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59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羽握住了他的手,沉声道:“老白。兄弟。”
  “一辈子。”
  两人同时说道。
  见完白玉兰,找下楼下守着的兰陵王,两人正打算回基地,再找王玄策等人商讨一下,明天如何对付陈风雷。
  陆羽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
  “我回来了。老地方见。”

  简单一句话,来自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好在下面有署名——青竹。
  “长青,去哪里?”高长恭问。
  “城东,汉唐小酒馆。”陆羽说道。
  心里乐开了花。
  青竹姐姐,妈拉个巴子,最靠谱的还是你啊,在小爷最需要你的时候,你终于回来了。
  叶青竹既然回来了,就等于凭空多了个化劲巅峰的大高手,那明天干掉陈风雷的把握,起码增加三倍。
  胜负的天平,已经完全向他倾斜。
  只是——叶青竹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又为何今晚突然回来?
  是她一个人回来的么?
  陆羽想到这里,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树开。
  叶青竹不是一个人回来的,高长恭载着陆羽赶往汉唐小酒馆后,见到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穿着朴素,乍一看就像个普通务农的村夫,正站在李凤年的灵牌前,给他上香。
  不用问名字,陆羽第一瞬间就就叫出来这个男人的名字——陈青帝。

  “小师弟,你应该叫我大师兄。”
  陈青帝回过头来,扫了陆羽一眼,又转过了头,声音继续传来了过来,“来给你二师兄上一柱香。”
  陆羽有些呆愣。
  没想到跟大师兄的第一次见面,会是在这种场景。
  那话怎么说来着,关键看气质。
  陈青帝就是那种一眼之下,你会直接忽略他的五官,而只注意到气质的人。

  那是一种极为动人的气韵。
  仿佛天地间的秀逸与高旷同时汇聚于他一人身上。
  如宁静流水下澄澈的月光。
  如峻岭山巅上不化的冰雪。

  如天高云淡中舒展的微风。
  宛如料峭早春隐约歌声里第一朵绽开的白梅花。
  那么从容。
  那么自然。
  那么的——动人心魄。
  陆羽没见过仙人,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仙人,但他下意识觉得,若着世间真有仙人,就应该是大师兄这个样子的。

  、
  “大师兄。”
  陆羽叫了一声,走了过去。
  陈青帝没有说话,递给他三支香。
  陆羽掏出打火机点燃,给李凤年插上,又鞠了一躬。
  “凤年他……本来不必死的。一世人,两兄弟,我这个人信缘分,大家既然能够做师兄弟,那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缘分,能不动刀兵,那就最好不动,长青,你觉得呢?”
  陈青帝回过头来,看着陆羽。
  陆羽点点头,然后苦笑,说道:“大师兄,师父临死前,怎么跟我讲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仅此而已。”
  “跟凤年真是一个脾气。不过两年之期,已经过去了半年,你有信心击败我么?”陈青帝问道。
  “没有。”陆羽摇摇头,“一点都无,半分都没。”
  “那又何必?”陈青帝反问。

  陆羽咬着嘴唇,不说话。
  “罢了,你要是不倔,老头儿也就瞧不上你了。”陈青帝拍了拍陆羽的肩膀,“我们师兄弟,这是第一次见面吧。今天是凤年的忌日,我叫青竹炒了几道菜,我们一醉方休。”
  陆羽点点头,“师兄有所命,长青怎敢不从?”
  两人一前一后,到了大堂,找了张桌子擦干净了,各自落座。

  不一会儿,叶青竹从厨房里出来了,半月不见,还是旧人模样,只是眉宇间气度,跟半月前,截然不同,更冷冽了些。
  她淡淡瞥了陆羽一眼,淡声道:“先别问,等会儿大师父走了,我会给你个解释。”
  “大师父?”陆羽皱眉。
  叶青竹的师父,不是已经死掉的二师兄李凤年么?

  大师父又是什么意思?
  “长青师弟,青竹已经拜我为师了。”陈青帝笑道。
  “为什么?”陆羽看着叶青竹。
  陈青帝,可是杀掉李凤年的人,叶青竹不是一直恨他入骨么?

  拜陈青帝为师,跟认贼作父有什么区别?
  叶青竹没有说话,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陆羽愕然。
  叶青竹还是那个叶青竹,但叶青竹,似乎又不是那个叶青竹了。
  这句话很矛盾,却是陆羽此刻心里真实想法。
  陈青帝淡声解释道:“青竹拜我为师,是想击败我。她若不拜我为师,永远不可能有资格战胜我。她是个难得的好苗子,已经荒废了三年时光,我不忍心见着她继续荒废下去。怎么说,她也是我天机宫的亲传弟子。凤年死了,这授徒传道的事情,我这个当大师兄的,当然得接过来,继续做下去。”

  陈青帝说着,拿过一壶刚温好的女儿红,满上两杯,然后递给陆羽一杯。
  “大师兄收青竹为徒,传道授业解惑,而青竹的目的,竟是杀了大师兄。我——有些不太明白。”陆羽微微皱眉。
  陈青帝端起酒杯,跟陆羽碰了一碰,接着一饮而尽。
  然后他轻轻叹了口气。
  看着窗外。

  外面,正下着一场缠绵的秋雨。
  “我不喜欢江海这座城市,这里几乎不下雪,一到秋季,就很喜欢下雨。这里的雨,跟北方不同,不大气不滂沱,虽然凄美,却会淤积进一个人的骨头里。不过凤年很喜欢,我记得他惯常就坐在我们现在做的这个位置看雨,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整天。他是个倔强的孩子,心里有事,从不跟任何人说,只是偶尔会跟我闲聊几句。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长青,这个世界,这个江湖,认识李凤年的人很多,认识陈青帝的人更多,但要说到知己,我陈青帝的知己,也就是李凤年一人罢了。不过最终这个世界上唯一懂我的男人,却死在了我的手里。”

  陈青帝饮着杯中酒,声音清淡,如小雪中的朵朵白梅花。
  “酒这个东西,我已经很少喝了。酒喝下去,在肚子里。但事情却是藏在心里面,中间始终隔了一层,也就喝不通透。即使如此,那又何必多喝?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来江海一趟,陪凤年的灵牌喝一场,青竹说我是个怪人,长青,你觉得呢?”
  陆羽想了想,正色道:“大师兄不是怪人,大师兄是性情中人。”
  陈青帝淡然一笑,又是拿起酒壶,满上两个酒杯,端起自己的,向陆羽遥遥一敬,“这一杯,敬凤年。那个死去的、孤独的人。”

  陆羽连忙端起酒杯。
  好似一场古老的仪式,两人各自饮完杯中酒。
  人死,恰如灯灭。
  不知怎么的,陆羽就想起了这句话。
  忍不住黯然摇了摇头,不只是因为李凤年,还因为妈妈、爷爷和师父。
  也许陈青帝说的不错。

  酒流过喉咙,喝进肚子,又怎么流得进人的心里?
  沉默。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这对古怪的师兄弟都陷入沉默。
  过了良久,陆羽才缓缓开口道:“不管怎么说,在长青心中,二师兄是一位真正的男人,合格的兄长,一位真正的英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