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董店主鬼事多,说说我收到的鬼物》
第767节

作者: 风尘散人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刻,我心中没有太多的悲伤。仿佛,我好像是麻木了一样,已经不知道悲伤到底是何物,脑子里也是一片空白,只是想在靠近她的地方能多坐一会儿,似乎这样就能得到一些慰藉。抚平内心的创伤一样
  扶棺静默,我在这里足足待了将近两个小时,才终于被一阵敲门声惊醒,那声音是从甬道里面传来的,应该是有人在上面敲打那块地板,应该是白无敌在催促我出去了。
  我这才调整了一下子自己的情绪,最后看了冰棺中沉睡的花木兰一眼,起身站了起来,带了百辟刀,抱着仍旧在我怀中沉睡的墩儿离开了地下室。
  等我出去才发现,在上面叫我的不是白无敌,而是白胜。
  白胜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的摇椅,是用竹子编成的那种,还拿着一个布包,见我出来,白胜连忙把这些东西放在地上,笑着和我说道:“葛兄弟,我看你带的这孩子没有衣服这些用品,就去寨子里有孩子的人家借了一些,咱们这穷乡僻壤里也没啥好东西,都是手工做的,你就先将就一下吧!”
  这人真是心细如发。
  这一路仓皇逃命,连我都忘记了这些,主要我对于照顾孩子也没什么经验。好在墩儿这孩子省事儿,换了旁的孩子,恐怕现在都已经被折腾没命了吧?当白胜一下子提起这些的时候,我心里愧疚到了极点,对白胜也感激,连忙到了声谢。
  白胜笑了笑。跟我说白无敌在会客的地方等着我,就在隔壁,一会儿我自己去找他就可以了,说完,白胜就自顾自的离开了。
  我看了一下白胜带来的,大都是一些婴儿用品。我取了一个红色的小肚兜给墩儿裹上,然后将他放入了摇椅里,看他睡的香甜,一时半会儿醒不了,这才起身离开了。这小子,自从吞了天雷以后。就一直在沉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不过他过于神秘了,身上的事情我是猜不透,只能任由他自己发展。
  找个地方将墩儿安置好以后,我就直接去了隔壁的会客厅里找白无敌去了。
  这个会客厅。大概是白无敌的居所里面唯一还算是比较正常的地方了,里面最起码没有养虫子什么的,只放了一个茶台,白无敌正在煮茶,他看上去气色比前不久好的多,不过面色还是有些苍白,看我进来,他抬手示意我坐下,给我斟了茶。
  “好了,现在就咱们两个人了,有些事情可以说了吧?”
  我无心和他打太极拳,端起茶一口喝干,直言道:“我听说你被不老尸和伏地武士联手追杀,你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不是我活下来的,而是他们不杀我了。”
  白无敌苦笑了一声:“你们全都逃离以后,我一人遭受他们的围攻,难以力敌,除了我自己,九只蛊王全部战死,我被他们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胜负重伤,倒地不起以后,他们原本准备干掉我的。结果那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了一道人影,说任务已经完成,让他们立即返回,穷寇莫追!他们这才丢下我直接离开了,再后来,我是全靠吃自己的蛊才活下来离开那地方的。等我回来的时候,正好听说天道盟要三堂会审你。想了想,我最后还是没有露面,他们既然认定我已经死了,那我就是死了,这是好事。我也早就想摆脱这个组织了,所以干脆来了个顺水推舟,就让白胜带着养蛊人上天道盟质问,落实了我已下落不明,这样我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脱离天道盟了!”

  原来如此!!
  难怪他妈的白胜在天道盟上态度那么诡异,就是问了一句,然后表了个态就直接离开了,原来是有白无敌在后面指使!!!
  那时候,白无敌已经活着出来了,他只是在装死,想让他的死成为既定事实,然后他好顺水推舟。一声不吭的脱离天道盟!
  妈的,这个阴货!
  我豁然站起,下意识的就将手摁在了百辟刀刀柄上,恶狠狠的盯着他:“原来老子被陷害也有你一份!”
  “跟我有屁关系!我只是装死罢了,这都成了陷害你了?”
  白无敌很淡定,眼看着我就要拔刀了,仍旧坐在茶案边不动如山,只是撩起半拉眼皮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你以为我现身,然后去天道盟帮你澄清,你就能无罪释放,安然下山?你也太天真了吧!人家都已经准备干掉你了。从你信了青衣的话上山那一刻,就注定不可能全身而退!你想想,人家可是起诉了你三大罪啊,除了背叛天道盟这一条以外,剩下的两条,哪条不够要你的命?就算我帮你澄清。证明你没有背叛,剩下两条你何解?说白了,人家想杀你,怎么都不愁给你找个罪名,你信不信你在申辩堂里放个屁,人家都能说你亵渎公堂。整死你?”

  白无敌一说,我也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不禁苦笑了起来,涉及到天道盟发生的事情我就没法淡定,其实白无敌说的这个道理,我又何尝不知?
  我缓缓坐下。然后才问白无敌:“算了,不谈这些,先说说,你为什么不想返回天道盟!”
  “不回天道盟,闲云野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回了天道盟。最后没个好下场,死是比较好的结果,就怕生死两难啊!这当中,有太多含血带泪的旧事了,一个组织酝酿了千万年的阴谋,以及一个雪藏在黑暗中千年没有见光的分部,权利和斗争,爱情和亲情,一件件,一桩桩的事情,血泪斑斑啊,哪里是片言只语就能说得清的!你们葛家就是这当中最大的受害者!”
  白无敌轻轻闭上了眼睛,缓缓道:“小子,你可知道你的生母是谁?我想,你父亲一定没有和你说起过!你可曾听说过这样一个名号白发疏狂,一剑倾城,柳倾城!”
  白发疏狂,一剑倾城,柳倾城,
  好熟悉的名号,

  我蹙眉一细想,才终于想起来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号了,
  在大杨村的时候,曾听青衣和云中子无意间说起过这个女子的名字,赞誉极高,
  精通百家之术,22岁进阶成为大天师,悍然挑战我爷爷,寻常的同级之人,在我爷爷手底下难撑过十招,可是这个女子却撑了一夜,那个时候她才不过是刚刚进阶大天师,就战平了我爷爷这个天道盟第一高手,一时间被惊为天人,
  只可惜,就是这样一个奇女子,后来爱上了一个男人……
  因情而伤,一夜白头,
  最后……她欲逆天成道,挥剑斩情丝,从此,一心问道,结果却在天罚下耗尽阳寿,最后前往奈何桥,欲偷渡轮回,为自己续命,可惜她不愿忘记所爱之人,拒饮孟婆汤,最后……魂断奈何桥,被扔进了黄泉水,永世不得超生,
  我把我知道的关于柳倾城的事情一口气全都说了出来,
  至于我的母亲……
  说真的,还真让白无敌不幸言中,我对此一无所知,
  在我的记忆中,有关于母亲的所有信息,就是我父亲和我说过的那一条我的母亲为了生我,难产死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