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57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在思考的时候,项部长一直没说话,继续走着他的方步。良久,项部长才开口打断了梁健的思绪,梁健抬头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这路又快走到了尽头。
  项部长说:“年轻人,心高气傲是正常的。但是,这条路,这么多年,这么多人这么走下来,难道每个人都是错的?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老话,叫做家和万事兴。这国家虽大,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家。”
  “可是……”梁健还是有些无法说服自己内心的那点执拗。项部长看了他一眼,制止了他往下说的**,道:“这反腐的事情,不是逞一时之快。你作为一个市委书记,管得是一方百姓,想事情,要大局化。这一次的事情,你不用再管了,既然我今天带你去见了那个人,那就是在告诉你,这件事会有人管,至于怎么管,什么时候管,那就不是你要操心的事情了。”
  梁健看着项部长,想说点什么,可又不知该说点什么。他想起他答应倪秀云的事情,那个叫绿萼的姑娘,心头便一阵烦躁。若是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那绿萼怎么办?项部长是不知道绿萼的事情的。梁健皱着眉头,犹豫不决。
  正好这时,两人也走到了大门口,项部长停了下来,对梁健说道:“你也不用送我进去了,回去吧,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自己掂量。刚才那个人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这今后到底能不能当大任,就看你这太和市市委书记这一位置坐得稳不稳了!”
  项部长这话,分量很重。梁健到了嘴边的话,不由往下吞了几分。他站在门口没动,眼见着项部长就要进去,梁健还是没忍住,拔腿追了过去。门口的警卫见梁健突然动起来,差点就要拔枪,梁健见机快,喊了一声爸,这两人才收了动作。项部长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梁健,梁健走上前,咬了咬牙,将绿萼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说完后,梁健又道:“我知道,这件事求您可能有些不合适。但是,绿萼只是个还未满十六岁的小姑娘,不管怎么说,既然我遇到了,我觉得我就有责任,我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项部长看了梁健一会,道:“行,我有数了。你回去吧。”
  梁健有些感激又有些愧疚地看了看项部长,点点头,道:“那您保重身体,我回去了。”
  项部长点头。梁健转身,这一回项部长站在那,看着梁健走。
  走了两步,听得项部长在后面喊:“等有空,带着项瑾一起来看看我。”
  梁健忙转身,点头应是。

  他这一句话,梁健原本沉重的心,一下子又轻松了许多。到底,这项部长还是将他当做家人看的。
  背后,项部长也在想,或许当初项瑾看上这小子,就是看中他身上那股子怎么也磨不去的血性吧。
  从项部长那里离开,梁健一个人走了很远的路,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就那么漫无目的的走,脑子里一直想着项部长的那番话。
  他说稳定。
  他说,经济是首重。
  可是,对于太和市来说,这盘局如果想要盘活,有些痛脚是势必要去碰的,梁健怎么想,怎么看都是避无可避。
  他还说,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让梁健自己掂量。

  梁健是市委书记,是太和市的一把手,该做什么?又不该做什么?
  忽然间,梁健就想起从古就有的一句话,叫做,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也是,这省里的事,他一个市委书记去操什么心,自然会有人操心。他只要管好他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就好了。
  脑中念头如此一转,便忽然间就通达了。可是,隐隐间,总是有那么些不畅然,不舒服。梁健当做没感觉到,笑了笑便将这些事压到了心底。

  他看了看周边,这北京不经常来,即使来了,也很少出来逛,竟也不知道,这一瞎走走到了哪里。想起小五他们,应该还在项部长家附近等着,便忙给小五打电话。
  电话一通,响了两下就接了起来。梁健道:“我也不知道我现在走到哪了,我微信上发个定位给你,你顺着导航过来接下我。”
  “好的。对了,倪小姐走了。”小五忽然说道。梁健惊了一下,这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她一个人去哪了。想着便问:“她有没有说去哪?”
  “没说,只说让我们不用等她,她自己会回西陵。”
  梁健皱了皱眉,挂了电话后就准备打电话给倪秀云,可电话拨过去,却是关机,不由得又是一怔,心里顿时有些恼火,这女人在搞什么!

  不多时,小五就将找到了梁健。他一边上车,一边给倪秀云打电话。可电话打过去,一直都是冰冷的机械回复。
  梁健有些恼火地将手扔到了座椅上。小五转过头来问他:“那我们现在是直接回去,还是怎么样?”
  梁健有些犹豫不定,这倪秀云忽然消失,手机又关机了,他这心底里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尤其是刚出过这样的事情。
  许是他的那些许忧虑摆到了脸上,小五看到了,便说到:“她是接了一个电话走的,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梁健看向小五:“什么电话?”
  小五摇摇头道:“讲了什么不清楚,她也就是嗯了两声,就提出要一个人先离开。电话是你刚进去没多久的时候打来的。不过,你刚下车,我就注意到她拿出手机来微信上跟人说了什么,有可能是她联系了什么朋友吧。”
  被小五这么一说,梁健心底虽然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想到她接待办主任的身份,这北京多多少少应该也认识几个人,加上暂时也联系不上她,也就索性不再管她,吩咐小五,启程直接回太和。
  还是一路西京线,只不过回去的速度慢了不少。路上,梁健和小五换了一段,让他歇了歇,中途在服务区停了停,吃了点东西,赶到太和时,已经是灯火阑珊的时间了。
  梁健径直回了宾馆。刚进房间不久,得知梁健已经回来的沈连清,立即就过来了。他在洗手间洗漱,他在外间泡茶。洗了澡出来,这满身的疲惫也洗去了不少,坐到沙发上,喝了口沈连清泡的热茶,整个人状态好了不少。沈连清见状,便开始汇报这两天他不在太和市发生的一些事情。
  这两天,他是经历了不少,太和市倒还算平静,因为是周末,工作上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吴金海被大金牙接走后,据说都没在太和歇一晚,立即就带着一家老小坐飞机走了,生怕走慢了,又被梁健带回来拷问一番。吴金海走了,虽然有些可惜,但他本身也不是十分紧要的人物,梁健也不过是可惜了一下也就过了。倒是月亮酒店经过这大火一烧,烧出了一些棘手的问题。
  据沈连清说,月亮酒店的张经理已经彻底失联了,酒店的一些高层管理也都个个拒而不见,在酒店大火中不幸遇难的几个家属,找不到人,周末那一天已经开始在酒店外面阻挠救援队员的后续工作了。

  听完这些,梁健没说什么。放下茶杯,抬头问沈连清:“明天星期一,新的环保局局长章天宇同志要来上任,准备得怎么样了?”
  日期:2016-05-12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