己的人——厉剑去做这个事。当厉剑等人抓到二驴子、三牛子的时候,楚天齐就想到了应该通知哪位领导的问题。从平时自己和赵伯祥、曲刚三人的关系看,赵伯祥虽然和自己关系一般,但毕竟表面还没有对着干,这个功劳应该有赵伯祥一份,而且自己出门在外,通知政委这个二把手也无可厚非。但要从分管业务的角度看,更应该通知曲刚。

  为了不耽误正事,也考虑到赵伯祥只是对自己阳奉阴违,楚天齐果断决定,通知曲刚。果然,曲刚等人也不负所托,三十多个小时就抓到了另两名凶手,而且把真正的雇凶者也找了出来。
  可能是感念局长给自己送来了露脸的机会,也可能是觉得局长在此事上没有偏向别人,曲刚在五月六日早上竟然在院里等楚天齐。虽然曲刚找了一个其它的理由,但楚天齐明白,这就是亲自迎接。从那时开始,楚天齐就意识到,这可能是引起曲、赵二人斗法的一个机会。于是,楚天齐高调的看望了参战干警们,让赵伯祥感到失落。
  果然,赵伯祥不甘寂寞,递上了考核方案。当看到考核方案的时候,楚天齐觉得,赵伯祥可能要按自己的预想的做了,但对曲刚是否能够积极应战还不甚清楚。今天从会议一开始,一直到进行到现在,楚天齐坚信两派要较量一下了,这就是“利益”二字撬动赵、曲二系,他也找到了斗蛐蛐的那根棍子。
  赵、曲二人看似辩论的不温不火,其实心里都非常光火。他俩心里清楚,在座的也都清楚,楚天齐心里更清楚。现在楚天齐有了一种渔翁的感觉,因为那两人正在斗着,而自己想要考核的初步目的也即将达到。只是不能让这辩论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必须在自己预设的轨道上进行,现在就是时候。
  场上辩论二人出现了暂时的冷场,楚天齐适时说了话:“赵政委、曲副局长,为了把局里工作做的更好,二位充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都各有各的道理。常、张二位副局长虽然有些方式欠妥,但根本目的还是好的。这说明大家对这个考核是重视的,都希望考核能达到锻炼、督促、提升的目的。你们四人的观点虽然可以归结为两类,但是分歧却很大,这样辩下去的话,恐怕到明天早上也没法形成统一意见。”说着,楚天齐又看向了孟克,“孟组长,你也说说看法吧。”

  孟克面色平静,给了六个字的回答:“不能顾此失彼。”
  楚天齐先是一楞,旋即大笑起来:“不愧是搞纪检工作,说话都这么精练,而且严密。我赞成孟组长的意见,这次考核,我们既要注重理论专业知识学习,也要注重灵活应用。既要考察干警思想状况,也要验证实战能力。因此,这次考核既要考察条令、制度、法规的掌握,也要检验擒拿格斗、射击毙敌的能力,也既是‘文’、‘武’并重。你们觉得呢?”
  众人都把目光投向楚天齐,给出了答案:“同意。”
  “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个方案由谁来出。”说着,楚天齐停顿了一下,又说,“也不要讨论了,就由赵政委、曲副局长各出两套方案,在五月二十日之前交给孟组长。然后由孟组长,综合几套方案,拿出一个总方案,怎么样?”

  曲刚和赵伯祥不由得对望一眼,又回了刚才的两个字:“同意。”
  “散会。”说完,楚天齐站起身,率先走出了屋子。
  从会议室回到常务副局长办公室,张天彪把笔和本往桌子上一扔,没好气的说:“妈*的,就知道‘和稀泥’,向着那个老白毛,欺负咱们。”
  “唉,你错了,那根本不是‘和稀泥’,老白毛也没有沾到便宜。”曲刚摇摇头,坐到椅子上,“那叫渔翁得利。人家既达到了考核的目的,也让鹬、蚌斗起来了。”

  因为五一长假调休的原因,这周末没有休息,人们都还上着班,楚天齐自是也没有休息。
  星期日中午,楚天齐吃完午饭,回到办公室,他点燃一支香烟抽了起来,准备一会儿就午休。
  “笃笃”,敲门声响起。
  大中午的会是谁?尽管疑惑,但楚天齐还是说了声“进来”。
  屋门一开,一个人满脸堆笑,走了进来。
  看到是这个人,楚天齐的脸色变的很难看。本来中午被人打扰,楚天齐就不大乐意,尤其又是这个家伙,他心里就更不痛快。当然,他面上表情还有故意的成分,就是要给这个家伙甩脸子。
  进来的人是秋胡镇派出所副所长陈文明,也就是三年前诬赖楚天齐并想敲竹杠的那个家伙。上次这家伙来,也是星期日,是三月三十一号。
  “你来干什么?真会挑时候。”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即使不满中午被打扰,但楚天齐绝不会这么说的。不过对待陈文明这个家伙,就得这么说。
  “局长,本来也不打算午休时间打扰您,可是事情紧急,容不得耽搁呀。”陈文明边说边擦了擦鬓角的汗。

  哦?楚天齐不禁疑惑,问道:“有那么急吗?火烧屁*股了?”
  “比,比这还急。”陈文明一脸倒霉相,“老百姓要上丨访丨,要不是我极力安抚着,恐怕现在就把县政府大院堵了,也说不准就到县公丨安丨局楼下了。”
  “怎么回事?”楚天齐忙问。
  陈文明叹了口气:“唉,其实这事按说跟所里关系不大,可是……我还是说事吧。镇里有个靠山村,有那么二十来户人,他们和一个公司签订了山林租赁协议。也不知怎么搞的,那个公司表示已经不欠租金了,可村民还是成天要钱。公司不给钱,村民就找公司理论,也到乡里上丨访丨,他们还到派出所闹。
  按说这事是村民和那家公司的事,顶多他们要找也应该是找乡政府,所里完全可以把他们推走。可我想到上次您的教导,您要我多为百姓着想,要急百姓之所急,我这才对他们百般安抚、劝解。可那些老百姓很难缠,讲道理也说不清,反正就是赖在所里不走,要不就是上丨访丨。
  我考虑他们一旦到县里的话,即使不到局里来闹,肯定县里也要求局里出面维护秩序。如果那样的话,也是给局里找别扭,更是给局长您添麻烦。我这才火急火燎的赶来,向您汇报,让您好提前知道这事,有个心理准备。”

  “到底是怎么个事?我有点糊涂。”楚天齐尽管已经听杨二民说过,但还是想再听陈文明说一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