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4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博翰有给晁老板敬了一杯,等着程序走完了,大家才动起筷子,品尝起来。
  今天这茶楼的小菜的确不错的,看得出没有相当的手艺是做不出这些个精致雅典的小菜,这原料到不精贵,但做的细致,白菜只拣菜心,用鸡油加鸭掌末生炒,也还罢了,那豆腐却是非同小可,先把一只火腿剖开,挖了廿四个圆孔,将豆腐削成廿四个小球分别放入孔内,现在火腿的鲜味已全到了豆腐之中,这功夫的精细艰难,实不亚于米粒刻字、雕核为舟。
  萧博翰只觉得甜香扑鼻,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只见还有一碟是炙牛肉条,香气浓郁,另一碟却是碧绿的清汤中浮着数十颗殷红的樱桃,又飘着七八片粉红色的花瓣,底下衬着嫩笋丁子,红白绿三色辉映,鲜艳夺目,汤中泛出荷叶的清香,想来这清汤是以荷叶熬成的了。
  萧博翰不在饮酒,抓起筷子便夹了两条牛肉条,送入口中,只觉满嘴鲜美,绝非寻常牛肉,每咀嚼一下,便有一次不同滋味,或膏腴嫩滑,或甘脆爽口,诸味纷呈,变幻多端,直如武学高手招式之层出不穷,人所莫测。
  萧博翰一面吃,一面不跌声的夸奖,倒是包间的两位女士看着萧博翰着吃相一起笑了起来,苏曼倩就说:“萧总,你慢点吃,还有好多菜呢,也不怕人看着寒惨,哪像个老总的样子。”
  萧博翰一面吃,一面就说:“民以食为天,有什么好笑的,今天这菜真和我胃口。”
  不过吃归吃,笑归笑,但萧博翰的心里一点都没闲着,他不过是想要借这个机会好好的想想,苏老大和晁老板绝不会就是请自己吃顿饭这么简单,他们肯定是因为最近受挫于潘飞瑞和治安大队的张队长,一时想不出办法,或者今天就是拉自己进来和他们一起强攻潘飞瑞,或者就是想和自己商议一下对付潘飞瑞的方法,看起来,后者的可能性大一点,因为就算自己加入进去了,在这个问题上,也是作用不大。

  萧博翰边吃就边思考着接下来会出现的一些问题,以及自己怎么应付的策略,别人倒还真的以为他几天没吃饭。
  伍艳就娇笑着说:“我说萧总啊,你恒道现在在柳林市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了,莫不成你还没到温饱阶段。”
  萧博翰现在也大概的想好了几种应对的方式,所以就放下筷子说:“唉,你是饱汉不知饿汉的饥啊,我要有你们那样一个酒店,那我就天天吃好的,说真话,我们恒道职工食堂,菜倒是也有,问题是白菜找不到心心,豆腐变成豆渣,你说能吃舒服吗?”
  几个人就都大笑起来了,苏老大笑着对沈宇说:“老沈啊,一会你给这茶楼的老板说下,以后但凡萧总想来吃了,一定要精做细琢,好好的伺候,所有单子都挂总公司的账上,要是萧总一次吃不舒服了,他就不用继续上班了。”
  沈宇也笑呵呵的应承着说:“好的,一会就去给他说。”
  萧博翰也笑起来,端起了酒杯说:“现在我是吃好了,该喝点酒了是不是,那我就敬伍总和沈总一杯。”

  这两人的身份自然是不敢托大,都连忙的站起来,陪着萧博翰喝了,倒是伍艳那一双如水的目光在萧博翰的脸上来回的游历了好几遍,春情洋溢。
  最后萧博翰又和苏曼倩碰了一杯,两人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用眼神做了交流。
  这样下来,酒过了七八巡,菜上了10多味,看看大家都吃喝的差不多了,苏老大放下了酒杯,看着萧博翰说:“萧总,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今天这顿酒对你来说有点意外吧,我也就开门见山的对你说,今天请你来是想要你帮忙的。”
  萧博翰抬起了头,他明白现在要说道正事上了,但他却不回答,只是笑笑,不管怎么说,今天自己一定会占据主动的位置,先听别人讲,这才是一种最为恰当的方式。
  苏老大也并不等萧博翰来回答,他继续说:“博翰啊,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敞开了说吧,现在我们和潘飞瑞的局面有点被动,所以想和你商议一下,看有没有比较合适的方法,这也是源于曼倩的提议,她很看好你。”
  苏老大在言辞语句中,点露出来了苏曼倩的名字,这应该算是一个温柔的提示,让萧博翰没法抗拒,因为对人性苏老大洞悉的很透彻,他知道没有那个男人愿意在自己喜爱的女孩面前低调,虽然作为苏老大来说,他并不看好萧博翰和女儿的未来,但此刻是非常时期,自然只能摈弃个人的那一点小算盘了。
  萧博翰很欣慰的听到了这话,一个是苏曼倩对自己看好,这可以让自己感觉到在她心里的价值。

  再一个,苏老大并没有愚蠢到要自己也参与进来用武力抗拒潘飞瑞,这样就给自己留下了进退自如的空间,让自己可以好整以暇的再旁边观察,而不需要冒什么风险。
  萧博翰很认真的看着苏老大说:“谢谢苏总对我的信任,当然,在这件事情上,我想过很多,我也曾今想要主动的帮助苏总和晁老板的,但似乎在前一阶段形势对你们更为有利,我要是参与进来,就免不了有摘桃子的嫌疑。”
  晁老板在萧博翰说话的时候也是连连点头,看来这小子到是实在,不要说他了,前些天自己也还生怕别人进来抢胜利果实呢,谁***知道,这形势的的变化如此之快。
  苏老大在萧博翰说话的时候一直是不动声色的,对萧博翰前期并不主动和自己联盟的想法他大概也是理解一点,但绝不是晁老板理解的那样,苏老大根本不相信萧博翰是因为顾忌别人的看法而迟迟没有表态,这话骗的了别人,但绝对骗不了自己。
  当然,这也不是苏老大的臆断和猜想,对萧博翰这个人他还是认真细致的分析过,萧博翰显然是一个干大事的人,干大事的人通常是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或者顾虑,他们只会认定自己的目标前行。
  特别是在萧博翰和潘飞瑞将要发生火拼的那个紧要关头,萧博翰能够低声下气的把两块地盘送给潘飞瑞,这就充分说明了他对虚幻的名声和义气并不在意。
  而且更为可怕的就是在送给潘飞瑞的那一条街上,恰好就有飞龙会的赌场,这难道真是巧合,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那或者真的是巧合,但发生了在萧博翰的身上,那就不会是巧合,应该是一次精妙的设计,为的就是能轻松的躲过现在的危局。
  苏老大感觉自己和萧博翰的性格,处事方式很像,都是实用主义,就如此刻,一个柳林市赫赫有名,威震八方的大哥,可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请教一个年轻后辈,单单就这个举动,只怕很多人就做不出来,但苏老大做到了,而且做的还是如此的坦然。
  苏老大笑了,说:“是啊,形势的变化的确有点让人措手不及,但事情也没有到一边倒的局面,你看看,我和晁老板不是还能在这轻松,愉快的陪你吃饭吗?呵呵呵。”
  萧博翰也说:“那是,就凭他潘飞瑞,想要动摇苏总你的根基,真是痴人说梦,不过.....。”
  苏老大眉头一皱:“不过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