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223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对破军来说,是不能忍的,因为破军是一个骄傲的人。

  他三番五次来找易茗雪,绝对不是只为了喝易仙子一杯茶那么简单。现在易茗雪重视林煜超过重视他,这对他来说就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茶色很好,茶香也很浓,但是这些都不重要,破军盯着林煜说:“再给你一次机会,滚出去。”
  “我也给你一次机会。”林煜端起跟前那杯茶,放在鼻端微微一嗅,然后浅尝一口,让茶在口腔里滚上几滚仔细品尝了一番,随即一饮而尽,放下杯子道:“滚出去。”
  “呵呵,好啊。”凌风突然笑了,他知道林煜不是一个按常理出牌的人,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他是破军,对他来说,林煜始终是个小人物。
  在小人物的手里,他不可能连续栽两个跟头。
  “一个身世都不明,从山野道观出来的野种……自小体弱多病被生身父母抛弃的人,也敢和我破军叫板,这个世界怎么了?”破军大笑,他端起跟前的那杯茶,猛的就要向林煜脸上泼去。
  但是正在这时他的手却是一僵,再也无法向前移动半分了,因为林煜迅速的伸出手按在他手臂上,林煜的那只手就像是铁钳一样紧紧的按着他拿水杯的那只手。
  “你会为你刚才说的话而感到后悔。”林煜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
  一直以来,林煜的笑都很淡,他现在露出的笑意很少见。
  如果馒头在的话,他就会离林煜远远的,因为他知道这是小师叔生气的表现,而且是非常生气。
  “我破军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后悔这两个字。”凌风冷笑道。
  林煜右手一抖,凌风的手向上一扬,他手里满满的一杯水就一点不漏的全部泼到了他自己的脸上。
  刚刚烧开的茶水虽然在杯子里放了一下,已经不是那么滚烫,但是泼到人的脸上却还是不会令人感到太愉快的。

  破军的脸很白,也正是因为他的脸白,所以他整个人身上才透着一股浓浓的儒雅气息。
  但这杯茶水泼到他的脸上,让他大半边脸马上变得通红了起来。
  凌风一言不发,尽管他脸上很痛很烫,但是他还是用一幅冷笑的表情盯着林煜,好像刚才烫到的人不是他一样。
  “你字典里没有这两个字,我可以为你添上这两个字。”林煜咧嘴一笑,他突然抓起刚刚泡茶用的水壶,猛的砸在了凌风的脑袋上。
  哗啦……那价值不菲的茶壶被摔的粉碎,里面残余的茶汤顺着凌风的脑袋流了下来,鲜血与翻热的茶水从头上流下来的感觉一定不好,但是凌风还是一动也不动。
  “你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凌风盯着林煜,他竟然笑了,好像刚才的东西不是砸在他的头上一样。

  “我是在做死,你说吧,想怎么样。”林煜今天就与他杠上了。
  “你做死,我就成全你。”凌风拿起桌子上一个杯子,突然砸在地上。
  哗啦一声,他手中的那个杯子被摔的粉碎,这个杯子的声音很清脆,很明显这是一个信号。
  林煜不相信鼎鼎大名的破军,身边只有这两个人保镖,因为凌风上一次见识过他的身手,他也可能知道今天自己会来,所以他是不可能把自己身边只安放这两个人的。
  他摔杯子,意思就是老子的人身受到威胁了,高手上来救援。

  只是他这杯子摔了良久,楼下也没有一点动静,甚至他门口的两名保镖也傻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别看了,那两个二傻,我进门的时候顺手施了点手段,现在他们应该已经不能动了。”林煜说。
  林煜知道凌风在里面,他也清楚两人不可能和平共处,索性先下手为强,先放倒对方两个在说,不管这两个家伙有没有威胁,先弄的不会动了再说反正这对林煜来说也不费什么事的。
  “好手段。”凌风一点头道。
  “能被大名鼎鼎的破军夸奖,我真的感觉到很荣幸。”林煜一点头。
  “我不是在夸你。”凌风说:“我只是在想如何才能干脆利落的干掉你。”

  “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你也没有这个实力。”林煜说。
  啪……凌风又摔破了一个杯子,他已经有些疑惑了,这一次跟他出来的,是绝对的高手,办事不可能这么不靠谱的,接连摔两个杯子他都没上来,这是什么情况?
  “易仙子,还有杯子吗?”林煜问。
  “有,要多少有多少,我们茶社,最不缺的就是杯子。”易茗雪微微一笑,她轻轻的一拍手,那个请林煜来的女孩便从门口走了进来。

  “小蝶,取杯子来,要那种摔起来能清脆出声的。”易茗雪淡淡的说。
  小蝶对着易茗雪微微的一福,然后转身离开,片刻以后她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托盘的杯子。
  凌风终于放弃了,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等来强援了,他点起一根雪茄说:“说吧,想怎么样。”
  “你欠我一个道歉。”林煜说:“我也是有父母的人,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你骂我野种就是骂我的生身父母,所以你必须道歉。”
  “我要是不道歉呢。”凌风反问。

  “那你凌风,今天就休想走出临江茶楼。”林煜说。
  “呵呵,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威胁我的人。”凌风笑了。
  “你是大名鼎鼎的破军,所以你不会明白普通人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不巧,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用我的世界观来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林煜咧嘴一笑。
  “我破军,从来不会向任何人道歉。”破军悠闲的吐出一个烟圈,和脑袋上看起来有些可怖的鲜血,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跟七杀真没法比。”林煜摇着头叹息这说道。

  “哦,你和七杀也撕过?说说我们之间的不同,也谈谈你的看法。”凌风来了兴趣。
  他和七杀,亦敌亦友,大家都是圈子里的人,在这处圈子里,没有永远的朋友,同样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他现在和七杀在争一些利益,但保不准以后两个人又能合作,所以圈子里的人永远都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绝对的敌人。
  “你和他相同之处就是都披着人皮的外衣,其实撕开伪装,你们就是禽兽。”林煜说。

  “你说的虽然难听,但是我很认同你这句话。”凌风笑了:“还有呢。”
  “这是你们的相同点,你们还有不同点。”林煜说。
  “不同点是什么?”凌风问。
  “不同点就是七杀识时务,而你不识时务。”林煜笑了:“我揍过七杀一次,从那以后他见我就会小心一点,绝对不让我离他太近,但你被我打过一次左脸,现在又伸过来右脸让我打,你说,你这不是不识时务吗?”
  “呵呵,我果然是不识时务”凌风笑了,他笑的有些让人捉摸不透,好像他身上流的血根本不是他的一样。
  “所以活该你挨揍,现在我不想废话,你欠我一个道歉。”林煜说。
  “我也说了,在我的字典里面,从来没有道歉这两个字。”凌风说。

  “绕着绕着我们竟然又绕回来了。”林煜有些无语的说:“我也说过,我会把你的字典里面加上这两个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