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1502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接到老爷子的电话,夏兴家想了一想,急忙赶回家里去。而当他到家里的时候,只见到夏老爷子坐在那里一脸的严肃,不给他一点好脸色。一看到老爷子这样,夏兴家急忙走了过去,问道:“爸,你找我有什么事,单位里正有着事情呢!”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假护照
  “你有没有到公海上赌博!”一见到夏兴家之后,夏老爷子便是一脸的严肃,严厉地让夏兴家都有些害怕。
  夏兴家连忙说道:“爸,你听谁我到公海上去赌博的?我能出的去吗我?一定是有人在你面前瞎说!”
  看到夏兴家否定的回答,夏老爷子语重心长地道:“兴家啊,你是我们夏家的希望,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我也是没法活了,王志树是前车之鉴啊,你看王省仁现在成什么样了?人不人鬼不鬼的,如果你出去赌博,我们家就是有再大的家产也不够你输的啊!”
  没想到自己老爷子还会有这种想法,自己出去赌,还需要自己花钱吗?这不是赌家产的事,而是这事让人知道了影响非常不好。
  在他的一再否认下,夏老爷子相信了他,并且告诫他一定要注意这方面的事,现在风气不好,但是一定要学会慎独,咱们家不缺钱,没有必要去**啊!
  夏老爷子也是经常说他,但是也没有真正管过他,而且他现在也是领导干部了,该怎么做,也不是他老爷子说了就听的,现在一传出这样的风声出来,他老爷子又关注起来了,其实他老爷子从小就护着他,出什么事都是他老爷子给摆平的,这种说教根本不起任何的作用。
  让自己的老爷子给说了一通,夏兴家感到后背有些透心凉,出来之后,便是心里感到不高兴。当初他虽然笑话王志树,但是现在一想起此事,倒是让他觉得这事有些后怕,王志树现在听说贪了近亿的资产,很可能要掉脑袋,掉脑袋岂不是一件非常让人害怕的事?
  自己现在到底该怎么做呢?夏兴家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不禁这样想来想去,纪委的人找他问贺昆的事,他是否认的,但是现在又传出这种去公海赌博的事情,一定是纪委的人放出风来的,纪委为什么要这样放风?
  妈的,都是王志树这个王八蛋,你出了事不要害人啊,你害了人,出来后朋友都没法做了。夏兴家便是有些恨恨的,但是又无可奈何,王志树现在正在里面,心里有气也没法去咬他。
  王保国想着调查夏兴家公海赌博的事,但是现在只有王志树的供述,以及调查出来的夏兴家利用假护照出境的事,如果现在调查夏兴家的话,夏兴家会不会承认?
  想了一想,王保国让任希名再一次去试探一下夏兴家的虚实,看一看他在不在这个问题上进行回避,贺昆的事,由于查找不到人,夏兴家否认,他们没有办法,但是现在公海赌博这个事,有他假护照在那,王志树的供述,看一看他对组织上的态度。
  没有再让夏兴家到市委大院,任希名直接带着两个人到了市国土局,去找夏兴家。听说纪委的人要来找自己,夏兴家心里头顿时又跳个不停,看纪委的人要盯上他了,妈的,难道他们想像收拾王志树一样来收拾他?
  夏兴家感到有些烦躁不安的,但是当他见到任希名时,又是露出了满脸的笑容,握着任希名的手把任希名一行人迎接进了办公室。
  见到夏兴家后,任希名表情严肃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便是走进了办公室,门关上以后,他便对夏兴家道:“夏局长,有些事想向你落实一下!”
  夏兴家递上一根烟,说道:“任书记你有什么事说是的,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配合。”
  丢了夏兴家一眼,任希名没有去接他递过来的烟,夏兴家又让一让与任希名随行的人,与任希名随行的人也是摆了摆手,没有接烟。
  看到这种场景,夏兴家笑了笑,便是给任希名几个去倒茶水。倒完茶水之后,便是坐了下来,笑着看向任希名。任希名坐下后,想了一想,然后抬起头看向他,说道:“夏局长,有个事情需要向你证实,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们,我们回去以后也好向领导交代。”
  一听这话,夏兴家的心里一悸,说道:“任书记,是什么事情需要向我证实?我这人一向遵纪守法,你知道我们家也是家风很正,从来不会做一些违法违纪的事。”
  简直是不打自招!任希名在心里头不禁是冷笑,不过他仍然冷静地说道:“夏局长,这个我们也知道,夏老爷子是我们很尊重的一个人,你们家的情况我们也了解一些,现在呢,主要是这么一个情况,有人向我们举报,说你曾在三年前到过公海上赌过博,针对这个事情,领导让我们过来核实一下,如果有,请你将情况讲一下,如果没有,那我们就是打扰了。”
  “绝对没有!”夏兴家几乎是脱口而出,“一定是有人在诬陷我,诬陷我们家的家风,我连平时的赌博都没有,怎么会到公海上赌博?我只听说那些大富豪会到公海上赌博,我是领导干部,岂能到那种地方去?”
  看到夏兴家言之凿凿,任希名冷笑了一声道:“夏局,你先别忙否认,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或许你把他给忘了呢!”
  “这个事情怎么能忘呢!如果有,我一定会承认的。”夏兴家似乎早已准备好应对这个事情,底气十分足地说道。
  任希名看他不愿意配合,不愿意承认这个事情,便知道今天恐怕还是没有什么收获,不过他想了一想,说道:“夏局长,既然你没有到过公海赌博,那请问你到没到过公海啊?”

  夏兴家一听这话,立刻转了转眼珠子想了一想,想一想会不会是一个套,想了一下便说道:“任书记,你这个公海的概念不好界定啊,你看我也是经常出国的人,一出国,就有可能经过公海,所以你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啊!”
  任希名道:“这么说来,你坐船出过国?”
  “坐船出国?让我好好想一想。”夏兴家一遇到这个问题,马上又开始思考起来,过了一会才说道:“我应当坐船出过国,但是时间长,记不清是哪一次的。”
  听到夏兴家如此回答,任希名亮出了今天最让夏兴家害怕的话:“夏局,那我想知道一下,你出国都是本人的护照出国吗?”
  夏兴家一听这话,顿时感到紧张起来,有些结巴地道:“任,任书记,你为什么这么问,我出国不用我本人的护照,难道还要用别人的吗?”
  任希名看到他连这个问题都不承认,不禁冷笑道:“夏局,在这个问题上你必须要做出如实的回答,我们是有相关的证据的,如果你不能如实回答,我们只好向上汇报,到时候别怪我们不照顾夏局长你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