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围着那块石头做了一番探查,发现果然有一个小的洞口,我断定那就是你说的地方。来到洞口,听到里面有动静,仔细一听是打呼声,听声音是人的呼噜声。我们做过一番手势后,周科长她俩躲到了一边,而我却猛的打开了强光手电,照进了洞里。手电一照我才发现,在离入口一尺多的地方,有一处很窄,仅容一个人爬着进入。
  忽然被强光照到,里面立刻有人问‘什么人’。我张嘴大骂‘妈*的,死二驴子,怪不得彪哥找不到你,原来你小子躲这儿了’。里边那人立刻说‘我不是二驴子’。我说‘我知道,二驴子也在里边,你是三牛子’。里边停了一下,换了一个人的声音‘阿彪找我们什么事’。我说‘你俩把佣金都装腰包了,彪哥那份呢’。那两家伙马上都喊冤枉,说他们根本就没见到钱,还报怨躲到了这鬼地方。

  我表示不信他俩的说法,但他俩矢口否认,同时也质疑我是否为阿彪所派。我让他们出来谈,他俩让我进去谈,我当然不能进去。谁知道他俩在里面耍什么鬼花活,光是洞里最窄的那段地方就要人命,人一旦把头探进去,就相当于把命交给了对方。再说了,要是他们有枪怎么办,所以在说话的时候,我也把身体藏了起来,而是用一个类似炉拐子的喊话筒跟他们对话。
  僵持了一会儿,没有任何结果,于是我拿出了几根艾蒿点着,把艾蒿伸到洞口。艾蒿的烟马上窜进洞里,那两个家伙开始咳嗽起来。我警告他们,如果再不出来的话,我就把所有艾蒿都点着。他两个家伙又坚持了一会儿,实在受不了了,开始一个个爬出来。
  第一个出来的是二驴子,他已经出来多半截身子,正准备再往前爬一下,好把他的脚拿出来。我马上抓住他的衣领,一把就把他拽出来,隐在旁边的周科长二人,立刻把他抓了起来。
  三牛子可能感觉不对,正要退回去,我猛的抓住了他露在外面的头发。那家伙也是个狠茬,不顾疼痛,使劲向里缩去,可是他整个头都在那个窄地方,行动自是缓慢。我马上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一点儿衣领子,一使劲儿就把那小子勒的上不来气。这下那小子没了脾气,有劲儿也使不上,只得乖乖的束手就擒。
  把这两个家伙抓住后,周科长二人把他们简直捆成了粽子,直接弄到车上的小集装箱里。我开始审这两小子,要他们交待打乔丰年的事。他们已经知道落到丨警丨察手里,一开始闭口不言,后来我就用东西挠二驴子脚心,那家伙挺不住,就全都招了。”厉剑说到这里,“嘿嘿”笑个不停,“这办法有点损,在当侦察兵的时候用过,我跟曲副局长可没说。”
  “真有你的。”楚天齐点指对方,笑着道,“艾蒿薰的办法是怎么想到的,你怎么会有艾蒿?”
  “小的时候,在农村掏獾子,獾子洞就类似这种洞口,人一旦把头探进去,必须小心着才能退出来,可獾子哪会给你这种机会,必然一口咬到人的致命处。于是人们用钢筋棍做了挠钩,去钩獾子,獾子一旦咬钩,就会被钩住上颌,被拖出来。有的獾子鬼的很,不上当,一个劲儿的往里躲,于是人们就点着狼粪薰。它哪受到了‘狼烟’?只有从那个窄缝钻出来,被人擒住的命。我听你说了那个地方,就想到了獾子洞。正好我这次回家时,拿了点儿干艾蒿,准备薰蚊子,这下倒好,先给那两个家伙用上了。”

  楚天齐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这就叫掏獾子神技吧。”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楚天齐的话。
  电话是曲刚打来的,他张口就问:“局长,你已经回来了吗?”
  听对方有此一问,楚天齐看了厉剑一眼。厉剑看到了楚天齐的眼神,冲着后视镜摇了摇头。
  楚天齐回答:“我在单位门口,马上就到。”

  “那好,我等你。”曲刚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果然,汽车刚一进院,楚天齐就看到曲刚站在办公楼前台阶上,正在向门口方向张望。
  曲刚走前两步,迎上了刚刚下车的楚天齐,敬礼喊了声:“局长。”
  楚天齐主动伸出手去:“老曲,辛苦了。”
  “应该的,职责所在。”曲刚声音宏亮,气色不错,握住对方右手,“只要把案子破了,再苦再累也值。”
  二人握手完毕,一同向楼上走去。
  边上楼,楚天齐边随意问道:“你知道我要回来?”
  曲刚回答:“我刚才从楼上下来,见汽车不在,也没见到厉剑,估计他是去接你了。”
  原来如此,对方的回答,解除了楚天齐的疑惑。

  到了局长办公室,楚天齐坐到自己座位,拿起桌上烟盒,一人发了一支香烟。
  曲刚坐在了对面椅子上,接过香烟,给二人点着火,开始汇报:“局长,五月四日晚上厉剑抓住了二驴子、三牛子,我接你电话赶到了镇派出所,同时张天彪、刑警队柯晓明也到了那里。由张天彪、柯晓明、仇志慷对二人进行审讯,我在监控室看和听着。对殴打乔丰年一事,二驴子、三牛子供认不讳。他们还交待了另两名同伙四狗子、五骆驼的下落,也说到了帮他们牵线的人叫阿彪,但阿彪的准确个人信息不清楚,现在落脚点也不知道。。

  我马上命令张天彪、柯晓明调派刑警队人员,赶往嫌疑人藏身之地。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柯晓明回来了,成功抓获了四狗子和五骆驼。果然如二驴子和三牛子交待的那样,这两个家伙竟然藏在一个废弃多年的地道中,进口处在一农户的牲口槽下。这是当年游击队和老区人民对付鬼子的地方,没想到现在被犯罪分子利用上了。经过审讯,这两人交待的情况和先前两人说的基本一样,而且五骆驼交待了新的情况,提供了幕后指使人的部分情况。

  据五骆驼交待,听阿彪说,雇他们的人也是一名老板,和乔丰年关系还不错,是乔丰年坑了那人,所以那名商人才让人收拾乔丰年。
  根据审讯情况,我们迅速召开紧急会议,研究抓捕阿彪和找出真正雇凶伤人者。可是从五号凌晨,一直到现在,没有找到阿彪的一点信息,更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不过所好的是,我们经过排查,锁定了雇凶嫌疑人邹彬,邹彬也是一名商人,也经营玉石、药材等。邹彬和乔丰年接触很多,经常出现在酒楼茶肆,但从年前开始,就没人见到他俩同时出现。倒是有人证实,邹彬曾在酒后对他人表达过对乔丰年的不满,乔丰年也有过类似的回应。

  昨天晚上赶到邹彬家的时候,扑了空,只有他老婆在家。但他家客厅茶几上的一份请柬暴露了邹彬的去向,邹彬去定野市参加一家歌厅开业。我马上安排张天彪等人继续监视、布控在邹彬家周围,命令柯晓明赶往市里那家歌厅。在凌晨一点的时候,柯晓明报告,抓住了邹彬。
  将近凌晨四点的时候,邹彬被押了回来,我们马上进行审讯。邹彬承认了雇凶一事,但只表示要教训对方一下,让对方长记性,收敛一些。现在乔丰年昏迷不醒,出乎了邹彬的意料,他表示也心里不踏实,想找地方躲一下。在他的身上搜出了一张六号下午四点省城发首都的机票,也说明他准备逃跑。他交待,前几天担心突然出走会引起警方注意,才没有付诸实施,才一直推到了现在。
  日期:2017-03-2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