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93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般忐忑不已,然而屈胖三这家伙却是个人来疯,人越多,他就是越兴奋,有点儿按耐不住的样子,于是经过协商,这第一场,就由他来先发。

  这和第一天的出场顺序很像。
  经过一系列麻烦事儿,终于开始了比斗,而第一个出场的人,叫做岳楠。
  当这个名字说出来的时候,我瞧见周围又是一阵哄闹声。
  得,估计又是一猛人。

  那人虎背熊腰,却是个猛汉子,不过我瞧见此人一出场,周围的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顿时就有点儿纳闷,问旁边的陆左,说怎么回事,整个人有什么问题么?
  陆左不知道,旁边的萧大伯却黑着脸说道:“这个家伙,曾经是邪灵教的人。”
  啊?
  我顿时就是浑身一僵,说邪灵教不是已经被灭了么,他怎么还能够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擂台之上?
  萧大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打了一个电话,简单讲了几句之后,挂了电话,然后跟我们解释道:“这个岳楠是湘南人,曾经是张家界一个叫做梭子门的宗主大弟子,后来反叛出去。在江湖上制造了好几场血案,被宗教局联合相关部门通缉,加入了邪灵教的佛爷堂,在京畿之战中,被王明擒住,交到了宗教局里……”

  陆左听了,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他最好的结果也是送白城子啊,为何又冒出来,而且还出现在这里?”
  萧大伯的脸上泛起了苦笑,说后来有人出面担保,证明了他是宗教局打入邪灵教里面的内线,不但无罪,而且有功,因为身份暴露的缘故,所以解除了公职,后来去了内蒙古,却不知道这个时候居然又冒了出来。
  内应?
  陆左皱着眉头,说确定是内应,还是别的什么?

  萧大伯摇头,说这个就不清楚了。
  杂毛小道在旁边沉声说道:“佛爷堂可是小佛爷最信任的心腹手足,每一个都是顶尖的人物,他能够打入那儿去当卧底,当真是难为他了……”
  我们这边在说着,而那边则开始了。
  岳楠一上来,便抽出了一根镔铁棍子,朝着屈胖三遥遥一指,开口说道:“小孩儿,我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或许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实力,屈胖三并没有说太多的话语。
  事实上,到了第三天,他也感受到了迎面而来的压力,已经没有了好为人师的那种闲情逸致,此时此刻,全力应付对方,这才是最好的选择。
  但面对着对方的挑衅,他还是微微一笑,说好,我也不会。
  两人简单交谈两句,然后出手了。
  岳楠大概是有过准备,知道这屈胖三的厉害,也没有跟他废话,或者装个什么谦虚,一上来就直接大棒子砸了过来。
  而屈胖三的手一挥,也将量天尺摸了出来。
  双方一开场,直接就来了最为火爆的拼斗,身影倏然而近,然后大打出手,那镔铁棍子与量天尺噼里啪啦作响,无数紊乱的劲风从碰撞的地方传出,那场面惊心动魄,有些没啥修为、单纯过来看热闹的人,甚至都站不住脚,纷纷往后退去。
  这一场战斗弄出了战场的气息来,那种真枪真刀的拼杀,当真是让人血脉贲张,热血都沸腾了起来。
  许多人哪里瞧见过这般激烈的场面,忍不住纷纷鼓起了掌、叫起了好来。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随着双方的交手,我们也瞧了出来,那个岳楠的外号叫做通天猿,当真是名副其实,天赋异禀,臂力十分恐怖,就连屈胖三这种凤凰转世,又吞了那混沌木精的天才人物,在他一棒子又一棒子的敲打之下,居然有点儿落在下风的趋势。
  这可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而此时此刻,屈胖三却被对方给压得死死。
  而就在我们以为屈胖三就要落在下风的时候,突然间他就变换了拼斗的节奏来,身子变得飘忽,忽而东,忽而西,让那岳楠的棍子处处落空,砸得这比斗的场地到处都是大坑,泥土和碎石、草屑飞扬,到处都是。
  而随着岳楠暴躁的挥棍之下,屈胖三反而轻松自如,就仿佛蝴蝶在花间起舞一般,不管再如何暴烈,他都分毫未沾。
  以柔克刚。
  屈胖三选择了这样的争锋方式,最终变得头疼的则是那个岳楠了,他不断发出声声厉吼来,然后大声骂道:“小子,你个没有几把的熊孩子,有本事跟老子刚正面啊,跑来跑去,当这擂台赛是马拉松呢?”
  他骂得刻薄,声声入耳,屈胖三却是老江湖,情绪哪里会受这屁话儿左右,所以依旧只守不攻。
  如此持续了十几分钟,那岳楠终于有点儿喘息了,后力不济的样子。

  屈胖三这个时候嘿然一笑,说要刚正面是吧,来啊……
  说着话,他双手抓住量天尺,猛然一跃而上,而这个时候,那岳楠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来,手中的镔铁棍子猛然一拧,那黑漆漆的铁棍子突然间变得如同烙铁一般通红,显然是贯足了最为恐怖的力量在其中,然后哈哈大笑道:“来得好,待俺破了你的不败金身……”
  两人都是发了狠,没有太多的保留,眼看着岳楠的那镔铁棍子如同烧红的洛铁一般,我的心中焦急,而就在此时,屈胖三手中的量天尺突然间暴涨了十米。
  法器,这便是顶级的法器。
  轰!
  双方在一瞬间较量,量天尺与镔铁棍子轰然而撞,一股极为恐怖的反震之气朝着四周迅速蔓延而去。
  我感觉一大股的风迎面而来,下意识地挡住了眼睛。

  不过很快,我又眯着眼睛,展目望去,却见两人再一次地对立而战,屈胖三手中的量天尺已经不见了,而岳楠手中那通红的镔铁棍子,则碎作了十几截。
  而随后,两人目光对视,岳楠咧嘴一笑,说:“他说你有问题,果然。”
  砰!
  一句话讲完,他直接跌倒在了旁边去。
  这时场外有好几人朝着这边跑了过来,其中一人还恨恨地瞪着屈胖三,而屈胖三则是伸展了一下腰间,骨骼啪啪作响,然后说道:“你放心,人没事——当着那么多的人,我可不敢做违法的事儿;只不过,他想要杀我是真的啊……”

  说着话,他往我们这边走了过来,然后对我说道:“陆言,下一场,帮忙把时间拖久一点,我去睡觉了。”
  他直接奔着那边的帐篷去。
  显然刚才与岳楠的争斗,大大耗损了屈胖三的精力,他必须要通过调养才恢复。
  而这仅仅才是第一场。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场中去。
  经过刚才屈胖三与岳楠的一番恶战,这比斗的擂台简直就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样子,就好像这儿准备要过植树节一般,一个一个的深坑,扔上树苗添了土,基本上就没事儿了一样。
  日期:2016-09-17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