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9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观’的树立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在树立的过程中也不免受到各种影响,有时甚至产生偏差。做为普通人来说,‘三观’偏差可能只是小节问题,可能仅停留在道德层面。但做为警务人员,做为国家公器的执行者,这样的偏差极可能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极可能对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形成极大的威胁。因此,帮助同志们纠正‘三观’偏差,引导广大干警树立正确的价值导向,就是我们当前极其重要的工作。

  对于广大干警的思想动向,对于整个队伍建设,我一直进行着观察,记录了一些典型的案例,并总结了存在的问题。因为时间关系,我就不一一列举案例,只在这里把存在的问题说一下。一、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正在淡化,在好多人心中这已经只是一个口号,而且是过时的口号。同志们,这种思想要不得,为人民服务怎么会过时呢?
  二、公权私用的事例屡有发生,有的干警把国家赋予的权利看成是特权,在公众面前耀武扬威,甚至做出有损丨警丨察声誉的事情,不但丢了县局的人,也给头上的国徽抹了黑。我就想问问这些人,你知道我们手中的权利是谁给的吗?你知道我们应该做什么吗?
  三、执法犯法的现象也数见不鲜,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乱罚款,巡警罚了交警还要罚,甚至一事三罚。同志们,罚款只是我们的手段,而并非是目的。我们被赋予罚款的权利,是组织让我们以此纠正、惩戒那些违法、违规者,是树立良好的社会风气,是引导形成正确的行为规范。怎么到了个别人手里,就成了谋取私利的途径,就成了发财的手段?这些部门的负责人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些……不说了。下面说第四个问题。四、……”

  听着赵伯祥的话,曲刚脸色非常难看,心里话:这哪是要考核,这不是要开批斗会的前奏吗?难道这是他们俩联手系的扣?想到这里,他转头去看楚天齐,见楚天齐面色如常,既没有怒不可遏,也没有喜形于色,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样的。
  相比起曲刚,张天彪就不仅仅是脸色不好看了,他气的胸脯一鼓一鼓的,心里暗骂:老白毛,这不是当着和尚骂秃子吗?明着说是考核,还不是针对我和老曲下手,还不是要玩我们一把?妈*的。他尽管心里骂人,但曲刚一直在旁边递眼神,甚至用脚踢他,他也只得是暗气暗憋。
  说了一些存在的问题,赵伯祥语气一缓:“刚才说的这些问题,我是对事不对人,希望有关同志能够理解。自从楚局长上任后,有一些问题已经得到纠正或改善,比如乱罚款的事,近期好像没有这方面的举报,还比如个别人的服务态度也有所好转。这都是由于局长的人格魅力,以及局长的明察秋毫所致。
  当然,我们要纠偏,不能只靠领导的人治,而更要借助法治,用制度约束人,这也是局长一直强调和提倡的。纠偏的前提就是要对干警进行考核,通过考核,才能够发现问题,也才能有的放矢。为此,我拟定了一份方案,现在向大家征求一下意见。”说着,赵伯祥翻开新的一页纸张,宣读起来。
  赵伯祥读的铿锵有力,在适当的时候还会插入一些注解,把问题解释的很是清楚。听着他的讲读,每个人的反应不尽相同。
  楚天齐和孟克相对平静,从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倾向。
  常亮眼角眉稍带着喜色,显然政委的讲读对了他的脾气。他也参与了拟定,自然能对脾气。
  张天彪不再胸脯气的一鼓一鼓的,而是嘴角不时上*翘,显然是在冷笑。他算是彻底听明白了,前面赵伯祥讲了那么多问题,全是针对自己和曲刚分管部门在说。现在讲到考核方案时,又全是对赵伯祥和常亮分管部门有利的,明显就是在照顾他自己山头考出好成绩。张天彪不禁暗骂:老白毛,伪君子,你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公权私用吗?还有脸指责别人,真是不要脸。
  曲刚当然更听出赵伯祥的真正目的,对方就是在贬低自己这个常务副局长,而抬高他赵伯祥这个政委。至于考核,那更是在为赵伯祥和常亮山头的弟子打造优异成绩单。而且赵伯祥还时时不忘捧楚天齐的臭脚,给楚天齐戴高帽,只是不知道这是赵伯祥在拍马屁,还是已经得到了楚天齐的首肯。
  曲刚不时观察着楚天齐,观察着赵伯祥,也观察着其他人。他在权衡,权衡其中的利弊得失,权衡双方的实力,从而根据权衡结果,再行出招。此时,他发现张天彪不时冷笑的样子,生怕这个楞头青鲁莽行*事,生怕这小子忘了会前商量的对策,便再次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待张天彪看向自己时,他轻轻摇了摇头。
  赵伯祥的讲解结束了,他微笑的扫视了一圈众人,看似谦虚的说:“诸位,由于时间仓促,方案难免有不周到之处,还请各位不吝赐教,补充一二。”说完,低头喝起了茶水。
  现场一时出现了冷场,只听到“吸溜吸溜”不停喝水的声音。
  “怎么没人说话?我开始就说了,要畅所欲言,集思广益。”说完这句话,楚天齐便也不再言声,低头喝起了水。
  曲刚碰了碰张天彪,向对方点点头,又挤了一下眼睛。
  张天彪会意,轻轻咳嗽了两声,谦虚的说:“局长,政委,我发表一下拙见,可以吗?”
  楚天齐点点头:“当然可以。”
  “欢迎赐教。”赵伯祥也回了四个字。
  “听了政委刚才的讲解,我想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一千多年前,那时大宋朝刚刚开国。一天,宋太祖赵匡胤把石守信、高怀德等禁军高级将领留下来喝酒,当大家酒兴正浓的时候,宋太祖先是长嘘短叹,接着又说‘虽然我现在贵为天子,可我不心宽呀,你们可是都惦记这个位置的’。
  尽管石守信等连连表忠心,可宋太祖却说‘你们也许不想,可架不住部下把黄袍加在你们身上呀’。最后宋太祖指出了一条明路,要将领用位置换取田地、财物、奴婢等荣华富贵,这就是杯酒释兵权的故事。”说到这里,张天彪话题一转,“我绝对不是要把历史和现实对号入座,而是提示大家反思一件事,那就是宋朝的国策——文官治国。”

  听了张天彪这一番话,楚天齐心中暗笑:嗯,要斗起来了。看来自己这斗蛐蛐之法还挺有意思。那你们就斗吧,如果有必要的话,我还可以拿小棍拨*弄你们一下。
  张天彪继续说:“宋朝通过抬高文官地位,联合文官阶层实现了对武将阶层的驯服,将武将排除出最高权力核心。为防范武将,宋朝采取了文官带军的思路,最高指挥官由文官担任,外行指导内行。这还不算,为了防范武将,特别制定了带兵不练兵,练兵不带兵的分制做法,形成了‘将不知兵,兵不知将’的现状。这怎么能打胜仗?结果宋朝“冗兵”严重,却又国防孱弱。
  日期:2017-03-31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