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简单的对答,却蕴含*着二人丰富的内心世界。张天彪的表态,应该是他早就想说的话,早就想表明的态度,只不过是通过今天这样一个场合说出来。楚天齐的回答,就更见功力,无论你张天彪是怎么个意思,我这三个字都能有力回击,真正的举重若轻。
  虽然二人的回答,可能有着另外的一些含义,虽然有着不友好的可能性。但在众人面前讲出来,却显得仍然很得体,尤其局长“说的好”三字更是让人挑不出理来。
  站在张天彪身旁的是柯晓明,在楚天齐道过辛苦后,柯晓明敬礼回答:“不辛苦。做为刑警队长,我的职责就要带领刑警队全体干警,侦破全局大案要案,专啃硬骨头。”
  柯晓明的回答,和张天彪要表达的意思如出一辙,而且似乎更是霸气外露。这些话如果是讲给自己尊敬的上级领导,那就是在表决心,反之就是一种炫耀,甚至还是一种示威。
  面对对方可能别有用意的回答,楚天齐依然采取了四两拨千斤的答复:“决心很好。”
  “决心很好”四个字,依然可以做各种解释,既可以表示赞赏,也可能有潜台词,同样还可心在后面加上意思相反的语句。

  在场众人,可能好多人都没有想那么多,都是从话语表面来理解意思,都理解成下属在表决心,都理解成领导在鼓励。但对于当事人,包括跟在楚天齐身侧的曲刚,这些对话的真实意思,可能只有他们知道了。
  无论怎么理解,楚天齐刚才的话都体现了领导艺术,都永远压着对方话语一头,高对方一截,都符合楚天齐局一把手的身份。尽管曲刚面带微笑,但心中却不由得叹了口气。
  第三位被局长慰问到的,是许源镇派出所所长仇志慷。他和在场所有人一样,都是眼珠布满血丝、脸色发黑,但他脸上的兴奋却难以掩饰,可能他本来就不准备掩饰。
  听局长道完辛苦,仇志慷敬礼回答:“不辛苦,局长和各位领导才辛苦。案子发生在镇派出所辖区,尽快破案就是我的职责所在。而为了这个案子,局长您在外出差还总揽全局,亲自部署指挥,彻夜不眠。您的司机厉剑同志还率先发现了犯罪分子,并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亲自送到派出所。正是在您为总指挥的破案小组领导下,在几位副局长的亲自督办下,经过广大干警的共同努力,才取得了这样的成绩。谢谢局长,谢谢各位领导。”

  平心而论,仇志慷的回答滴水不露,既奉承了领导,也不忘表扬干警,还对众干警表示了感谢。当然,他的整个回答,都把楚天齐放到了核心位置,还专门提到了楚的司机厉剑在破获此案中的贡献。
  张天彪听闻此言,暗骂了句“马屁精”,柯晓明也轻哼了一声,曲刚则疑惑的看看仇志慷。
  对于对方的表态,楚天齐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不错。”虽然对比前两个评价,这个字数最少,但却也态度明确,就是“表扬”,表扬仇志慷的这种态度,也表扬仇志慷在破案中所做的工作。楚天齐做出这样的没有歧义的评价,也主要源于对方真诚的态度,何况两人还有半夜对话在先。
  从第四位被局长接见的人开始,大家面对局长道辛苦,回答的都很简洁,基本就是“不辛苦”、“应该的”、“谢谢局长”等话语。
  接见完毕,站到分析室中间位置,楚天齐再次环视众人,然后说道:“从四日晚间开始,到现在大家已经连续奋战了三十多小时,好多人更是连个盹都没打。大家的这种精神和态度,值得大书特书,值得大力表扬。表扬可以留待以后再做,现在给大家最好的奖赏,就是让你们回到家里,狠狠的补一觉。”说到这里,楚天齐把头转向曲刚,“曲副局长,你说呢?你是这个案子的直接领导者,最有发言权了。”

  刚才跟着局长慰问大家,曲刚始终面带微笑,有时还和干警点头互动,看似神情愉悦。但他心里却一直很失落,感觉自己是楚天齐的陪衬,感觉自己是领导的跟班。在听到大家的回答时,尤其听到“谢谢局长”时,他的心情尤为复杂,不禁暗自感叹“大权独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心里本来在悄悄渗血,但面上却不得不做出一种诚实十足的笑容,真是难受之极。曲刚盼着慰问尽快结束,盼着尽快撕下伪装的面具。刚才看到局长在做指示,也心里已经在倒计时,就等着局长说过结束语后,好跟着尽快离开这里。
  就在曲刚想着何时迈动脚步的时候,没曾想楚天齐却点到了自己,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暗骂楚天齐没事找事。及至想了楚天齐的话,才意识到对方在给自己摆功劳,在对自己在此案中的表现进行肯定。他既高兴,高兴对方没有在这件事中设计自己,也更失落,失落于自己的工作要由这个年轻人评价。
  尽管心情复杂,但能被对方承认和认可,曲刚还是很高兴的。他忙道:“谢谢局长,这是我应该做的。正像刚才局长说的那样,现在给大家最好的奖赏就是让大家休息。局长都已经发话了,我自然举双手欢迎,也替大家感谢局长。当然了,后续的事还需要有人跟着去做,我一会儿会安排天彪局长,由天彪局长再做具体安排。大家放心,百分之八十的人都可以休息,那百分之二十的人也要为节日坚守岗位而感到光荣。”

  慰问完毕,跟在楚天齐身侧,走出案件分析室。
  看着身侧这个高挑的年轻人,看着这个脸庞还显稚嫩的“新兵”,曲刚为自己而暗暗叹息,叹息风光不再,叹息现在县局已经不属于自己。
  曾几何时,自己还是这个楼里实力最强大的人,就是前两任局长也不得不给面子。虽然那个“老白毛”赵伯祥没少使绊子,但那都是在暗中进行,而且也没能奈何自己。
  自己最风光的时候,就要数春节前后的几个月了。那时受上级指派,自己暂时代理主持全局行政工作,其实就是代行局长职权。虽然只时暂时,但曲刚相信,那个位置十拿九稳是自己的。无论资历,无论威望,无论任职时长,无论对全县治安的了解,自己都是最合适的。而且也有领导向自己表示过,春节一过,就会着手任命自己一把手的工作。
  可是这些都成了过去,都成了假设,事实是楚天齐到了这里。楚天齐和那几位不同,在该斗争的时候,几乎步步紧逼,寸步不让。但在该和谐的时候,却也适当妥协。从过往的这几件事看,楚天齐无论是强势的时候,或是表示友善的时候,火候都掌握的恰当好处。就拿刚才的事来说,他的那句“你是这个案子的直接领导者,最有发言权了”,不仅让自己佩服对方此作法,想必其他人也会大加赞赏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