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848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是。”萧逸云随口答道,猛然想起什么,望着老郭,不耐烦的说:“你还在这干什么?”
  “我是来阴间买点东西,等小师弟忙完,一起过去。”
  “他一时半会出不来,你快走吧,一会让他去集市找你就是了。”萧逸云不爽的挥了挥袖子。
  “我没有鬼牌,这次跟小师弟下来的,没办手续,去不了。”老郭惦记幽冥琼浆,不愿离开。
  萧逸云哼了一声,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玉牌,道:“你拿我的去,快去快去!”
  老郭何等人精,看了橙子一眼,什么都明白了,知道今天是喝不上幽冥琼浆了,但怎么也得捞点好处,道:“我欠开药材店的王老五一百刀钱,还不起,怕他堵着我要钱。”
  “什么王老五王老六的!你拿我鬼牌去,告诉他不用还了,他要是不肯,我把他打入畜生道!快走快走!”
  老郭拿了萧逸云的鬼牌,喜滋滋的离开。
  萧逸云立刻换了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坐到橙子对面,微微一笑。

  橙子捂嘴直笑。“萧哥哥,你好厉害,你在阴间权力很大吧。”
  萧逸云甩了一下头发,风轻云淡的说道:“都是浮云而已。其实,我的内心,是很孤独的……”
  在鬼差的带领下,叶少阳开到天子殿正殿前。
  这天子殿没有天子,只有崔府君。阴司地位仅次酆都大帝,与十殿阎王、四大天师平起平坐,掌管人间生死,生死簿上一点一勾,通判过去未来,可谓实权最大。

  天子殿两边的门柱上,雕刻着一幅对联:
  人鬼只一关关节一丝不漏,
  阴阳无二理理数二字难逃。
  进到大殿,是一个大堂,叶少阳也是第一次来,猜测这里就是平时崔府君审查亡魂的地方,只见当中一把太师椅,后面墙上画着一幅地狱轮回图,两边还有一幅对联:
  方寸间地狱天堂任人自择,

  半夜里神差鬼使哪个能防。
  大堂正上方,悬挂着一块匾额,上书“天理大道”四个字。
  大堂里这时空无一人,那鬼差领他绕到后堂一间小屋里,两边都有紫竹编织的门帘,鬼差让叶少阳稍等,站在一道门帘前,对着里面躬身说道:“府君,叶天师带到。”
  等了一会,里面传来一个平和的声音:“进来。”
  那鬼差掀开门帘,让叶少阳进去。
  门后是一间类似书房的所在,在一面书柜前,摆着一张红木桌椅,一个身穿白袍的男子坐在书桌前,正在低头看一本书。
  房间里只有他一个,自然就是崔钰崔府君了。
  叶少阳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阴司第一红人,有些紧张,站在门后,打量过去,这崔府君看上去有三十多岁,仪表堂堂,书生打扮,气质也十分儒雅,一点没有大人物的那种威严。
  崔府君站起来,看了叶少阳一眼,拱了拱手,笑道:“叶天师,久仰大名。”
  叶少阳慌忙还礼,“崔祖师好。”
  崔钰崔府君,生前是一个书生,也是一个道士,当了阴司大判官之后,名登仙籍。
  阴司向来也有道佛之争,崔府君出身道门,自然与道门亲近。
  所以叶少阳叫他崔祖师,好套个近乎。
  崔府君指着一只椅子,道:“坐吧。”
  叶少阳哪敢坐,走到旁边去站着。

  崔府君温和的笑了笑,道:“你跟我是一家子,不必多礼,坐吧。”
  叶少阳大惊,自己就是套个近乎,天下道门是一家,这是没错,但也不足以让崔府君说出一家人这种话吧?
  当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也不敢多问。
  崔府君指着书架旁边一幅画像说道:“你看这是谁?”

  叶少阳抬头看去,画上是一个道士,头戴法冠,手持木剑,模样竟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猛然想到那个名字。
  “我生于贞观年间,中第之后,为一县之官,有一年遇上旱灾,民不聊生。一道士前来请命,说是旱魃作祟,我当时不信鬼神,认为他妖言惑众,要将他抓起来。
  他与我打赌,三日之内能请来雨水,我便与他约定,若不成功,斩首示众,若是成功,便拜他为师,从此信奉道教。
  三日之后,他果然除掉旱魃,求来甘霖,我内心折服,拜他为师,之后他在我那县里住了三年,教我道法,随后不知所踪,留下一卷天书给我。
  我方才有机会证道混元,死后做了这阴司判官。先师则在人间长生,开元时受封国师,力助大唐国运,并将人间道统发扬光大……”
  说到这将目光转向叶少阳,“我先师就是你祖宗叶法善,你自然是我家人。”
  叶少阳内心震动无比,道家典籍里只说崔府君是道士,倒是没有记录他是叶法善的弟子,没想到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一个牛逼轰天的靠山……

  当下嘻嘻一笑,对崔府君重新见礼,“见过祖师爷!”
  崔府君哈哈一笑,上下打量了叶少阳一会,道:“你有乃祖之风。”
  叶少阳有些激动,望着崔府君道:“祖师爷,我先祖叶法善后来怎么样了,我听说他好像去了太阴山,结果怎么样?”
  叶法善为人间天师,发扬道统,功德无量,但是却没能名列道宗仙班,这确实不科学,其余四大天师,都是荣登三宝,位高权重。
  崔府君目光闪动,望着叶法善的画像,说道:“此是天机,不可泄露。”
  叶少阳点点头,不敢再问了。

  崔府君来到窗前,望着后面一方花草繁盛的庭院,头也不回说道:“你这次的来意,我听逸云说了,这件事于你来说,是一种僭越,你可知,我为什么放你进来?”
  因为……你是我祖师爷?叶少阳内心猜测,但是不敢明说。
  崔府君猜透他的心意,道:“我心中虽与你亲近,但身为判官,干系重大,又怎敢擅自破坏律法,不过这件事其中有蹊跷,也是你的劫数,所以让你看一眼。”
  我的劫数?叶少阳心中纳闷,王平之死,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崔府君转过身,来到桌案前,一招手,一本书从书架上飞出,落在桌上,自动翻开到某一页。

  “你过来自己看看吧。”
  叶少阳知道这就是生死簿,想到自己一个活人居然能有机会看到这东西,心中不免紧张起来,走过去,对那一页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王平的名字,名字用红笔划掉。
  心中暗暗吸气,王平果然死了啊……
  急忙去看下面的生卒年月,立刻就呆住了,接着看到最后一行死亡原因,内心更是惶然,失声道:“这不可能!”
  崔府君道:“生死簿还能有假?”

  叶少阳掌了掌嘴,“我失言了,只是这……不可能啊!”
  崔府君道:“你自己好好想想。”
  叶少阳望着王平的死亡日期和原因,仔细回想起来,瞬间一道灵光在脑海中闪过,再一寻思,整个人呆住。
  原来……是这样!
  叶少阳无力的坐倒在椅子上,好一会才缓过来,询问崔府君:“祖师爷,这生死簿上的信息,是不是不可以泄露给人?”
  崔府君道:“你想怎样?”
  日期:2016-06-0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