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242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火锅店的李老板见萧博翰如此的平易近人,胆子也大了许多,说:“萧总啊,过去老爷子在的时候,我们遇上难事了也是经常请他帮忙的,今天来的有点冒昧,萧总不要怪罪啊。”
  这倒不是假话,当初萧博翰是知道的,老爹在的时候,有的商户有点难事也会来请老爹帮忙,什么手头紧的,来借个几千上万元的,只要是找到了老爹,基本都会答应,也绝不会要高利贷,更不用什么抵押,审批的手续,老爹一句话,财务就把钱借给他们了。
  记得还有一个老板,是乡下的,他老父亲去世了,因为邻居关系不好,人家不让在院子里面设灵堂,那老板就带着孝跑来找老爹,请老爹帮忙,老爹二话没说,就让鬼手带了20来号人,帮着把灵堂支了起来,后来听说那邻居一声都没敢吭,还巴巴的买了两卷纸和一把香。
  于是现在萧博翰也没有推辞,说:“怎么会怪大家呢,你们来找我,肯定是有过不去的坎,说吧,说吧。”
  这李老板舔舔嘴皮,说:“是这样的,今天一早工商所来大检查,说为了什么召开两会提前整顿,我们几乎都接到了罚款,要是少点我们也就认了,这次太多了,张口就是几万,实在是吃不消,所以请萧总帮着通融一下,你是大老板,他们一定会给面子的。”
  萧博翰一听怎么罚款这么多,就说:“为什么罚你们?”
  李老板说:“唉,名目繁多,什么你没有处理剩菜的捅,他说你不卫生,你有了捅,他说你是准备收拾地沟油的,你服务员健康证少一个,那也不行,你要这些都没问题,他们就查你进的柴米油盐是不是有商标,有商标了还要问你要购货发票,不然说你偷税,反正是总要让你掏钱。”
  他这一说,下面所有商户都连连点头,一个个是气愤填膺的样子,萧博翰就转过头问全叔:“这西晋门的工商所所长是谁。”
  全叔也不大清楚,一般这事他不管,可是下面商户是知道的,就有人说:“这人姓赵,过完年刚调来的,脾气大得很,稍微和他说两句,他就扯出封条来了。”

  萧博翰想想这事情自己是要过问一下,下面的商户既然每月给恒道集团缴纳了保护费,遇上事情自己就不能躲,何况这些商户也不是个个都挣大钱的,不要看有的门脸很大,里面气派,实际现在各行各业竞争激烈,能略有盈余都算是好店了。
  大家信任自己,自己就要出一份力气,看着他们现在这个样子,萧博翰也的确有点不忍心。
  但萧博翰也没有把握能说服工商所的赵所长,过去两人都没接触过,萧博翰就说:“各位老板,你们看这样好不好,你们先回去,罚款暂时不要交,我马上就帮你们联系一下,能减轻一点罚款数额那是最好,要是帮不上忙,你们可也不要怪我啊。”
  下面这些商户见萧博翰答应帮忙,都千恩万谢的说了很多好听的话,让萧博翰找到了一些价值和骄傲,不想使劲都难了。
  打发走这些人之后,萧博翰就给历可豪挂了一个电话,把情况给历可豪详细的说了,让他马上联系一下这个工商所的所长,今天自己请他吃个饭,看能不能手下留情。
  历可豪说:“萧总,这个赵所长刚调来了,我见过一次,但没什么交情,感觉此人横的很,不好说话,这样,我先探探口气,再给你回话。”
  萧博翰说:“行,但你今天务必把他请出来,这样坐下来谈谈肯定是有好处的。”
  历可豪就答应,说:“好的萧总,我会尽力促成。”

  话说的这里了,其他的也只能等等,萧博翰也只能这样了,先放下此事,忙起了别的事情。
  到了下午上班之后,历可豪的电话回过来了,说自己请赵所长吃饭,本来赵所长是答应,但后来一听说是为了商户的事情,就不愿意了,说恒道集团管的太宽,手太长了。
  这一下萧博翰就有点受不了了,虽然从道理上来说,恒道集团是管不到那些地方去,但人家商户们是满腔希望的找到了自己,还是自己当上大哥之后的第一次来找自己,自己就给他们放个空炮,那算怎么一回事,早上在会议室自己说帮不上忙让大家不要怪自己,那是个客气话,就算他们不怪自己,自己还有个脸皮在啊,好歹自己也是一个集团的老总。
  萧博翰就有点气了,说:“可豪,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我直接给他说。”

  历可豪迟疑了一下说:“要不我在找找别的关系,你出面万一他在不给面子........。”
  萧博翰心里本来对那个赵所长的话就不太满意,所以就想看看对方到底多牛,说:“没事,你给我就是了,我到想看看一个小小的所长能有多大的威风。”
  历可豪也不好多说什么,就把对方的电话号码告诉了萧博翰。
  萧博翰挂断了历可豪的电话,直接就拨到了那个赵所长的手机上:“喂,你赵所长吧,我萧博翰啊。”

  对方像是在回忆这名字一样,对萧博翰你还别说,他真的不大熟悉,因为萧博翰总部并不在西晋门,没在他管辖的范围,在一个这是从外县走关系刚刚进市的小头目,他根本就没听到过萧博翰的名字。
  这样想了一会,赵所长就说:“你谁啊,到底有什么事情,忙着呢。”
  萧博翰一听,有点傻了,人家压根就没听说过自己,自己还拽吧拽吧的把名字报出来,萧博翰就自嘲的笑笑说:“我是恒道集团的,想请所长对西晋门一些商户宽容一下,他们也很不容易的。”
  对面赵所长就愣了一下,慢慢的反应过来了,他冷笑一声说:“你恒道集团又没在西晋门,这和你有关系吗?在说了,他们不容易,难道我就容易啊,不是我说你,恒道集团我也隐隐约约的听说过,你们做好你们的生意就成了,吃家饭还管起野事了,你告诉他们,明天不来缴纳罚款,不要怪我贴封条。”
  萧博翰这恐怕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让人家如此数落一番,也是心头火气,冷冷的说:“赵所长,我不知道你过去在哪工作,但西晋门一直没有这样罚过款,你这是杀鸡取卵,你以为企业都富得流油。”
  那赵所长一听,吆喝,还有人和自己叫上板了,***,从来都是自己教训别人,别人低头哈腰老实的听,你就算公司大一点有能怎么样,自己手上现在管的大公司多的很,他们不是照样给自己买烟买酒,送红包吗,还把你反了。

  这赵所长嘿嘿的一笑说:“我看你闲的蛋疼,我就杀鸡取卵了又怎么得?等你当上我们局长了在说,那时候你把我免了我还服你呢,现在吗?哪里好玩你去哪里玩,我没功夫和你磨牙。”
  这话把萧博翰呛得够呛,萧博翰脸上就升起了寒意,嘴里也冷冷的说:“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要是我把你免了你不要怪了。”
  对面电话里就传来了赵所长不屑的小声,说:“行,我不怪你,你慢慢玩。”“咯噔”一声就挂断 了电话。
  萧博翰在办公室就傻了,这事情办的,忙帮不上就不说了,还让人家好一番的挖苦讽刺,一早上美好的情绪,现在一点都不剩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