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18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后面这句话,楚天齐笑了:“哈哈,你要不提醒的话,我还真忘了。尽快去学校旁边那家串店,帮我把帐结了。”
  于涛表情很夸张:“哥们,不是开玩笑吧,你还真吃霸王餐了。是忘了带钱包,还是又被学*妹围观了?”
  “哪那么多事,让你结就结。”楚天齐揶揄着,“心疼那几个小钱,也不用这么找理由吧?”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

  楚天齐拿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来电显示,不禁微微皱眉,但还是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捂到了耳朵上:“什么事?”
  “我把那些东西都买上了,按你说的,专门大中午跑到山顶给你打电话。你告诉我,怎么弄?”赵六的声音传来。
  “你这样,先烧一些白开水,放凉了。再弄一个熬药壶,把那些药材都放到药壶里,先用凉白开水浸泡半个小时,然后用慢火煮。等到水开锅后,再熬五分钟就停止,过个半个小时再煮,再开锅就行了。晾凉了以后,把药汤倒出来,一副药喝两天,一天两到三顿都行。千万记住,一定要看着火,千万不能把药熬糊了,否则会要你命的。”
  “哦,记住了。”赵六嘟囔了一句“还得弄药壶”,然后声音戛然而止。
  于涛调笑着:“你这家伙,什么时候又变郎中了?”

  楚天齐回了两个字:“祖传。”虽然是调侃的话,但他给赵六开的药方,就是完全照搬父亲以前开过的治胃病药方。
  谢绝同学的挽留,五月五日晚上,楚天齐坐上了回许源县的火车,火车票是于涛帮着买的,卧铺下铺。
  火车启动时间不长,楚天齐就睡着了,昨天几乎一夜没睡,今天坐车也这么晚,他太需要补一觉了。楚天齐睡的很香,打起了并不太响的鼾声,还很快就做起了梦。
  在梦里,楚天齐和宁俊琦相会了。宁俊琦还是那么美,那么有气质,而且似乎少了一些冷竣,多了一些温柔。在梦中,两人互相追逐,互相打闹着。一会儿是在青牛峪乡,一会儿是在玉赤开发区,一会儿又在野外,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两人打闹累了,就躺在草地上,望着蓝天,看着白云。
  虽然宁俊琦看起来很高兴,玩的也很尽兴,可就是不说话。无论楚天齐如何倾诉思念,如何表白挂牵,如何询问她的情况。宁俊琦也只是听着,却不搭茬,顶多也就是偶尔点点头,或是摇摇头。
  “俊琦,你怎么一直不说话呀,是不是有什么委屈?”楚天齐轻抚着对方秀发,温柔的说,“有什么事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全力帮你分担的。”
  不说还好,经他这么一说,宁俊琦忽然脸色一黯,眼中流出两行清泪。
  “俊琦,你怎么啦?怎么啦?”楚天齐一边关心着,一边用手轻轻擦拭着她的泪痕。
  可是眼泪总也擦不尽,总也擦不掉。渐渐的,这两条清冽的小河有了颜色,变的混浊起来,很快就成了粉色、鲜红色,血一样的鲜红。
  “俊琦,你怎么啦?怎么啦?”楚天齐使劲摇晃着对方,此时他看到了更可怕的一幕,那双美丽的眸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黑窟窿。他急的抓着对方的手,大喊,“俊琦,俊琦。”
  “哥们,醒醒,醒醒。”耳旁一个声音响起,可怕的画面不见了。
  楚天齐睁开眼,床边站着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男人,自己正抱着对方的右胳膊,他慌忙的松开了。
  “哥们,做怕梦了?”络腮胡子长的很威猛,说话倒挺和气,“你一个劲儿的喊,怎么叫也叫不醒,只好来推你了。”
  “对不起,打扰你了。”楚天齐坐起来,歉意的一笑,“谢谢你。”他确实要谢谢对方,那个梦太可怕了。
  “没事,继续睡吧。”络腮胡子回了几个字,到了对面自己的床铺上,躺了下去。
  重新躺下,那个可怕的画面又出现在脑海中,还是血色的泪水,还是两只黑窟窿。楚天齐使劲摇了摇头,刚才的画面变了,变成了一双正常的眼睛,没有了血色的泪水,也不再是黑窟窿。但那双眼睛却似要喷火,充满了无尽的恨意,那满眼的怒火瞬间化做万把钢刀,迎面袭来。

  楚天齐又摇了摇头,但那双眼睛还在脑海中,而且这眼神好像也见过。对了,是见过,今天从监狱出来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是这么一种眼神。楚天齐不禁疑惑:难道真有人盯着自己?不会吧?是谁呢?还是自己有些神经过敏?
  就在楚天齐为那仇恨眼神思虑的时候,在那栋高墙大院里,在一个睡着二十多人的房间里,一个男人轻轻坐起身,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前方。他的眼里满是仇恨,跟楚天齐感受到的一模一样。男人攥紧了拳头,心中默念:“姓楚的,你他*妈耀武扬威、人模狗样的,却害的老子在这里当奴隶,老子绝不会放过你的,一定让你不得好死。”此时,他的牙齿被咬的“咯咯”作响。
  楚天齐忽然无来由的心悸了一下,就连那久未动弹的左耳也急速动了几下,他不禁心中一紧,四顾了一番。没有什么异常情况,但他心里却一直踏实不下来。
  络腮胡子的呼噜声响了起来,那不叫打呼,应该称之为打雷更贴切。平时要是听到这样的声响,楚天齐指定无法入睡,心绪烦乱。但今天这动静,却及时挥去了楚天齐脑中情形,让他心情反而平静了好多,不多时便睡着了。
  五月六日早上六点多,火车停靠在许源火车站,楚天齐下车向出站口走去。还没出站,便看到了出站口向自己不停挥手的厉剑。
  出了车站,厉剑及时接过楚天齐手中的挎包,二人奔旁边的小吃店而去,吃些早点再说。
  楚天齐边走边说:“我也没和你说,你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厉剑道:“昨天下午给你打电话,听你的口气像是要回来。我想你肯定是坐火车,晚上也只有这一趟。”
  楚天齐“哦”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但他在心里暗暗称许,称赞厉剑是个有心人。
  吃早点的时候,因为说话不方便,所以两人只是吃饭,并没有说什么。
  从小饭馆出来,两人上了汽车,奔单位而去。
  “厉剑,好好说说你们抓那两个人的过程,电话里我听得不太详细。”楚天齐笑着道。
  厉剑点点头:“好的。那天接到你电话后,我就给高峰打电话,同时我找了一辆普通牌照的车辆,还准备了一些东西。考虑到至少还要拉至少两个嫌疑人,所以我找的是一个小集装箱,反正我的驾照都可以开。不一会儿,周科长和那个女孩也来了,她俩都是黑衣服、黑鞋、黑口罩、黑色带沿帽子,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外面只露着两只眼睛。
  你说的地方,就在县城北边十公里左右,是一个不太高的土丘,土丘上很突兀的有一块大石头。我们到了土丘坡跟以后,把汽车停在隐蔽处,带着一些必需品开始上山。在上山的过程中,我就发现了疑点,在离那块大石头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有一棵小树,小树周边特别臊气,表明有人近几天常在那里小*便。周科长也发现了异常,向我做了手势。

  日期:2017-03-27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