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454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林泉骂道:“娘希匹,老子不管。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子的性格,一天不干娘们儿,老子就浑身不舒坦。老孔,你在这里守着,老子拿后面那小娘们儿泄泄火。”
  “老张,你丫别冲动,这娘儿动不得。”孔庆海连忙道。
  “怎么动不得?反正这娘们儿到最后都是个死字。倒不如死之前,让老子好好爽爽。”张林泉道,眼里的淫邪意味,怎么也掩饰不住。
  “老张,我们哥们儿手底下都是有十多条人命的,要不是陈爷收留,早就吃枪子了。咱得守陈爷的规矩,再说了,后面这个姓唐的娘们儿,是龙公子点名要的,他说了,干完了这票,一人给我们一千万,到时候,什么娘们儿你操不到?天天双飞都够你玩三年。”孔庆海道。
  张林泉破口大骂:“屁,那些个认钱不认人的****有个屁干头。再说了,什么狗屁龙公子,龙晓飞那驴日的装逼货,老子压根儿没放在眼里,后面那娘们儿是真水灵,他龙晓飞干的,老子就干不的?”
  “这个——”孔庆海有些犹豫。
  “老孔,犹豫个屁。要不这样,这把哥哥让你先?”张林泉道。
  孔庆海动心了。
  张林泉说的不错,花钱操的娘们儿,长得再妖娆,心里也不爽。
  再说了,这些个出来卖的****,哪怕是那些个一夜要几十万的小明星,都不如后面那姓唐的小丫头水灵。
  尤其是那气质。

  啧啧,还真不是那些个****能比的。
  “妈的,干了。老张,这可是你说的,这把我先上。”孔庆海说道。
  “去吧,老子给你把风。嘿嘿,不过别玩儿坏了,你爽了老子还要爽。”张林泉道。
  孔庆海咧嘴笑,露出满口尖锐的大黄牙,往唐萌萌逼近。
  唐萌萌被五花大绑着,脸色惨白。
  这两人刚才对话,她可是全都听到了。
  “小娘子,别怕。大爷我会好好疼你的。”孔庆海笑得狰狞嗜血。
  “你——你别过来!”唐萌萌大叫。

  “哟,还挺泼辣的。不过老子喜欢。”
  “你敢动我一根毫毛,七郎都不会放过你的!”唐萌萌叫得愈发大声。
  “什么狗屁七郎,今天他就会死在陈爷手里。”孔庆海一把扯开了唐萌萌身上的绳索,“今天老子才是的新郎。”
  他说着,就往唐萌萌身上压。
  仓库装的是一个两百瓦的白炽灯,因为面积太大,光线不是特别好,只听噗的一声,灯泡突然就炸裂了。
  孔庆海悚然一惊。
  刀光闪。
  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不知何时出现,如同一只矫健的豹子,扑向孔庆海,一刀劈出。
  孔庆海作为化劲宗师,自然不可能一刀被秒,间不容发之际,腰身极限半转,堪堪避过这一刀。

  这才借着极为微弱的光线看清,这把刀,竟是一把杀-猪-刀。
  刀锋拂过他的面颊,刮得他脸颊生疼,如一杯辛辣烈酒。
  砰——
  高长恭这一刀没有劈中孔庆海,但是已经抢得先机。
  他顺势逼近,一脚踹在了孔庆海肚子上。
  这一脚,极为毒辣,孔庆海没能再避过,被狠狠踹飞。
  喝——
  一声咆哮,孔庆海背后的张林泉反应了过来,直接扑向高长恭。
  他不用兵器,用的是拳头。
  看样子,是少林罗汉拳的路子。
  一拳砸出,带起呼呼风声,刚猛无俦。
  “张林泉,原来是你这个欺师灭祖的货色。”
  高长恭面对这一拳,没有丝毫紧张,也没有丝毫动容。
  后退半步,在地上踏出一朵莲花,避过了这一拳。
  姿势优雅,如一头翩跹仙鹤。
  这不是他高家武学中的步伐,而是陆家的——步步生莲。
  陆羽跟他不止一次交流过武学,他会陆族的武学,并不奇怪。
  这个江湖不大。
  尤其是化劲宗师,其实不多。
  整个华夏,顶多就在500位上下。
  彼此之间,就算没见过,听还是听过的。

  像眼前这个张林泉,高长恭就听过他的事迹。
  原本是少林派的弟子,一次下山,在玉米地**了一个村妇,后杀人分尸,被师门知道后,杀掉了来清理门户的师父,判处少林,此后屡屡犯下**命案,记录在案的,都有十余宗。
  完完全全,是个十恶不赦,丧尽天良的家伙。
  这样的人物,在江湖上,名声肯定不好,甚至是人人得而诛之。

  要不是他本身修为强悍,是化劲宗师,要不是后来投靠了陈风雷,早就被江湖上尚有良知的武者给杀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兰陵王。”
  张林泉邪邪一笑,再次扑向高长恭。
  罗汉拳从伏虎式,变成了降龙式。
  威力更胜几分。
  “跳梁小丑。”
  高长恭冷笑,不再躲避,而是悍然出刀。

  左手刀。
  反向持刀。
  这一刀,是高长恭刀道一生的精华,不比陆羽的“九问”差多少。
  出刀就见血。
  没有半点凝滞抹过张林泉脖颈,先是一条浅浅细线。
  张林泉死死捂着脖子。
  “你……你是什么刀?”
  他说话,声音极为沙哑。
  “杀-猪-刀。”高长恭道,“杀猪好使,宰狼心狗肺的畜生,更好使。”
  张林泉脖子上面的细线突然迸裂。

  鲜血喷涌,然后脑袋就掉了下来。
  高长恭的刀法,跟陆羽比起来,都要更加霸道暴虐些。
  杀-猪-刀最适合拿来剁骨头,这一刀,直接把张林泉脑袋给砍了下来。
  本来不用如此,不过高长恭不忿于此人强-奸妇女,下手就辛辣暴虐得多。
  这个太原男人,跟当地盛产六十七度的衡水老白干一样,辣,辣得摧枯拉朽,辣得酣畅淋漓。
  “去你妈!”

  缓过劲来的孔庆海从地上爬起来,刚好就看到同伴张林泉被砍掉脑袋这一幕,大骂着,扑向高长恭,手里的瑞士军刀斩向高长恭。
  高长恭又是一式反手刀。
  刀对刀。
  孔庆海异常犀利的一刀,就在高长恭的杀-猪-刀劈斩之下,崩塌颓败,竟是硬生生被高长恭砍掉了手腕,在他因刺骨疼痛本能张嘴喊叫的前一秒,高长恭从不轻易示人的左手刀已经插入他喉咙,一搅一扭,以一种霸道无匹的蛮横方式阻止他的出声。
  孔庆海的尸体,不声不响地瘫软在地。
  死不瞑目。
  几乎是瞬秒两人。
  两个化境宗师。
  高长恭的实力,虽在两人之上,又是偷袭,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但能做到这般摧枯拉朽,足以说明,跟李夸父一战后,兰陵王也破而后立,取得了很大进步。
  即便还不是半步丹劲的武道大宗师,这一天,也绝不会远。
  如果说当初陆羽第一次见到的兰陵王,是个刚猛非凡冷酷锐利的尖刀利刃,那么此刻,这个从头到尾眼睛都不曾眨一下的伟岸男人,已经进化成了一根天下无双的钩镰枪,其枪锋芒,无坚不摧。
  唐萌萌惊魂甫定。
  黑暗中,一个男人走出,将她拥在怀里,用尽量温和的声音说道:“让你受苦了,是七郎不好,是七郎没用。”
  “不许骂我的七郎。”唐萌萌说,她伸出手指,堵住陆羽的嘴巴,“就算是你,也不能骂他,七郎很苦的。”
  “傻丫头。”陆羽揉揉她的脑袋。
  唐萌萌死死抱住陆羽,使劲摇头,“我本来就傻,不过我不苦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