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点点头:“可以,那个人也是一位商人,名字叫邹彬。”
  “邹彬?”尚云霞疑惑的一皱眉,咬牙道,“狐狸精。叫你争风吃醋,该。”
  狐狸精?争风吃醋?什么情况?楚天齐疑问道:“你说什么?”
  尚云霞一楞,忙打着圆场:“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随便一说,电视剧,电视剧。”
  尽管疑惑,但楚天齐没有深究,而是站起身,跨出两步,以示送对方一送,以示对对方的礼貌。
  尚云霞正要迈动步子,忽然又从头到脚打量了楚天齐,然后问道:“楚局长,您是哪天上任的局长?”
  楚天齐一笑:“三月八日。”
  “八号?”尚云霞一笑,点点头,向外走去。

  站在门口,楚天齐听到了尚云霞的喃喃自语:“三月八号,七号……”
  楚天齐知道,可能这个女人已经想起了三月七日乱罚款现场的事。虽然当时自己戴着墨镜,虽然今天穿的是警服,但自己的个头还是很显眼的,对方认出来也不奇怪。认出来也无所谓,也不影响什么。
  关上屋门,坐到椅子上,楚天齐不由得又想起了尚云霞说的话。可乔丰年、邹彬都是男的呀,怎么会是“狐狸精”呢?再联想到尚云霞说的“争风吃醋”,他似乎明白了,他俩之间可能有个“狐狸精”吧。
  看刚才尚云霞的样子,显然是说的嘟噜嘴了,好像还讳莫如深似的,莫非这里边还有什么说法?看来这事可能还有案中案,恐怕还没完吧?看今天这个样子,尚董这个女人也不是善茬。

  这些先不去考虑了,凶手已经承认殴打的事实,指使者也承认了雇凶一事,公丨安丨局该做的工作也就到这了。反正自己已经看过卷宗,还看了当时的审讯录相,公丨安丨局的做法有理有据,严格的执行了依法办事。其它的事,暂时还是不去考虑了。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云处,有什么指示?”
  电话里传来笑声:“我哪敢指示你这个地头蛇呀,我就是告诉你,情况正常的话,我下周去。”
  “那我可得清水铺街、黄土垫道,迎接你这个省里还的大神了。”楚天齐调侃着。
  对方“嘿嘿”一笑:“谢了,不劳费心,你的当家子副县长会热情接待的。”

  楚天齐笑骂了一句:“你这个见色起异的家伙。”
  “彼此,彼此。”对方回了几个字,声音戛然而止。
  相比较平时的工作效率,曲刚这次的效率要高的多,八号下午就把这次破案有功人员的名单报了过来。
  楚天齐拿过名单一看,发现了厉剑的名字,厉剑的名字排的还挺靠前,排在第三个,在柯晓明和仇志慷名字之间。名单只是一个附件,还有一页正文,主要是对这次破案工作的记述。正文只提到了“应该给予奖励”,但具体的奖励方案没有。
  放下这两张纸,楚天齐问道:“老曲,平时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怎么奖励?还有这名单是依据什么列出的?排名有什么说法?”
  曲刚一笑:“局长,做为公丨安丨机关,每年破获这样的案子很多。一般就是适当表示一下就行,有时可能只是口头表扬一下,或是聚聚餐什么的。目的就是激励大家,要勇往直前,努力破案。不过这次的事呢,因为牵涉到投资商,县领导比较重视,所以这奖励的幅度也应该适当……”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但意思很明显:当事人重要,县领导重视,奖励也要重一些。
  楚天齐没有接这个话,而是催促了一句:“你接着说。”
  曲刚点点头,继续道:“名单的顺序是依据功劳大小,当然也考虑到分工不同。就拿厉剑来说,他是第一个发现线索,并成功抓获了嫌疑人,按说应该排在第一位。但天彪和晓明毕竟是主要负责人和经办负责人,所以把他们排到了前面。你要是看着不妥的话,我再重新调整一下顺序,把厉剑放到最前边。”
  “按你排列原则来看,是有点不妥。”说着,楚天齐拿起铅笔,在仇志慷的名字上划了一下,“他也是经办负责人,这个案子不是一直由他们所里经办吗,理应把他放到前面一些。”
  “这样,似乎不妥吧?他们所里负责了这么多天,不是没有一点进展吗?排到现在的位置,我还担心干警不服呢,尤其对于厉剑来说,也不公平。”曲刚提出了反对意见。
  “你这理由有一定道理,但也说的不全面。前一阶段是没有什么进展,但一些基础工作还是做了不少。尤其镇派出所在警力不宽裕的情况下,专门派干警负责受害人病房的警戒,防止了突发*情况的发生。话说回来,没有进展也不能算是派出所无能,我们这些领导不是也没什么发现吗?”说到这里,楚天齐一笑,“至于厉剑,可以适当往后放一些。谁让他是我带来的,谁让他是我司机呢?在这种时候,也要适当有一些风格嘛!”

  曲刚心里话:你是怎么说都有理。只回了句:“哦,好的。”虽然仅回了三个字,但意思很明显:我可以遵照执行,但保留意见。
  知道对方是不待见仇志慷,也说不定怀疑那小子站到了自己这边,但楚天齐没有深究这个问题,而是说道:“既然你没什么意见,那就把排名调整一下。对了,还有一个人,怎么倒给忘了?”说着,楚天齐在这串名字的最前面,写上了“曲刚”二字。
  曲刚脸一红,好像自己小心眼似的,赶忙说了一句:“局长,我……就算了吧。”
  楚天齐摆摆手:“这叫什么话?你曲大局长没白天没黑夜的为这事奔忙,怎么能算了呢?”
  “那听你的,我拿回去改一下,关于这具体奖励办法……”说着,曲刚去拿那两张纸,也在等着对方答复。
  “要不这样,你先别拿,我让政委看看,毕竟他是老同志了,又常年负责政工,考虑的更周全。实在不行的话,就开会研究一下,到底该怎么奖励。”说着,楚天齐问了一句,“你说呢?”
  曲刚一百个不愿意,他可不想让那个老白毛看,这上边百分之七十都是自己的人,万一那个老家伙捣乱怎么办?可楚天齐说的合情合理,他也不能反驳,只得说了句“也好”,然后告辞而去。
  就像约好似的,曲刚出去时间不长,赵伯祥就来了。
  一进门,赵伯祥就是连连感叹:“局长,不服不行,我老赵算是服你了。”
  “赵政委,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楚天齐笑着,招呼对方坐下。
  赵伯祥坐到椅子上,从桌上烟盒取出两支香烟,一人发了一支,然后又给对方和自己点着火。一番忙活过后,他吐了口烟圈,说道:“乔丰年是上月二十号被打的,从案子发生以后,家属是一个劲儿的追,县领导也是三天两头的催,我光是被萧书记就叫去了两回。可是忙了半个多月,一点进展没有,我是实在惭愧呀!”
  楚天齐“哈哈”一笑:“赵政委,你主管的是政工和队伍建设,抓的是思想、纪律作风建设和政治业务学习。要说惭愧的,也应该是我这个抓全面工作的局长呀。”
  日期:2017-03-30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