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9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不禁面面相观,就连张天彪也被这一吼声震住,楞在那里。众人纷纷扭头,目光投向发声之人。
  怒吼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他的这一声吼,既有一点儿震怒,而更多的却是要震慑相关人等。
  今天会议一开始,他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氛,而且火药味越来越浓,这和他提前的预想有一些偏差。他本来想着是,通过人们发表观点,把考核内容丰富、完善,让考核更科学、合理。赵伯祥刚说完方案,张天彪和常亮就纷纷发表观点,而且意见相左,这完全在楚天齐意料之中。他明白张天彪肯定是提前做功课了,否则不会引经据典的,他觉得这小子挺有意思,两人的辩论很有意思。
  一开始的时候,楚天齐还想着在适当的时候再加把火,就像斗蛐蛐的人拿小棍捅两只蛐蛐,好让蛐蛐的斗意更浓。可从事情的发展来看,场面越来越火爆,根本不用加火。
  现在张、常二人斗的不可开交,尤其此时已出现了言语的人身攻击,如果自己再不发声的话,很可能就会出现身体接触。那样的话,自己这个会议主持人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他才低吼一声。

  静了一会儿,楚天齐沉声说道:“政委连续加班加点,做出了这份方案,很辛苦,大家应该感谢才对。讨论是为了完善,为了方案更科学,可你二位竟然恶语相向,甚至还想动武。你二位也是领导,一言一行都对下属有示范作用,如果下属也上行下效的话,会出现什么后果?”说着,楚天齐把目光投向孟克,“孟组长,对于这样的行为,该怎么处理呢?”
  孟克思索了一不,说道:“在《人民丨警丨察纪律条令》里面,没有具体的规定。不过,在许源县公丨安丨局《细化条令》里,专门有一条‘对待同事态度粗暴的,可以视情节轻重,处以做检查、口头警告、警告等处分。’”
  “哦,那他们这态度,该如何界定呢?”楚天齐反问。
  “这个……”孟克迟疑了一下,“我好好想一想。”
  曲刚长嘘了一口气,接过话头:“局长,张天彪说话脾气急,有些话确实不合适,更不该吐脏话,不过他也是为了工作。”
  赵伯祥紧跟着道:“常亮用词也不恰当,不该有语言攻击,只是他也是替考核着急。”

  “都是同事,又都是班子成员,说话怎么能这么不注意分寸呢?所好的是,这只是班子会现场,否则影响更坏。”楚天齐长嘘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也罢,反正你二人也是为了工作,只是用词和情绪有问题。我看要不这样,处分什么的,先不说了。”
  常亮心中一喜,暗道:那就好。
  张天彪并不买帐,心里话:本来就是小题大做,拿着鸡毛当令箭。
  “但是,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楚天齐又接上了刚才的话,“先暂且把这事记下,如果在接下来的考核中,二位有谁不能达到优秀,那么就要补上这个处分。当然,本着教育的原则,就别弄警告什么了,那样还得记入档案,会对仕途有影响。干脆就做检查吧,范围也不要广,就在班子成员会上,怎么样?孟组长,你觉得合适吗?”

  孟克点点头:“这样很好,我也正想这么建议。”
  “其他人觉得呢?”楚天齐又问了一句。
  局长和纪检组长都意见一致了,别人还能怎么样?而且都有自己的人牵涉其中,总不能让加重处罚吧。便都说道:“没意见。”
  “那好,既然大家都没意见,那两位当事人互相道个歉。”楚天齐扫了张、常二人一眼,“握手言和吧。”
  张天彪、常亮二人乖乖站起来,伸出右手,握到一起,都说了句“对不起”。二人握手时间稍微有点儿长,诚意似乎也很足。否则手上怎么会青筋暴起,脸也胀*红呢?
  楚天齐直接忽视了二人握手时的“切磋”,待二人坐下后,又说:“张、常二位副局长都发表了看法,你们三位怎么看?”
  赵伯祥扬了扬手中的方案:“这个是我做的,在做的过程中,我参照了平时积累的一些事例和现象,自认为考核的侧重点是比较合理的。当然,也可以再适当的加入一点实战方面的内容。”
  “我有不同的建议,考核就是为了实际工作需要,而不只是为了做试卷、回答问题、拿高分。因此,跟实际工作紧密相关的内容,才应该是考核的重点。当然 ,这个重点也可以按实战和笔答、口答相结合的方式进行。”曲刚提出了自己的观点。
  “曲副局长,我觉得你的观点有欠缺……”
  “老赵,你的这份方案,更像是警校文化考试……”
  赵伯祥和曲刚再次唇枪舌剑起来,只是他俩的辩论显然又比张、常二人高了个档次,首先是内容的深度更深,其次就是没有脏字,更没有言语攻击。
  今天的辩论,激烈程度有些出乎楚天齐意料,但他更多的是惊喜。他知道,双方肯定会在考题设置和考试手段上有分歧,但却没想到分歧这么大,更没想到火药味会如此浓。一开始的时候,楚天齐有些不太理解,他现在彻底明白,这就是“利益”二字在作祟。能够找到这个原因,就是楚天齐惊喜所在。
  从楚天齐一到许源县公丨安丨局,他就发现赵伯祥、曲刚有矛盾,分属两派。而且他发现,在对待自己的问题上,曲刚是以斗为主,赵伯祥是以和处之。一开始的时候,楚天齐试着联赵抗曲,明知道赵伯祥也在利用自己,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但在经过几件事后,楚天齐发现了这种方式的弊端。
  楚天齐发现,别看平时赵伯祥总在自己面前给曲刚上眼药,也表示要和自己站到同一战线。可是一到自己和曲刚当面碰撞的时候,赵伯祥就耍起了滑头,要么视而不见,要么就是故意拿捏。在那次食堂聚餐的时候,曲刚等人联手想要灌倒自己,在场众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平时自诩会站在自己这方的赵伯祥,根本就没有一点要阻止的意思,更别说要为自己站站班了,而只是坐山观虎斗,俨然想做“鹬蚌相争”中的渔翁。不用说,他赵伯祥也有要看自己笑话的打算。

  尤其在那次班子成员会上,本来对乔晓明的处理已经提前进行过沟通,统一了意见。但当按照原意进行表决时,他赵伯祥故意拿捏了一把,以显示他手握两票的重要性。从那次事后,楚天齐彻底认清了这个所谓“盟友”的嘴脸,根本就靠不住。于是,他开始思考更科学的领导艺术。
  楚天齐自然想到了“鹬蚌相争”的典故,自然想要做那个得利的渔翁,只是想法虽好,又谈何容易。曲刚本就和自己不睦,经常把矛头对准自己,而赵伯祥又总是摆着一副看似合作的嘴脸,实则也在防着自己。如何给鹬蚌提供相争的东西,一直是楚天齐在思考的问题。
  日期:2017-03-3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