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61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问自己。
  “忘不掉,能怎样?跟自己的亲妹妹分享一个男人?做他的几分之一,甚至十几分之一?忘不了,怎么打败天神一般的大师父,怎么给凤年师父报仇?”
  “青竹,算了吧。你必须得忘掉。”

  叶青竹喃声自语,看着陈青帝,眼神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大师父,青竹跟你走。从此以后,我跟陆羽,再无瓜葛。”她咬着牙,无比坚定的说道。
  “青竹,不用十年二十年,只需要五年,你会是这个天下、这个江湖,最锋锐的一把剑。野狐先生有三个义子,个个是人中之龙,那又如何?我陈青帝有你叶青竹,此生无憾。”
  陈青帝爽朗一笑,先自迈步,沐浴在月华之下,潇洒而去,谪仙之姿,显露无疑。
  叶青竹最后回头看了汉唐小酒馆一眼,便转过头去,跟上了陈青帝步伐。
  今日种种,埋首烟波。

  明夕何夕,相忘江湖。
  陆羽已经很少做梦了。
  但他方才做了很漫长的一个梦。
  那是十八岁那年的一个雪夜。
  他站在一场大雪中。
  面前,是一座古庙。
  “老君庙。”
  他抬头,看见老君庙的屋檐上垂下来的水幕,茫茫的像是放下的珠帘,在空气中跳荡四溅的水花落在他脸上,冰凉彻骨。
  北方的冬天总是这样,雪一夜一夜地不歇,天下笼在同一片雪幕中。
  夜色深沉,家家闭户,细而长的小街上看不见一扇打开的窗子。
  陆羽站在屋檐下,后背紧紧地贴着老君庙的墙壁,地上的积雪,基本要把他冻成冰棍了。

  他想要一个温暖的火炉烤干他的衣服,如果可以,他还想要一个温热的饼,里面卷着一些碎肉和香菜。他饿了,胸腹里空荡荡的凉着。
  他想自己也许应该离开这里了,离开老君庙窄窄的屋檐,这里已经很破旧了,庙里空荡荡的,没有道士,只有一口缺损的铜钟,乌鸦在里面做了窝,难听的叫声才为这个老庙增加了一点生气。
  再不走的话,后面继母派来追杀他的人,估计又要赶上来了。
  凭他现在的状态,必死无疑。
  虽然他已经是个废人,武脉被陆野狐完全废掉。
  但是他不想死。
  他记得爷爷跟他讲过的,只要活着,便有希望。
  他想自己或许应该沿着小街一路前行。小街两侧都是关闭的窗,小街也没有岔道,他将这么一路走下去,路的尽头迷蒙在一片鹅毛大雪中。
  而这样的天气里居然还有一个人从容地漫步在雪中。
  他像是一个潦倒的乞丐,他的长衣已经湿透,他在大雨中来回踱步,他背着古剑提着酒壶。

  他昂首对着天空喝一口,摇晃着那只壶,壶里的余酒“咣咣”地晃着响。那个人侧耳听着那声音,像是惋惜。
  他来回踱步,他喝酒。
  陆羽看着他。
  这是个看不出多少岁的老头,或许比爷爷还老,但精神还算不错。
  眼睛很亮,有点像五点钟方向的启明星。
  酒壶里的声音越大,酒越来越少,雪渐渐地就要停了,陆羽想天就要亮了。也许他可以趁着天亮前出发,这样日过晌午,他就可以离开这座城市。
  那样的话,在后面的杀手找到他之前,他还可以多活几天。
  雪中踱步的老头儿灌下了最后一口酒,他把酒壶抛出去,在青石板的地面上摔得粉碎。

  “真是个怪人。”陆羽心想。
  “你听说过长白山么?”老头儿问。
  “长白山?”
  “长白山是一座山,在北边很远的地方,要走很久才可以到。那里整年都是白雪,冷了一点,可是很安静,没有人会打搅你。那里传说是西王母所居,山顶有只大鸟,名曰‘希有’,背阔一万九千里,每年西王母从羽翼登上大鸟的背,和她的丈夫东王公相会,但是我却从未见过。你愿意和我同去么?”

  陆羽出了一下神,老头儿转头直视他。
  “有人要杀我,我跟你走,他们能找到我么?”他问。
  “不能。”老头摇摇头。
  “那我跟你走。”陆羽点了点头。
  老头儿也点了点头:“那好,从今天起,你是我的弟子。我叫陈道藏,你要记住我的名字。你也不再叫陆长青,你需要一个新的名字,以后,你便叫陆羽。项羽的羽,关羽的羽,羽化冲天的羽。我要看见你如西王母的大鸟‘希有’一般,破茧成蝶、羽化冲天。”
  他向着陆羽走来,从怀中摸出了一只油纸包。
  一张白面的大饼,里面裹着碎肉笋丁和香菜。

  陆羽愣了一会儿,抓过油纸包打开来。
  卷饼还带着热度,陆羽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那样狠狠地咬了下去,当面饼、碎肉和蚕豆酱混合着的香味在他嘴里弥漫开的时候,他觉得浑身的力量一瞬间都消失了。他捧着卷饼呆了一会儿,靠着墙壁滑坐下去,他的哭声哽咽在喉咙里,而后他放声大哭起来。
  日期:2015-08-17 06:44: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