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55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咬着这个男人的衣领,不让自己哭出声,但眼泪还是稀里哗啦落了下来。
  对于此刻的唐萌萌来说,哭到心疼,也是一种莫大的圆满和幸福。
  西山废弃工地。
  陈风雷下车,冷眼看着王玄策、米耗子和杨破军三人。
  “王玄策,陆羽这家伙在搞什么,马三爷呢?”陈风雷皱着眉头,冷眼逼视王玄策等三人。

  “陈爷,你还有脸说我家阿瞒哟,你不也没把那小丫头带着?”王玄策面对陈风雷的赫赫虎威,明明身上没有一点武功,却是凛然不惧。
  “早听三爷说过,下九流里面,你状元爷王玄策是唯一一个稳压他一头的人物,我还不信,现在看起来,但是状元爷这份胆色,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陈风雷收回了猛虎般锐利目光,看着王玄策,突然摇摇头:“只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王玄策道。
  “可惜跟了个不入流的主子。状元爷,要不考虑一下改换门庭?”
  陈风雷唇角微翘,笑得极为自信,“离开陆羽,来跟着我,我保证怎么对马三元的,就怎么对你王玄策,只多不少。譬如像这种九死一生的事儿,我陈风雷自己能扛,就绝不会如陆羽一般,让你这种当世难得的智囊身临险境。”
  陈风雷这番话,就是在挑拨离间,说的极为诛心。

  王玄策哈哈大笑。
  陈风雷被他笑得有些恼怒,“你笑什么?”
  “陈风雷,枉我王玄策还拿你当一号人物,没想到你连这么可笑的话都说的出来。老子王玄策是什么人物,能做二臣?”王玄策嗤笑,“再说了,你陈风雷也太自不量力了,就凭你,也敢跟我的阿瞒比?跟长青比,你陈风雷就是个屁,超级大臭屁。”
  陈风雷脸色一沉,如将雨的、重云密布的天空。
  “找死。”
  陈风雷冷冷一笑。
  他没动,后面的郭破虏动了。
  从静止到启动,只在刹那。
  郭破虏扑向王玄策。
  先是步距相等的细碎小步,最后大步,然后化作一道掣电。

  横生出一股势如破竹的气势。
  川渝自古多游侠豪杰,如今虽冷兵器和拳脚国术逐渐式微,但不乏一批硕果尚存隐于市井的高人。
  陈风雷是拳术师承数家,但底子是青城派的路子。
  青城绝学《二十四路小破手》,那是跟少林开碑手,武当太极散手齐名的绝学,便是连魏文长都极为动心的绝学。
  郭破虏作为陈风雷传人,最出挑,自然还是手上功夫。
  此人有天赋有恒心有毅力也有机缘巧合,川渝一带不少前辈称赞他人到中年便是手上功夫川渝第一,陈风雷说他再过五年就能超越自己,肯定不是无的放矢。

  他的目标是王玄策。
  迎上他的则是杨破军。
  这个瞎了眼睛的当代杨家枪传人,枪花一抖,一杆长枪,犀利无匹,将郭破虏拦截下来。
  杨破军虽然瞎了眼睛,跟郭破虏对战,却丝毫看不出来瞎眼对他有什么影响。

  枪法刚猛中带着圆滑,攻守兼备,扛住了郭破虏犀利无比的的前几波潮涌般攻势。
  若说郭破虏是汹涌洪水,那么手持长枪的杨破军,就是红水中的岿然不倒的礁石。
  “有点意思。”
  郭破虏凶猛攻势无效,被全数破去,眉宇间没有丝毫颓丧情绪,反而被激发起了滔天战意。
  “更有意思的在后面。”
  杨破军冷冷一笑,“看枪,火凤燎原!”
  枪头一抖,寒铁打造的枪头,辉映着正午炽烈阳光,好似化作一只展翅翱翔的火凤凰,扫向郭破虏。
  郭破虏左手拦格,使出绝技岔手,连岔带踢,将杨破军的枪头踢偏,然后比咏春寸拳还犀利辛辣几分的小破手,击打向杨破军胸膛。

  眼花缭乱,穿花蝴蝶。
  若是常人,早就被郭破虏干净利落的连击给乱了心神,迷了眼睛,破掉了防御。
  但瞎了眼睛的杨破军全靠听觉,反而准备捕捉住了郭破虏每一拳的轨迹和方向,长枪抖成弯弓,连消带打,破掉了郭破虏攻势,然后枪头点地,借助枪杆弹性势能,身体凌空趁势飞快回旋,便是一记霸道的高鞭腿直接扫向郭破虏头部。
  面对杨破军借助长枪杆子势能的一记犀利鞭腿,郭破虏凛然不惧,唇线挂着一抹冷笑,张扬自信。
  拳经有云,直来横破。
  他的拦手狠劲不敢说天下第一,但对付这类腿法还是绰绰有余。
  一粘一裹一拧,便将杨破军借助着枪杆势能的狠辣鞭腿卸去,趁杨破军落地平稳身形间隙,郭破虏已经合身撞向杨破军,以寸拳攻击。
  一寸长,一寸强。
  杨破军擅长枪法和腿功,一旦近距离格斗,手里的杨家枪和两条腿都要大打折扣,有劲使不出,瞬间落于下风。

  眼看就要落败当口,米耗子长吸一口气,扑向郭破虏。
  二打一!
  米耗子的拳法,跟杨破军中正平和不同,走的是刁钻路子。
  作为盗门传人,一身功夫,全在手上,《金蛇蚕丝手》也是江湖上一门难得绝学,不弱于《二十四路小破手》,比起小破手来,更加缠绵阴柔毒辣,只是不如小破手犀利霸道。
  郭破虏跟米耗子缠斗在一起,两人都擅长方寸之间的小巧功夫,倒是棋逢对手,杨破军趁势跳出圈外,将距离拉开到两米,长枪一抖,枪尖倏地一闪,如毒蛇吐信,点向郭破虏。

  他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听力却是常人数倍,对于场上局势也是洞若观火,这一枪,直接点向郭破虏最没有防备、最薄弱的后背。
  两大化劲宗师的围攻,且此二人,已经配合多年,彼此熟悉,一加一远远大于二,若是常人,早就落败。
  年龄才二十刚出头的郭破虏,却是丝毫不落下风。
  他闷喝一声,眼睛亮如弯月,侧身躲过杨破军长枪,接着以豹子手一拭,左手闪电一抱,随即猛的向自己左侧一拉,看得旁人眼花缭乱,处乱不惊而动若奔雷。
  这一拳,是《二十四路小破手》里面的杀招,叫“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小破手共有二十四路,恰好对应李白名篇《侠客行》的二十四句诗。
  这一招,瞬间破掉了米耗子的金蛇蚕丝手,寸劲击打在米耗子胸口,没有传来闷响,米耗子挨了一下,身上却是滑不溜秋,顺势就翻滚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成功卸掉了郭破虏看似云淡风轻其实刚猛无俦的寸劲,身上衣服都被打碎,身体却没有什么打伤,只是气血翻腾还是少不了的,脸色极为难看。
  他刚才这个身法,也是盗门绝学之一,叫《老鼠滚油锅》。
  老鼠是极为敏捷的一种生物,据说有种老鼠,你把它放到沸腾的油锅里面,它顺势一滚,就能滚出油锅,而不至于被烫伤。
  可以说这门绝学,名字是土了点,却是世间最顶尖的步伐。轻身绝学,丝毫不必陆羽擅长的“步步生莲”差,甚至可以跟武当太和门的梯云纵媲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